討論館長是否為黑道沒意義 KOL是被高估的群類

我們想讓你知道…輸贏不在陳之漢是不是黑道,即便是社群媒體的時代,輸贏實際上仍然是政治選擇的戰場上紮紮實實的輸贏。

▲館長宣示要會同黃國昌舉辦反黑遊行。(圖/翻攝自館長直播)

● 石牧民/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靜宜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網路名人陳之漢是成吉思汗、惡名昭彰股份有限公司與飆悍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但陳之漢是不是「黑道」呢?時代力量政治人物黃國昌在1126選前,表態支持以無黨籍分參選台北市長的候選人黃珊珊。選後,陳之漢宣示要會同黃國昌舉辦「反黑道」遊行。陳之漢自己是否就是黑道的問題浮上檯面。

而陳之漢究竟是不是黑道呢?陳之漢本人表示,將會對任何公開指控他是黑道的人提告。陳之漢做得對。作為公司負責人的陳之漢當然不應該容忍他從事的健身產業、營養補充品產業、成衣業、投資事業被指控為組織犯罪;或者說,他至少不會容忍自己被指控以組織犯罪的模式經營他的事業。應該提告,告得合情合理沒有違和感!

以理性討論陳、朱、黃沒有意義

說陳之漢就是黑道,或者證明陳之漢曾經參與組織犯罪,所以堪稱「黑道」,則完全沒有建設性的意義。說陳之漢是黑道,也許會有報復一箭之仇的舒暢感。但那種暢快感的意義不會大於說朱學恒是「成衣商」,或說黃士修是「美男子」。台灣這個社會和其中的個人如果有自尊心,甚至不應該去回應陳之漢「三分之一年輕人混過黑道」的論調。人家可能是用脂肪率來衡量腦容量、智力跟情商。你跟他說人話?

台灣這一個社會不需要在意陳之漢是不是黑道,台灣本來就有處理自己內部存在組織犯罪的手段。現階段限制組織犯罪參政權的修法,預期的實效如何暫不討論,至少顯明台灣本來就不是對組織犯罪束手無策。我們,台灣,根本不擔心陳之漢混黑道。「陳之漢是黑道」、「朱學恒(只)是成衣商」、「黃士修(其實)是美男子」,這些話說出來,或證明為真,都無法處理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從來都是政治意見的競爭。

我們這個社會根本不需要擔心陳之漢是不是黑道。眼下,我們比較需要煩惱的問題是陳之漢有網路,有一個發言的平台,有匯聚在他平台上的視聽眾;簡單地說,我們難以忽視陳之漢有「流量」。

▲陳之漢有發言的平台及匯聚在他平台上的視聽眾,流量難以忽視。(圖/翻攝自YouTube/館長惡名昭彰)

流量這東西,乍看之下很浩大,也會顯得令人畏懼。「流量」流的不只是量,還有渲染力。這個渲染力所向披靡。陳之漢的客戶會輕易地渲染為他的基礎群眾。基礎群眾的群聚力和向心力會輕易地把陳之漢的政治意見渲染得彷彿跟他的健身、格鬥專業知識一樣專業。如果我們著眼利之所在,那麼陳之漢的個人意見、言論,會輕易地渲染為成千上萬;而那成千上萬的規模,則會再輕易地渲染成金錢的色澤。流量真正流的是這種最終都是亮晃晃、金光閃閃的,錢財色澤的渲染力。其中的折射,則會令我們錯失了焦點。

「把餅做大」、「陳之漢的流量也有可能納為己用」⋯,都是錯失了焦點。

今之所謂KOL都是被高估的群類

陳之漢、朱學恒、黃士修⋯,都可以歸類為「意見領袖」。但「意見領袖」(key opinion leader, KOL)這個用詞,不符比例地強化了陳之漢這種人的主動性。彷彿陳之漢的意見是一呼百諾的意見,彷彿匯聚在陳之漢平台上成千上萬的人都會以陳之漢的意見為意見。但我們對於社群媒體既有的認識,則已經顯示那是一種不假思索的高估。

社群媒體首要被觀察到的現象就是它促成的群聚性。社群網路的使用者本來就會藉由使用習慣、閱聽習慣等行為,一方面篩選掉異己一方面匯聚起來。同時藉由匯聚來加強對於特定意見的依賴和自信。在這樣的行為模式和趨勢裡頭,最終目標是藉由流量來獲利的所謂「意見領袖」很有可能並非位在趨勢或浪頭的前端,而是位於末端。

具體來說,「陳之漢」這個意見領袖的品牌,不見得完全主導群眾的意見,而是類似意見匯聚之後的出口。「陳之漢」並不領袖什麼。其實恰恰相反。不是黑道而是盈利者的陳之漢被浩大匯聚起來的意見所領袖。陳之漢的意見和言論之內容是被設定的。那又為什麼偏偏是陳之漢出頭,你或許要問?陳之漢的本錢比較粗,他搭得起由他處置的平(舞)台。而陳之漢三句不離髒字的戲劇性效果,讓匯聚意見的排出顯得無比暢快,於是匯流的意見流向他那裡。

陳之漢不是「黑道」。陳之漢是不是黑道根本不是重點。在目前的賽局中,陳之漢是敵對政治意見設定的管道和出口。1126這一戰,敵對的政治意見贏了。陳之漢「kàn-kiāu姦撟」得很大聲,陳之漢用蛋白質堆出來的塊頭很醒目,看起來彷彿陳之漢領袖千軍萬馬的反對意見,讓以台灣為底蘊,堅持民主、法治的民進黨輸了。實際上,陳之漢只是那些浩大、「kún-ká滾絞」的不滿翻絞之後順暢排出的孔道(而不是黑道)。

▲館長三句不離髒字的戲劇性效果,讓匯聚意見的排出顯得無比暢快,但實際上只是不滿後順暢排出的孔道。(圖/翻攝自YouTube/館長惡名昭彰 )

民進黨輸給了把陳之漢設定為排泄口的對立意見。而不是輸給看似領袖「空戰」大軍的陳之漢,或朱學恒,或黃士修。如果當真要「檢討」,一不在於追究陳之漢這個平台的成色,二不該「siàu-siūnn數想」和陳之漢連在一起的流量。難道沒有看見,原初就站在陳之漢、黃國昌對立面的立場和政治意見也是群聚的,在浩大的規模上,也不遑多讓?如果當真要「檢討」,看的卻是陳之漢,那就錯看了把陳之漢設定為出口的意見,都不是黑道,也不會因為陳之漢是黑道就不拿他來排泄。

輸贏不在陳之漢是不是黑道,即便是社群媒體的時代,輸贏實際上仍然是政治選擇的戰場上紮紮實實的輸贏。說「做得很好」,輿論、匯流的意見感覺要一致。一致的話,它就會去設定陳之漢們說:「對!」否則,設定陳之漢們說:「才怪,教訓他們」的流量就會比較大。2018到2020之間,我們明明已經看清過這個道理的。

管道可能變了,輸贏的道理仍然是一樣的。

熱門點閱》

►小資族理財》避免落得一場空 做好職涯規劃逐步實踐目標

►呂秀蓮/民進黨應慎防執政土石流

►冬令進補先補腎 藏醫推薦8款超優食材抗老保青春

►杜聖聰/九合一大選結果吐露人民懼戰且避戰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思想坦克專欄

思想坦克專欄 思想坦克

《台灣智庫-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的聲音。

分享給朋友:

最新評論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