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寬敏出家?王世堅跳下?

傅雲欽

中國的儒家先師孔子說:「民無信不立」(無信於民,政權會倒)。已故捷克的哲人政治家哈維爾(Václav Havel,1936-2011)也說政治是良心事業,政治人物要有道德,不可信口開河。在外來政權進出統治的台灣,奴性難改的台灣人民不太重視政治人物的信用與道德。前立法委員朱高正曾道出一句名言「政治是最大的騙術」。身為政客的他說出了真相,但不是用來譴責政客,而是要求選民體諒。選民因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因此,政客選前指天立誓,選後可以不當一回事。政客講話像放屁,大家忍一下就好,沒有什麼關係。

台灣的政客為了騙選票,可說千方百計。濫開討好選民的政策支票,已經夠糟糕。很多人還會「灑狗血」,說如果選舉結果不能如何如何,他們就會把身家性命如何如何。謝長廷之流說如果落選,就退出政壇,已算是客氣。「敢死」之徒會說如果落選,就「切腹」、「跳海」之類,聳人聽聞。但選前「風蕭蕭兮易水寒」,落選之後,政客仍然活得好好,復返政壇。遇有質疑,他們就設詞狡辯,大言不慚。這些現象,選民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這次總管大選,綠營認為藍營執政四年,人民怨聲載道,應可翻盤,重享政治的滿漢大餐。在一片樂觀的氣氛中,一些綠營政客就開始得意忘形,口不擇言。獨派大老辜寬敏說如果蔡英文落選,他就剃度出家,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說如果蔡英文落選,他就高空彈跳。他們兩人耍弄這種選舉的花招,真是綠營的兩個「寶」。不管他們兩個為蔡英文拉到都少票,不管他們兩個是不是開玩笑,大家選後總要對此加以檢討檢討。

先談辜寬敏。這個老人家常常講話不算話。1999年,民進黨嫌台獨黨綱礙手礙腳,不利於陳水扁2000年奪鏢。於是他們通過決議文,要往「中華民國」靠。辜寬敏等獨派大老紛紛跳腳,找社運團體開會,決議要另推總管人選,跟民進黨拚輸贏。想不到,聞訊後的陳水扁立刻走訪辜寬敏等安撫摸頭。辜寬敏等竟然諒解開懷,不再吵鬧,改說要團結支持陳水扁。為此,我還跑去辜寬敏的辦公室,當面向他表達不滿,說他「翻起翻倒」。

去年,民進黨為總管參選人的提名制度爭論時,辜寬敏反對採用全民調,堅持要讓黨員有參與的空間,揚言如果民進黨採用全民調,他不惜退黨。民進黨人不甩他,還是採用全民調。他又「翻起翻倒」,沒有退黨,還是留在黨裡當他的大老。呂秀蓮想爭取大位,辜寬敏潑他冷水,說穿裙子的人不適合當三軍統率。後來,全民調制度讓女性的蔡英文出線。而蔡英文空洞投機,根本不是台灣領導人的料。辜寬敏統統不以為意,竟又發出如果蔡英文落選,他就剃度出家的豪語。先前說穿裙子的人不適合當三軍統率的他,現竟然說穿裙子的人當不了三軍統率,他就剃度出家。這個「翻起翻倒」,可真是翻很大!呂秀蓮應該很納悶,他這個老人家是否眼睛一小一大?

辜寬敏先生,選舉的狗血不管你怎麼灑,請不要說蔡英文落選,就要剃度出家。你對佛教不瞭解,不要大放厥詞。你以為出家是好玩的嗎?出家人需要作粗活、修苦行,你這個年紀能勝任嗎?「菜鳥」僧人要向資深的僧人行禮請益,你這個前總管府資政能屈就嗎?更重要的是你的心態問題。佛門是有慈悲心的人發願求學修行,以便弘揚正法,普度眾生的地方,不是供人遁世逃避的處所,更不是賭輸受罰的拘留所。你說打賭輸了要剃度出家受罰,是不瞭解佛教精神的錯誤言論,確是侮辱出家人,實在該罵。蔡英文即使當選,你也要為所謂遁入佛門的失言,自我處罰。又剃光頭和剃度出家不一樣,請不要混為一談。蔡英文落選,你剃光頭,可以,出家,不可以。

再說王世堅。王世堅看起來像暴走小子,心直口快,沒有心機。2008年立委選舉,他說國民黨如果在台北市選區「八仙過海」,全部當選,而他和其他民進黨候選人都落選,他就要跳海。這是相當驚人的選舉狗血。選舉結果,他輸了。在媒體及好事者激將之下,他不得不象徵性地履行承諾。所謂「象徵性」是說他只是「跳到海裡」,並不是真正「跳海」(情形見下面「參考資料」所列新聞報導影片)。

所謂「跳海」,和「燒炭」、「跳樓」、「服毒」、「自縊」、「切腹」等詞一樣,都是自殺之義,只是方法不同而已。「燒炭」是要吸入一氧化炭,以致窒息,不能不吸,以烤肉代替。同理,「跳海」不僅指「跳到海裡」,還要「淹死」才算。王世堅上次跳海,只是跳到海裡,沒有淹死。嚴格而言,他不算履行了承諾。不過,他在不到十度的低溫下,「跌」到海裡,折騰了好幾分鐘,上岸後臉色慘白,全身顫抖,一副狼狽模樣。我想,站在不得鼓勵自殺的法律及道德的立場,應認為王世堅「跳海」承諾的履行可以過關。

這次選後,我曾說「王世堅,趕快跳吧!如果在101大樓實施,我說你真有兩把刷」(見拙作「我的選後檢討報告《詩》」)。後來看了他上次「跳海」的可憐樣,我的惻隱之心油然而起。王世堅既然先前已有打賭服輸,履行諾言的「優良」紀錄,已可證明他「政客不出戲言」的「節操」。又他已年過五十,有高血壓,作激烈的高空彈跳,恐有不測。因此,這次選舉打賭又摃龜,其處罰應可稍作縮水,不必那麼到位。

我現在覺得大家就饒了他吧!高空彈跳可免了,以免鬧劇變悲劇,灑狗血變成灑人血。但這不是說他可以信口開「跳」,食言而「活」。王世堅仍應採取其他較安全的方式處罰自己,以平眾怒。

說蔡英文落選就剃光頭的辜寬敏既然於選後沒有動作,似乎有意賴皮。我建議王世堅代替辜寬敏剃度出家,不,剃光頭好了。王世堅代替辜寬敏剃光頭,不但自己可以勉強過關,也可讓辜寬敏有個交代,免得信用破產。這樣不是兩全其美嗎?

●作者傅雲欽,律師,建國廣場負責人。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您的討論與聲音,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