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初露扳回局面玄機 王金平後勢堪憂

高達宏

摘要:

馬英九針對王金平發動的這波政治鬥爭,媒體稱之為「總統馬英九鍘立法院長王金平」,堪稱是陳水扁被下獄之後的最大政治風暴。  
直至王金平被處以撤銷黨籍的嚴厲處分,到王金平提起訴訟從法院取得假處分暫保立法院院長之位,大家還不知道馬英九為什麼要鬥爭王金平?
將來不論馬英九和王金平誰勝誰敗,國民黨已經嚴重受傷了,台灣的民主和司法也已經嚴重受傷了,而傷得最嚴重的將是始作俑者的馬英九自身。

 一、九月政爭馬英九鍘王金平夠兇夠狠:
二、假處分王金平暫時安然 馬英九民調全世界元首最低
三、鬥爭大師出手相助 馬英九初露扳回玄機
四、高院審理黨國陰魂不散 王金平後勢堪憂
五、王金平要脫困何妨重提 特別費案馬英九狀告起訴他的檢察官侯寬仁

本文:

「各位同胞,這是關鍵的歷史時刻」,當總統馬英九率同副總統吳敦義ˋ行政院長江宜樺,咬牙切齒的說這樣的話的時候,那嚴重性讓人感覺好像敵軍已經度過台灣海峽入侵台灣,全國軍民都要扛槍上戰場打仗了。

意外的是,馬英九搞了這麼大的陣仗,竟然只是王金平疑涉替民進黨黨鞭柯建民關說的案件,一件無涉刑法犯罪,頂多是行政違規的事件,因為法院已經判決柯建民無罪。

國民黨大官、民意代表犯下比這嚴重百倍的罪行,馬英九都沒有擺出這樣的陣仗,所以很明顯的,馬英九是刻意的要利用這個事件鬥爭王金平將他從立法院長的寶座上拉下來。

緊接著馬英九召開記者會以「民主最恥辱的一天」聲討王金平,並且以黨主席的身分下令召開國民黨的紀律委員會,在紀委會召開的前一小時又以黨主席的身分下令紀委會必須將王金平處以撤銷黨籍以上的處分。(附註,或許有人會抗議馬英九沒有「下令」,然而就事實而論,馬英九以主席又兼總統的身分對紀委會所作的任何表示,由於有「絕對的影響力」,所以都屬下令的性質,結果這個沒有人知道誰是委員,又沒有經過委員會的表決,果然依照馬英九的囑咐以「共識」將王金平處以撤銷黨籍的處分,並且「超快速」的送達中央選舉委選會,而中央選舉委員會則遵照馬英九的旨意「超快速」的送達立法院。完全沒有依法,在法定期間內給王金平申訴的機會。)

馬英九針對王金平發動的這波政治鬥爭,媒體稱之為「總統馬英九鍘立法院長王金平」,堪稱是陳水扁被下獄之後的最大政治風暴。  

直至王金平被處以撤銷黨籍的嚴厲處分,到王金平提起訴訟從法院取得假處分暫保立法院院長之位,大家還不知道馬英九為什麼要鬥爭王金平?

將來不論馬英九和王金平誰勝誰敗,國民黨已經嚴重受傷了,台灣的民主和司法也已經嚴重受傷了,而傷得最嚴重的卻是始作俑者的馬英九自身。

一、九月政爭馬英九鍘王金平夠兇夠狠:

九月政爭大戲「總統馬英九鍘立法院長王金平」,有如大白天沒頭沒腦忽然的爆出平地一聲雷,轟得整個台灣像是被「九一一」攻擊一樣,天搖地動。

啟幕時,但見馬英九面目猙獰,殺氣騰騰,毫不留情的開了鍘,等著要讓王金平腦袋落地,而人正在國外忙著嫁女兒的王金平,只能在國外眼睜睜的看著馬英九磨刀霍霍。

馬英九趁著王金平人在國外發動了「鍘王鬥爭」,無法回應的王金平此時提心吊膽,只要一看到雞頭雞脖子就不得不頸項一緊,好像自己的腦袋瓜已經掉了一般。

待得王金平回國的第二天一早,應黨主席馬英九指示國民黨法紀委員會召開了,馬英九並且在法紀委員會召開前一小時,這位黨主席更是絕情演出的召開記者會,直接「指示」國民黨法紀會將判處王金平「準死刑」。(黨主席對他所指派的法紀委員會所說的話,就權力的相對關係而言沒有所謂的暗示或建議,就是指示。)

緊接著,國民黨法紀會、中央選舉委員會以「超歷史紀錄的速度」將王金平撤除黨籍,並函送立法院,完成了馬英九的旨意。

馬英九的狠戾,讓台灣政界驚嚇不已,連勝文嚴詞批判「中華民國不是大明王朝」,陳菊驚訝得喊出了,「這是四十年來看過最狠的一次」。

二、假處分王金平暫時安然 馬英九民調全世界元首最低

甚幸,有智識的人幫王金平找出了擋災的司法案例,向台北地方法院做了假處分申請,讓王金平在訴訟確定前,持續保有國民黨籍身分和立委及立法院長職權。

於是馬英九所有的鬥爭謀略在沒有預期的狀況中,不得已慌亂的嘎然停擺。又由於如胡志強所說:「王金平始終沒惡言,了不起」,王金平對馬英九的超平和的態度,讓即使是支持馬英九的人也無法引起反感,甚至連馬英九的同夥也對王金平的忍讓胸襟有所認同。

此時,王金平不出聲,台灣民眾和全國的媒體幾乎一面倒的對馬英九口誅筆伐,展開了聲討。

馬英九手足無措的胡亂回應,民調直落,只剩百分之九點二,創下了歷史新低,也成了當時全世界民調最低的國家元首。

於是乎轟然間,馬英九裡外不是人,面子全失。

三、鬥爭大師出手相助 馬英九初露扳回玄機

在台北地院判決王金平假處分通過之後,原本信心十足的馬英九,一時之間真的是手足無措,除了只能在口頭上堅持外,在行動上卻開始慌亂了起來,他辯駁自己不是沒有人性,辯駁自己是無奈的意外,鍘王的行動似乎踩不上腳步了,而黨內的氣氛也轉向了王金平,台灣媒體和名嘴一面倒的批馬。

不過王金平不要高興得太早。

馬英九失手,已經有能人,鬥爭大祖師,出手相助了。

明顯的,馬英九已經開始操作反擊,在能人指導下,親中親馬媒體大力配合出招,一篇專訪式的報導指稱,「馬英九總統昨天表示,自己的作為其實獲得很多人的支持,總統夫人周美青也支持他,只是希望他要多跟外界溝通,還有人跟他說『馬英九回來了』!」。

又指出,馬英九被問到如果馬鶴凌在世,是否會支持馬英九的作法,馬英九則表示,自己沒有辦法推測,但從小的庭訓就是要做誠實、正直的人。

馬英九膽敢把太太爸爸都抬出來,以過去的經驗來看,馬英九已經顯示出勝券在握的氣氛了。

四、高院審理黨國陰魂不散 王金平後勢堪憂

而最讓認識馬英九的人驚心的是,報導中指出,對於與王金平之間的官司,可能無法短期內達到原本預期的目的,影響馬英九的威信。馬英九則表示,「事情還沒有發展完,先不要這麼快下結論」。

事出必有因,想想看為什麼馬英九會說出「事情還沒有發展完,先不要這麼快下結論」這樣的話?

很簡單,馬英九已經有了翻案的預期,甚至把握了。

國民黨盤據台灣六十年,司法體系多黨國法官,越高越老的越多。觀之,當年特別費案,國務機要費案,不但可以讓「只談歷史 不甩法律」的法官蔡守訓審理,甚至連已經開始審理國務機要費案,二次判決不羈押陳水扁的周姓法官都可以換掉,而且還是換成法官蔡守訓,蔡守訓一開審立刻將陳水扁上口銬,羈押入獄,這種司法殺招,多嚇人,多恐怖。

若是國民黨在司法體系內的這批人再次動員起來,十個王金平都不夠死,像假處分這種小案件,其實也不需要大動員,只要高院再來一個像蔡守訓的法官,一切都搞定了。

連筆者都看得出怎麼搞定的關鍵處,更何況是大師級的鬥爭高手呢?

目前高院已經完成電腦分案而不採王金平律師主張的公開抽籤。

馬英九聘的律師李永裕則說,高院依一貫的作業流程處理,公平公正。

想想看,馬英九敢宣稱「事情還沒有發展完,先不要這麼快下結論」,王金平還能睡得著覺ˋ吃得下飯嗎?

甚至對於滿意度民調創新低,現在正處於劣勢的馬英九竟敢說「如果你太在意,大概什麼事都不能做」,連民調都敢不甩了,不是很明顯嗎?

所以王金平要「把皮繃緊一點」(台灣話,準備挨打)。

五、王金平要脫困何妨重提 特別費案馬英九狀告起訴他的檢察官侯寬仁

其實,王金平仍然有很有力的案例可以解除關說案的爭論點,那就是「以馬英九之矛攻馬英九之盾」。

當年馬英九在特別費案中,一、二審已經判決無罪,檢察官侯寬仁認為馬英九犯意明確,罪證確鑿,法官的「歷史共罪」ˋ「大水庫」判決荒謬違法,於是堅持將馬英九起訴,結果呢?

馬英九竟然狀告檢察官侯寬仁,馬英九認為一、二審已經判決無罪,侯寬仁再將他起訴是在找碴。

馬英九鍘王金平的依據就是「關說案」,這個案件法院已經判決無罪,檢察官不予起訴,依照馬英九自身的案例而言,是合情合理的,因為符合馬英九自身的「當時心態和狀況」,馬英九現在的做法也突出了馬英九自己的矛盾。

不論高院是否採信,將馬英九捲入,甚至要求馬英九出庭說明,總是一搏,或許可以救命。

被捲入關說案的檢察官和王金平的辯護律師,何妨向媒體公開質問「馬英九當年在特別費案中,為何狀告檢察官侯寬仁」?

此問一出,馬英九可能又是「遭逢雷雨一身濕」了。

●作者高達宏,美國喬治亞州,商。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大家的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