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被忽略好久的問題--我們自己爭不爭氣

老侯

第一次在大陸的麵店點餐時,看到菜單有類似這樣的餐名:「澆頭麵 3 兩」、「餛飩麵 4 兩」,當下驚得發愣。

話說這輩子吃的麵也不少了,從來只知道麵分大小碗,不知道吃進自己肚子的到底是幾兩,這種點餐方式,不僅是大開眼界,簡直就是匪夷所思。我第一次在大陸麵店點餐,硬是在「麵幾兩」的菜單前不知所措,舉了白旗。

我問過當年從大陸出來的老父,老父答稱不知,這讓我意識到:這種點餐方式,甚至不能算是中國傳統特色,而是有某種特殊的原因,在中共建國後發生的。

再深究下去,才發現果不其然。麵分幾兩,來源自當初共產黨推行的「計畫經濟」。「計畫經濟」之能計畫,靠的就是數字,國家投入多少資源、預計多少產出,連同人民吃進肚子裡的東西,都需要可掌握的數字,當年大陸人民手中的糧票,就是這種概念下的產物,每人都有固定份量的糧票,而糧票上標示的,正是幾斤幾兩。有了糧票,不見得人人都能吃飽,但保證人人都不會餓死。

關於糧票的描述,和我同世代的台灣人都曾在教科書上看到過,教科書上看到的是一回事,實際在生活上接觸到又是另一回事。糧票制度推行了40年,哪怕是早就不用糧票的21世紀,仍可在大陸城市的餐廳見到這類計畫經濟的「尾巴」。這在在提醒了我們:教科書的描述是真的。這是一個剛剛才從計畫經濟的桎梏中爬起來的國家。

如果你了解了這個時代背景,那麼,你應該就能理解我們這代台灣人第一次聽到「一國兩制」時的哭笑不得。

「一國兩制」中,除了兩岸各自保有自己的制度、大陸不派一兵一卒之外,還規定了「台灣若有困難,『中央』還會給與經濟援助」。

無疑的,這是個如假包換的笑話。

「一國兩制」提出時,台灣正處於蔣經國時代的黃金期,外匯存底屢創新高、經濟成長率經常是兩位數字,那時的共產黨,若非是真傻,就是窮得發暈。連自己百姓的肚子都要靠糧票控制哩,還想來「援助」我們?

我在日本留學時,班上一個韓國籍同學知道我來自台灣,稱羨我「來自一個先進的地方」;經營學的教授知道我來自台灣,要我上台講述「台灣的經濟奇蹟」。那真是一個good old days(美好的昔日時光)。我們賺盡全世界的錢,而中國大陸才起步,大陸市場存在與否,基本上對我們沒有影響。

但誰會預想得到,歷史的車輪前進得這麼快,把我們毫不留情地拋到這麼後面?我所經歷的「good old days」,年輕世代早就無緣經歷了。台灣目前的經濟狀況不好,何時翻身,尚在未定之天,誰也說不出來台灣下一步該怎麼走。世銀公布的各國最新經濟成長率預測,台灣在2014年、2015年,都居「亞洲四小龍」(還有這個名詞嗎)之末。當年的「笑話」,如今以極快的速度變為「現實」:台灣上下正計較著大陸在服貿協定中是否真讓利、讓了多少。「台灣若有困難,『中央』還會給與經濟援助」,一語成讖。

嚴長壽在表達對服貿協定的看法時,避開了服貿該不該簽的問題,只強調「當我們沒跟大陸來往時,台灣是走向世界的」、「台灣動不動要大陸『讓利』,『讓利』是最危險的」,並老實不客氣地指出我們「不爭氣」。

拜同文同種之賜,台灣人競相到大陸賺easy money,是極為自然的事。你無法單方面指責執政者的不思進取,連立場偏民進黨的陽信都在第一時間想到進出大陸,而非「走向世界」,「走向世界」的調子太高;但對岸的錢近在眼前,則是人人可以試著分一杯羹。政治無法戰勝人性,這就是人性。

那麼,嚴長泰提醒我們「走向世界」,現在是否真的成了無法企及的目標?以嚴長壽所熟悉的觀光旅遊業而言,就有他山之石可以借鏡。近鄰日本對於爭取大陸觀光客,不遺餘力。各觀光景點增加了中文導覽說明,東京秋葉原電器街大多安插了中國籍店員更別談電車上隨處可見、埋首於中文教科書的上班族身影你如果對於日本有超過十年以上的觀察,就一定能感受到「中國」在日本的影子,確實在這十幾年中,越來越大。

到了2012年,情形有了轉變。為了釣魚台事件,中日兩邊鬧得不可開交,大陸各地掀起了反日風潮,砸日資商店、抵制日貨的事件,層出不窮。這讓日本意識到:中國大陸市場本身是個巨大的機會之外,還是個巨大的威脅。日本已經為了中國大陸下一步可能的抵制,做出了最壞的準備。

▲日本視訊網站線上直播「318學潮」攻立院的現場情況。(圖/翻攝niconico)

事情的發展一如所料,觀光業首當其衝。以青島一地為例,大陸青島來日本的旅遊團體,從每月平均200團,到了七月,減了一半,八月減了七成,九月減了九成,到了十月,則是一團都不來。青島如此,其他各地也一樣。加總起來,對日本觀光業的衝擊,無法想像。

但是,日本的觀光業是否因此一蹶不振了?

去年,來日本的觀光客人數1036萬,比前年成長了24%,達到史上最高。今年一到二月的累計,則是比去年同期還增加了182萬人,觀光客數字看來又要翻新,飯店永遠一室難求。曾經對大陸市場寄予厚望的日本,沒有垮,甚至站起來了。原因相當簡單:他們早就是面向世界,所以挺得住。

同期,韓國成長了9%,中國旅客就佔了三成,這些大多僅來一次的中國旅客,幾乎掌握了韓國觀光業成長的命脈。韓國觀光局長沒有喜色,正在向日本「求援」,希望日本觀光客多來,「奪回從來的第一位」。過分倚賴中國大陸市場的焦慮,普遍存在於我們的鄰國,大家都為著萬一中國市場不可靠時,思考一套腳本。這除了強健自己的體質之外,再無良策。

而尋求體質強健,偏偏是我們長久以來最輕忽的。

▲春遊高雄6大體驗。(圖/高雄市觀光局提供)

如果,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體質健康,且面向世界,既爭氣又長進,我們自然能具備日本那樣的底氣。簽了服貿,也不用怕併吞;不簽服貿,也能成長茁壯。今天我們會為了這個議題哭天搶地,計較著一個曾經發糧票布票度日的共產黨對我們讓利與否,不就間接證明:我們早就是不爭氣又不長進,除了中國大陸,我們再無可倚賴的招數,更別談全世界了?

「我們自己爭不爭氣」,這是一個遠比反服貿或挺服貿更該回答的問題,卻一直被我們在紛紛擾擾中忽略,而且,忽略了好多年!

●作者老侯,碩畢,在日本謀生的台灣上班族。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