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改革能走多遠

劉佳 周晶晶

朝鮮半島一向是最風雲變幻的地區,習主席訪問韓國不久,日本與朝鮮關係破冰的消息傳來。朝鮮政府高調宣佈開放大批特區,又為半島局勢增添變數,朝鮮將向何處去,朝鮮的改革能走多遠?

首先:金正恩想如何改革朝鮮

金正恩上臺以來,一直試圖將朝鮮拉入世界經濟中。但朝鮮的計劃經濟頑固而又腐敗,基本上已經沒有挽救的可能。從近期朝鮮一系列的改革來看,金正恩的改革思路,似有調整的意味。

一,金正恩放棄了對原有經濟進行挽救的想法,試圖通過剝離的手段,將朝鮮優質資源從計劃經濟體制下分離出來,加以開發。

金正恩將原屬於軍隊的部分資產轉交給政府加以動作。但內閣似乎並沒有按照原來的方式對這些資源進行計劃經濟式的掌握,而是更多的由金正恩本人加以領導。同時對於農林和漁業領域,組建了一些類似中國的國營公司一類機構,進行商業化開發。這種改革的嘗試體現出金正恩新的改革思維,即停止對原有體制進行輸血,而是將優質資產分離出來,進行商業開發。也就是在朝鮮計劃經濟體系外,再打造一個市場經濟體系出來。這種道路主要基於兩種考慮,一是朝鮮計劃經濟體制非常強固,已經很難進行改革。二是朝鮮經濟規模很小,計劃經濟雖然強固,但總量並不大,與其挽救不如另起爐灶。

所以朝鮮下一步很可能會進一步擴大開發事業團的規模,在更多領域組建更大規模的開發事業團,甚至可能會效法中國組建國家級產業公司,如鐵路總公司,鋼鐵總公司等,將更多資源投入市場,進行商業化動作。同時對原有工業企業繼續實行計劃經濟,而對新開發專案實施市場化開發,逐漸打造一個計劃經濟體系與市場經濟體系並存的經濟模式。讓原有的計劃經濟自生自滅,逐漸為市場經濟成分所取代。

二,金正恩試圖以項目為龍頭,打破行政地域限制。

以金剛山特區為例,朝鮮將一些軍用機場進行改建,以供金剛山特區使用。同時大力打造元山至金剛山的交通服務網路。這表明朝鮮的開放正在打破行政區劃和地域限制,更加注重以產業專案為龍頭,進行合理規劃。

三,金正恩的開放政策正在擺脫對中國的單一依賴,轉而向全世界開放。

去年金正恩曾經宣佈,新開放14個經濟特區,但一年多的時間,沒有後續消息,表明朝鮮擴大開放準備不足,不久前朝鮮最高人民會議親自發佈消息大規模新開特區,朝鮮此次開放的特區不僅數量多,而且地點明確,可以看作是對金正恩擴大開放宣示的具體落實。

此輪開放,新開特區與升級原有特區並舉,而且非常強調「國際化」,甚至連新義州等中國影響很深的特區也被升級為「國際經濟區」,這表明朝鮮堅定的擺脫對中國單一依賴,面向世界開放市場的決心。可以預見,朝鮮今後的開放將更多的關注日本及西方。

搞清金正恩想如何改革朝鮮,朝鮮的改革能走多遠接下來就要看世界會給金正恩多大空間。

其次:世界會給朝鮮多大空間。

世界留給朝鮮的改革空間主要取決於兩個方面。

一是美國的力量是否會持續衰弱。

美國力量的持續衰弱會造成兩個結果,一個是對日韓關係協調能力的弱化,二是對日本及韓國約束能力的減退。

日韓關係因為領土糾紛及歷史問題持續走低,長期以來,由於有美國的協調,日本對此並不在意,但如果美國力量持續衰弱,美國對韓國的保障能力及對日韓關係的協調能力一定會下降。韓日關係將會難以處理,則中韓接近則會成為可能。

日本並不希望兩韓統一,如果美國力量持續下降,日本必將得到更大的外交自主權,不論是從制約韓國的角度還是從平衡中國的角度出發,日朝關係改善也將成為大勢所趨。朝鮮與西方世界打開關係並非不可能。

二是中國能否建立新的半島秩序。

對於朝鮮而言,「中朝同盟」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是得到中國的幫助,另一方面也因此成為西方制衡中國的犧牲品。

朝鮮需要的是得到中國的「保護」而不是「援助」,如果中國不能給朝鮮以「保護」,「中朝同盟」對朝鮮就沒有太大意義。至於「援助」就如同已經長大的孩子,待在繈褓中永遠長不大,但如果「斷奶」說不定走的會更快。所以中國半島政策能否成功,對朝鮮的改革走向影響非常重大,這種「成功」的標準,並不在於中國能否將哪國拉過來,而在於中國能否建立一個新的半島秩序。

所謂「秩序」就是地區國家都必須遵守的行為規則,中國能否建立新的半島秩序決定著中國半島政策的成敗。中國古代的封貢體制,是管束與保護並存,中國通過封貢,控制廣大區域,減少了邊疆糾紛的同時也促進了地區文化的交流,對於周邊小國來說,向中國封貢即減少了來自中國的軍事威脅,還能得到中國的保護。近代以美國為核心的半島秩序也是如此,美國對韓國進行軍事保護,同時也對韓國進行管束。

中國建立的國際秩序或許可以擺脫「軍事」色彩,但這個秩序一定要建立起來。地區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都要尊重這個秩序,違反者中國及地區其它國家也要有相應的制裁手段。

中國目前正在將自己的戰略支點從朝鮮轉向韓國,中韓交流似也有聲有色,但問題並不在於中國的半島戰略支點立在南北哪邊,而是中國必須建立自己的半島秩序,讓半島國家知道中國有決心與能力維持這個「秩序」,如果遵守這個「秩序」相關國家可以實現共贏,如果違反這個秩序,將會付出重大代價。反之如果中國不能提出並建立新的朝鮮半島安全秩序,中國的半島外交政策將不可避免的帶有很強的功利色彩,缺少長遠穩定的戰略目標。「小國事大國以智」,如果大國的政策讓小國覺得不可久恃,小國便會以短期利用的心態手段處理之,朝鮮與韓國對中國也是如此。如果中國不能建立以自己為中心的半島新秩序,最終不僅會失去朝鮮,中韓友好也將無法深入發展。

中國如果能建立新的半島秩序,朝鮮將在這個秩序的框架內遊走。反之先不論中國會如何處理中朝關係,朝鮮自己也將會逐漸擺脫「中國同盟」的角色,並利用中國與日本及西方的矛盾,拉近與西方國家的距離。

金正恩已經放棄了對計劃經濟進行輸血的想法,試圖在計劃經濟之外,另行打造一個市場經濟體系出來。在朝鮮建立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並行的兩套經濟體系,並逐漸用市場經濟取代原有的計劃經濟。同時全面開放朝鮮,擺脫對中國的單一依賴。金正恩的改革有很強的冒險性,能走多遠要看國際社會給朝鮮多少空間。這主要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是美國是否會持續衰弱,二是中國能否建立一個新的半島秩序。美國如果實現國力復興,半島局勢將會維持現狀,如果美國持續衰弱,半島政治格局一定會改變。在美國日益衰弱的背景下,中國如能建立一個新的半島秩序,朝鮮的改革就只能在這個框架內自主自強,如果中國不能建立一個新的半島秩序,不僅朝鮮會遠離中國,中韓友好也將難以持久深入下去。

●作者劉佳,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周晶晶,北京北京勁松職業高中教師。本文為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ETtoday新聞雲》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參與,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