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英國人比中國人高級? 300萬本護照的矛盾

作者/戴晚郎

回不去的,不僅只有瑞凡和安真,還有1997年之前的香港市民。是的。1997之後的香港,處境有如「失樂園」。而「特首真普選」,是他們認為可能的「救贖」手段之一。

照理說,香港人本來都是從大陸跑過來的,血濃於水,被中國統治總比被英國統治有尊嚴吧?為什麼還念念不忘殖民地的日子?問題就出在制度,問題就在共產黨。

香港人跟台灣被打為「統派」的那些人有點像:認同文化、歷史上的中國,但並不認同中共。迫於現實,他(她)或許願意跟你「在一起」。但是,他(她)並不愛你。

當年的中共領導階層為了搶救貧苦農民過於躁進,用了共產主義這帖猛藥,一時之間好像奏效了。但時間一久,反而讓所有人都變得一樣窮。於是又走回資本主義的老路(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實上只是加了「社會主義」調味料的資本主義)。

而且,在走向共產主義「新天堂」的過程中,必須靠一小撮「黨的菁英」來領導,於是,又產生了前南斯拉夫副總統吉拉斯(Milovan Djilas)所形容的「新階級」:享盡特權、貪污腐敗的領導同志,而一般人民既沒有自由又苦哈哈。這又跟國民黨統治大陸時期、壓迫農民的權貴和地主有什麼差別?

反觀香港,在有數百年歷史的英式民主統治下,法律、金融、旅行、新聞、及個人本身都擁有更大的自由。人民可以在合法的範圍內盡量賺你的錢、可以公開賭馬、跳舞、打麻將、看三級片、或是駡港英政府。Beyond所歌詠的:「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的意識,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在這種情況之下,港督(或特首)是不是直選,倒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所以,「九七大限」對不少香港人來說,真的跟「世界末日」差不了多少。

97之前,不少香港人願意拋棄「中國人」這個身分,以申請英國護照來證明自己是「英國人」,這種情形在「九七大限」即將到臨之前尤其嚴重。1996年申請歸化英藉最後期限前,數以萬計的香港人湧到位於灣仔告士打道的「入境處」總部排隊申請「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即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人龍從白天到黑夜延綿不絕,,甚至有人為了排隊而發生爭執,成為當時大新聞。

這本護照其實並沒有太大用處,並沒有英國居留權,只是旅行方便(到很多國家都不用簽證),萬一九七之後香港有什麼風吹草動,落跑可以比較快。目前約有300多萬港人持有這本護照,由此可見港人對中共多麼沒有信心。

中共用「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來安撫港人「驛動的心」。但是沒有多久就破功,早在九七之前的「六四事件」就是一枚震撼彈,在港人心目中留下極大的陰影。接著,因為「六四」的前車之鑑,中共又在「基本法」中意圖加入爭議性極大的「第二十三條」,列入了禁止香港境內發生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竊取國家機密等行為的多項條文, 大大威脅了港人本身的自由。

此一條文在2002年至2003年期間,引發50萬人參與大遊行。後來特區政府因為無法在立法會獲得足夠票數支持才作罷。

儘管在經濟上高度依賴,港人長期對中共的不滿及不安全感,終於導致這次因爭取「特首真普選」而爆發的佔中行動。但佔領中環無法緩解港、陸之間的緊張關係。真正的結,在中共的制度本身。共產黨式的寡頭政治必然極權,而極權跟自由是必然衝突的。偏偏中共又跟民族主義緊緊的綁在一起。「分裂國土」是滔天大罪。在這頂大帽子下,民主、自由是動輒得咎,很難有生機的。

如此一來,中共跟香港、台灣的關係就很難不緊張了。釜底抽薪之計,是中共本身開放民主。除了本身接受民主選舉制度、讓民主佔領中國之外,更允許聯邦、甚至邦聯的方式存在。如果中共最高領導人肯這樣做,必然能成為民族偉人。如果不願意(可能性很大),好,當我沒說。

●作者戴晚郎,文字工作者,出生於香港。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