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超斌/建南迴醫院夢想太遙遠 沒人傻到願意付諸行動

▲徐超斌長期推動南迴醫院。(圖/翻攝自徐超斌臉書)

文/徐超斌

2012年8月,平面媒體使用了這張照片,以聳動的標題寫著:建南迴醫院,徐超斌自己來!不但吸引了社會大眾的目光開始探討偏鄉醫療的議題,更從此開啟了我奔忙的旅程,隨著我四處奔波的腳步,社會上漸漸出現支持與鼓勵的聲音,當然也不免引起了反對的聲浪,但令人納悶的是批評者大都以我個人的私德作文章。我要再次澄清,我在媒體上的言論,不是要成就我個人的形象,而是替偏鄉的弱勢發聲!

數十年來,東海岸南迴線一直是備受冷落的台灣邊陲,假使真有比我更有能力和決心的人挺身而出,我根本不必擔下這麼艱巨的責任,好好當我的部落醫師,雖然不可能大富大貴,至少還能衣食無虞、悠閒度日。誠然,我從來就不是個完美的人,甚至連君子都談不上,我只是個很普通的平凡人,一樣有七情六慾,缺點也不少,坦白說為了南迴醫院這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如此拼命,犧牲了自己的時間、精神和體力,不是我想,也不是我要,而是我看見需要!因為我知道這樣的夢太大太遙遠,沒有人傻到願意付諸行動,於是瘋狂如我絲毫不考慮自己有沒有足夠的能耐,一肩扛起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歷經了兩年多的波折與打擊,我依舊拖著殘缺不全的身體一步一步向前走,透過南迴協會為基金會成立資金的公開勸募活動已於今年1月19日結束,然而我們的腳步沒有因此停住,未來幾個月的時間,我們仍會努力跑完南迴基金會的立案流程,待基金會正式成立後,我們將再次進行另一波的勸募活動,繼續朝南迴醫院的夢想前進。

該怎麼形容我此刻的心境呢?台灣,這塊祖靈數千年前親吻過的土地,更是孕育我們的母親,或許在很多地方都有需要改進的缺失,但它仍有許多令人驕傲之處,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稱之為鬼島?現實環境中它確實存在讓人不滿的現象,然而放眼全世界這裡絕不是最糟、最亂的所在,當你高聲批評他人的同時,可曾回頭想想自己又為這塊土地做了什麼?我相信如果你願意用心去觀察,全台灣各個角落處處都有使人感動的能量。從去年二月到現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基金會的勸募資金已超過四千萬元,來自四面八方的鼓勵更是不計其數,然而我們不會因此自滿,我們深知未來的路更長更遙遠。

我必須承認,我只是個平凡的醫生,既不了解基金會的運作,也未曾想過經營醫院,當初編織南迴醫院的夢想藍圖全憑一股傻勁與熱誠,偏鄉的資源少得可憐,專業人力更是缺乏,當前的我著實需要有熱心有專業的人來協助我作進一步的規劃。在此,小弟誠懇地呼籲所有支持我的朋友們,只要您願意又有能力,請儘快與我們聯繫,和我一起並肩作戰,共同來完成全台灣醫療照護最後的一環,實現醫療服務的公平與正義。

每當夜深人靜時,我總會想起兒時外公對我的諄諄教悔:孩子啊!將來你在社會上立足,我並不期待你能功成名就,只希望你能記住我現在說的三件事,第一是做一個謙卑的人,稍有成就時不要得意忘形。第二是要做一個勇敢的人,遇到再大的挫折,也要抬頭挺胸、充滿自信。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永遠要記得做一個善良的人,當別人身受苦難時,別忘了伸出援手。於是努力做一個善良的人成了往後的日子裡我午夜夢迴的低吟!

我親愛的朋友呀!衷心謝謝您聽見了南迴偏鄉吶喊的聲音,使我走在夢想的道路上不再孤單,真正成為一個善良的人,千言萬語都難以表達我內心的感激。誠如我在無數的演講場合說過的一段話:你不可能會比我帥,但偏鄉的醫療需要你!

此時此刻,我終於可以大聲說出:建南迴醫院,大家一起來!

●作者徐超斌,現居台東,台東縣達仁鄉衛生所駐在醫師。已獲本人授權使用。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