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映溓/「先射箭、再畫靶」的黨產會

▲不當黨產會召開聽證會。(圖/記者季相儒攝)

文/黃映溓(媒體工作者)

民進黨重返執政,半年多來,蔡英文政府民調雪崩式滑落,政績乏善可陳,唯一敢炫耀誇口的,恐怕只剩下顧立雄所把持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全面追殺政敵國民黨,乾坤獨斷,毫不手軟,堪稱是立竿見影,績效卓著。

小英政府完全執政,過去半年來,兩岸冰封、內政扞格、外交觸礁、經濟衰靡、民生凋敝、社會動盪,政黨惡鬥,朝野緊張,此期間,街頭頻頻上演抗爭戲碼,時光彷彿又重回到1987年解嚴前台灣社會的亂象。

外省第二代的顧立雄,擔任國際認證的貪污犯-前總統陳水扁御用大律師,廢死聯盟成員,太陽花學運靈魂人物之一,膺任本屆民進黨全國不分區立委,8月底請辭立委接任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在民進黨這個由本土孕育的福佬體系,顧立雄與同屬外省第二代的段宜康、王定宇、趙天麟,同樣卯足全勁,激情演出,力求在表現亮麗耀眼。

顧立雄初掌黨產會盛氣凌人,跋扈囂張,面對記者詢問,關於委員之一的羅承宗曾經違反著作權法被判刑是否適任?顧回覆「條例有沒有曾經說,一個人在11年前,曾經一個著作權的案子,曾經被判刑過就不能擔任委員?或者要被解職?有沒有?我先問你有沒有?」稍後又被記者問到,何時停止黨權或退出民進黨?顧立雄高調回應「聽不懂」,記者追問是否要退出政黨活動?顧反問「你覺得呢?」顧立雄上任首場記者會,赤裸裸地上演了一齣大主委嗆小記者的戲碼,令人印象深刻!

檢視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回溯追究過去71年間政黨所有的動產、不動產經手情形,要政黨證明自己的黨產合法清白,相較於會計帳目頂多回溯10年,稅捐最多回溯7年,地政資料也頂多回溯15年,此期間,黨產會頻頻向國民黨開鍘揮刀,針對性十足;不甩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在行政訴訟終結確定前,黨產會停止執行凍結國民黨銀行帳戶的行政處分,黨產會置若罔聞,硬是強行再發新函令,繼續凍結國民黨存款,行庫竟也乖乖聽命,配合執行。

審定中央投資、欣裕台是否不當黨產?茲事體大,事前既未經充分論述、辯證,事後也未向外界公開說明,逕行收歸國有,先入為主,過程草率,宛若兒戲,引發國民黨指其「先射箭、再畫靶」、「未審先判」預設立場的強烈質疑!

▲民眾到不當黨產會抗議。(圖/記者楊佳穎攝)

黨產會臨時約聘人員每人月薪高達7.3萬,薪水遠勝於高考及格的博士畢業生,聘用對象都是民進黨黨工,吃相難看,黨產會高舉社會改革正義大旗,痛打國民黨的不公不義,結果是狂砍政敵,卻肥了自己,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儼然淪為「不當薪資委員會」,違反程序正義,備受訾議。

處理國民黨黨產,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期待,但畢竟「事不關己,己不操心」!看準了黨產議題,各界並不感興趣,在國民黨經歷選舉慘敗,幾乎人人皆曰可殺的低迷氛圍底下,黨產會的行逕作風,完全不顧法、理、情和社會觀感,大權獨攬,橫行獨斷,幾乎成了集行政、立法、司法、警察權力於一身的超級巨獸,完全不受控管。

綜觀黨產會所作所為,唯我獨尊,肆無忌憚,最後,我想引用網友改寫德國神學家馬丁‧內莫勒(Martin Niemoller,1892年—1984年)的一段經典名言作為結論:「當民進黨追殺國民黨,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國民黨員;當民進黨追殺軍公教,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軍公教;當民進黨追殺反同團體,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反同團體;當民進黨追殺異議人士,我還是不說話,因為我不是議異人士;最後,民進黨追殺我,正因為我一再不說話,此時此刻,卻已經再也沒有任何人挺身而出為我說話了。」

►►►掌握最新觀點,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黃映溓,媒體工作者,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