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殿龍/台獨割裂歷史 必讓臺灣吞下更多苦果

▲學生仿納粹挨轟無知,總統府要光復高中道歉。

文/畢殿龍

臺灣類似納粹全套「儀仗」遊行的無知,不會是最後一件。這種割裂和不能正確詮釋的歷史,會讓更多的後人,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台獨對兩岸聯結割裂如果不成功,民眾會很生活得一直很糾結;如果割裂成功,兩岸沒有了和平統一的希望,則會變得更危險。溫水煮青蛙之下,也許會死得很舒服,但卻一定是個不知怎麼死的「糊塗鬼」。

日前臺灣一中學為了慶祝耶誕節,幾乎全班學生扮演德國納粹,打出納粹的旗幟標誌符號和坦克模型進行遊行。此舉第一時間遭到以色列、德國等國的譴責。世界許多地方也是對這種拿無知當有趣表示錯愕。儘管蔡英文政府反復政府道歉,該校校長也引咎辭職,卻都無法遮蓋台獨長期割裂和扭曲歷史,給臺灣青年人帶來的長期的負面影響如果繼續下去,臺灣還會吞下更多、更大這樣的苦果。

兩岸本來在文化、政治、歷史等方面存在著天然的割裂不開的聯繫。但台獨為了達成分裂中國的目的,有人用血統論、人種學杜撰數據,希望奠定臺灣和中國大陸沒有關係的理論基礎。一個留美回臺的碩士就曾經研究陳水扁本人身上,有多少分之一是原住民的血統。

尤其是在日本慰安婦問題,臺灣青年更是堂而皇之地說,她們有些是自願的。李登輝等人更是公然否認臺灣有抗日活動。臺灣二戰之後「地位未定論」尤為甚囂塵上。連陳水扁被以貪污起訴之後,也公開聲稱自己是美國管轄地區的派出長官。他的官司應該由美國人來管轄審判。

臺灣中學生對納粹的無知,僅僅是台獨長期割裂歷史下,在某一領域的很自然的顯現。儘管該校教師、學生等都給了各種各樣的理由和藉口,因為是比第一次三個人在大型集會上,更成建制地模仿納粹,已經超越了好奇和無知。譬如台獨們通過修改課綱,自己用著「中華民國」字型大小,卻又要讓臺灣民眾認為「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或者認為「中華民國」早已本土化了。一方面用中華民國在大陸建國之年作為傳統紀年的元年,另一方面又罔顧事實說中華民國從李登輝時代才開始。

這種矛盾和悖論的教育,不但混亂了正常的邏輯,因為要削足適履為台獨服務,也違背常識。臺灣越來越多的民眾被這種邏輯和偽造的知識攜裹,慢慢變得承認兩岸不可隔斷的文化政治歷史聯結於心不甘,但改掉「中華民國」這個自己不得不使用又不敢。只能一方面使用這些字型大小、符號,一方面卻骨子裏又像披著裹屍布一樣厭惡糾結混亂之中。

▲校慶模仿納粹閱兵,以色列駐台辦事處:強烈譴責,2011年也曾道歉。

台獨推行歷史割裂最大的苦果遠不會是對類似二戰納粹和慰安婦認知的荒謬,而是通過不斷去中國化對兩岸歷史、政治、文化的割裂可能帶來短時間無法逆轉的危險。

這種危害譬如清水煮青蛙,也更像像是邪教長老長期的洗腦後攛掇他們自赴死路。台獨割裂兩岸之間的各種聯繫,就是要後人接受偽造的和選擇性的史實,讓被洗腦後的後人血液裏都充滿天然的「獨素」。天然獨數量猛增就是這種去中國化最顯著的指標。

很多兩岸的專家學者喜歡說台獨是假議題。這是遠沒有認識到文化教育對青年和下幾代人的深遠影響。

也許台獨在一開始不過是一些政客為了獲取選票最有效而廉價的工具。對政客而言,他們比誰都清楚,台獨在終極目標上永遠不可能實現(請看筆者已發表另文的專門分析),即便稍微大膽一點的嘗試,都會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故此,他們僅僅操弄,但曾沒有真正要全面實施。

但臺灣一代代學子,如此被長期洗腦之下,對他們去中國化的教育內涵深信不疑的時候。此時無論一些政客如何不想假戲真唱,最終也會像巫師喚出來的魔鬼。當魔鬼被真正喚出之後,反而為魔鬼所制、隨魔鬼起舞了。假戲真唱已經成了某些人難以掌控的選擇。蔡英文政府上任之初,就通過法案調低公投門檻,無疑是為魔鬼解開了多年的封印。

臺灣類似納粹全套「儀仗」遊行的無知,不是第一件,也不會是最後一件。這種割裂和不能正確詮釋的歷史,會讓更多的後人,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臺灣當局如真的以臺灣蒼生為念,需營造讓學生全面瞭解歷史的環境,有給民眾真正公平的自由選擇歸屬,並告知每一種選擇代價和可能的責任

但如現在,這種違背邏輯和常識的歷史文化教育和黑心政客殘酷的長期操弄,不但會量產出越來越多視野狹隘、觀點偏激、邏輯混亂、違反常識的人群。還會在國際上顯得更加無知可笑。民眾其生活在這種愚民狀態之下,實屬可悲。台獨對兩岸聯結割裂如果不成功,民眾會很生活得一直很糾結;如果割裂成功,兩岸沒有了和平統一的希望,則會變得更危險。

畢殿龍/朴槿惠被彈劾後 韓國的「外交空窗期」

畢殿龍/誰會陪川普一起瘋?

畢殿龍/川普的罩門在這裡!

►掌握最新觀點,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畢殿龍,河南,資深評論員,台海評論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