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宇新/給總統的一封信《對教師退休制度的建議信》

▲針對蔡總統表示,年金改革完成,可保25至30年財務穩定,老師有話要說。(圖/記者季相儒攝)

文/唐宇新

蔡總統您好:

我是唐宇新,一名國小教師。本人對於即將於107年推行的教師退休制度(八0制以及八五制)表達強烈抗議!但我不希望以批判立場著眼問題,因此以幾個基層癥結『教學、行政分離』、『國安等級的校園危機』、『校園需要專任心輔人員』、『高齡退休的困擾』、『人事的投資報酬率』與您探究問題癥結,也請總統針對此改革議題三思。

教師回歸教學的理想尚未實現:

您提出的『教師回歸教學,降低行政壓力』,其實完全沒有實現。改革之前請先把這個問題解決掉,恐怕才是當務之急。

我們迄今一直在教學的暇餘配合著政府各單位的需求,填寫著不知道為什麼而寫的大量表格、成果與填報資料。

說真的,要把課程做好,脫離行政不可少!我們不太清楚這些大量的表格、成果究竟能夠讓學生學會些什麼,更難想像這些填報上去之後學生是否能從中得到實質的幫助,抑或是真實的關懷。

校園問題衍生的國安危機:

學校人力空窗問題是一直存在的問題,其衍生的問題可能會是國安危機等級,不過很少有人會去深思這個議題。像教官退出高中校園議題,高中將在有限的經費中約聘到『有心、有能力』的人來協助學校處理學生以及校園危機,恐怕就是接下來必然遇見的問題了!

可以預料到的是『未來高中只能約聘到會打電話報警的專業人士來保護學生安全』

另外『國中小內沒有校安人力編制』,在2015年北投某國小發生的校園入侵殺童案這樣的事件發生後,校園死角與這問題就這麼曝了光,我們教學現場得到的卻只有哀悼與加裝電眼來解決問題。 校園危安問題依舊存在,即使校園約聘了保全,在保全到場處理問題之前,仍是必須由中小學的老師、行政面對這樣的高風險危機。

更何況保全到場做的事情,可能老師都已經做了,也就是『報警處理』!

▲國中小內沒有校安人力編制,產生治安隱憂。

小型學校沒有專任心輔人員

學生問題層出不窮,這恐怕是 總統難以想像的問題,其關鍵的徵結點也包含了令現場中小學教師瀕臨崩潰的『問題家長』以及『學生心輔問題』。
現今校園的心輔人員多由教師兼任組長或職缺,除了特教生外,面對學生的臨時狀況也必須給予協助。

『一個6班的學校只有兩個兼任的輔導老師,每週減課讓老師能夠處理業務』。

現場老師應該都很清楚,當個案發生開始,就必須不斷的輔導、對談、心輔,甚至找學生回教室、處理孩子的情緒狀況劇……這些事絕對不會剛好發生在你沒課的那段時間。而導師通常是第一道防禦,處理這些問題的同時,其實是會讓其他的學生受教權益受到影響,相同的很多家長也會因此對特殊生產生排斥感。部份老師甚至有工作陰影,造成心理上的職業創傷。

專業才能面對問題解決問題,這是學生心輔工作上最大的問題。

延後退休對教師生理上的困擾:

六十歲的老師在職場上並不多見,很多教師朋友憂慮『高齡教師不受家長歡迎』,並對林萬億先生提了這樣的問題,他回應『屆時中小學教師應該在自我充實方面多努力,應不致有太大問題』,在我眼中這跟馬前總統的「一個便當吃不飽,可以吃兩個」,不過是同一個等級的神回覆而已!

事實上,有教學經驗的老師確實是比較受家長歡迎的,當然新的教師對於學生以及家長的熱忱度也是家長中的另一個首選。

年紀較長的老師身體問題多,這恐怕是林萬億先生修理教師退休制度前沒想到的。

本人任教第一年就因為學校附近的重污染導致後天氣喘,初期發病率不高,反而是20年後的今天一發病就必須持續一個月的病情,讓教學負荷增加不少。

假使林萬億先生真的瞭解社福,建議他在衛生福利部查查相關『50-60歲國民就診紀錄』,佐以內政部、教育部的人事資料相搭配,我相信就能看見仍在職場40-60歲的教師生理狀況,也能找到我們反對教師八五退休制度的原因了!

▲延後退休對教師產生身體上負擔。(圖/達志/示意圖)

維持教師75退休制對國家與社會的利基:

在下在『要教師延至65歲退休 不如推行「二次就業」』一文中,曾經估算過本來25年退休延到30年退休的基層教師,15年間領了國庫新台幣17052000元整(78400元/月)。我們再以一個初就任的教師(大學畢業不兼任導師)的薪資(41905元/月)來比較,按月薪來換算後(78400-41905=36495元/月),再參酌我國公務人員奉額表來思考,學校可以多約聘專屬的薦任八職等公務員,同時可以聘薦任六職等任職六年以上的技術工友一名,共計兩名。

也就是校園退下一名25年年資的教師,可以補校園一名正式專科教師、心輔抑或校安人力(職業軍人退伍輔導轉任)。除了對於校園教學品質有幫助外,也可以將校園不足的人力補足,同時紓解國內嚴重的低薪、就業問題。

我國也可以採行同工不同酬、令人抱怨不已的『教保員』、『鐘點教師』機制,增加校園人力解決問題

小結:

「納稅人的錢,每一分我們都要用在刀口上。」 「改革也許不會一次到位,但會一步一步往前邁進。」 在此引用施正鋒教授對談提到的「轉型正義並不是在所有的計畫、說詞上加四個字就可以稱為轉型正義了!」

我以第一線教師的身份,希望國家改革能為更多的孩子、人們製造更多機會與福利,但「改革必須往正確的路上前進,同時為更多的人們牟取福利!」 相信身為社福專家的林萬億先生也不會反對我這句話!

過去我們相信林肯「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因為國家是為多數人謀福利的! 近年來國家不斷藉由議題製造職業別的撕裂、甚至損傷人民福利。在深信林肯這句話的背後,我不禁想問「國家,你在改革的過程中究竟為我們多想了些什麼?」

如果教師退休改革只是讓國家經費更沈痾,甚至造成教育的負擔,我不支持! 民國84年改革的公教退輔基金成立之初,我們已經被銓敘部騙了一次,當時關中先生號稱要藉此穩定30年! 現今又拿出要穩定30年的口號要進行改革,這恐怕讓本階段25年年資沒退休的公職教師,在15年後再成為下個世代的箭靶,再成為下個政府的改革方向! 因為這群教師又將在15年後,按月領政府一筆大的月退休金,天曉得未來是否能真的穩穩30年沒問題,抑或是將對未來的政府財政以及人民福利造成更大負擔!

敬祝 平安
唐宇新敬上

相關文章

唐宇新/身處高壓力教室 不是亞斯孩子的錯

唐宇新/期待神奇寶貝的出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唐宇新,桃園縣師生資訊能力護照草擬人,已獲授權刊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