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思齊/從南韓國慶日,看民眾的「統一意識」

▲10月3日是韓國的「開天節」,除了是5個國慶日之一,更是外交場合上唯一的國慶日。 (圖/東方IC)

文/董思齊

目前韓國5個法定的「國慶日」(National Day),分別是「31節」(3月1日,紀念三一獨立運動)、「制憲節」(7月17 日,紀念1948年韓國第一部憲法的制定)、「光復節」(8月15日,紀念脫離日本帝國殖民而獨立)、「開天節」(10月3日,紀念傳說中檀君於公元前2333年建立檀君朝鮮的節日),以及「韓字節」(10月9日,紀念世宗大王創造韓國文字)。

但在外交場域上,與大部分國家將其「國家生日」的那個「國慶日」,設定為建國、獨立或憲法制定紀念日有所不同。韓國不以「制憲節」,亦不以「光復節」做為外交場域上的「國慶日」,而是選定「開天節」這個難以考據其真實性的「民族誕生日」,做為一般定義之下的「國慶日」(國家生日)

其背後邏輯在於:雖然「31節」追求獨立,但並未能建國;雖韓民族自日本帝國殖民中解放而有了「光復節」,但韓民族仍舊未能建國;而「制憲節」所制定的憲法雖然創設了大韓民國,但仍無法代表整個韓半島的統一與韓民族的共同建國。是以,上述3個節日皆不適合當作他們的「民族國家」生日。

因此,外交場合上,目前南韓政府選擇以「開天節」做為國家的生日,其背後所蘊含的意義,則是韓民族對「統一」的期待,以及以「統一」做為國家之終極目標。

▲對於南、北韓統一的期盼,可從選定「開天節」做為國慶日即可窺知一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然而隨著時間遞移,南、北韓政權各自穩固之下,「南北分斷」的態勢也愈來愈定型化。雖然南、北韓政權皆主張要統一,但對於「統一的認識」卻也隨著時間的變化出現了不小改變,而世代間對統一的概念,也出現了不小的差距。

對此,自1980年代開始,韓國的「國土研究院」已注意到青年統一意識的問題,並自民主化之後的90年代起,進行了幾次關於「國民統一意識」調查,但當時尚未進行長期與系統性的追蹤研究。

1983年6月,製播138天《尋找離散家屬》特別節目的韓國KBS電視台,則分別在1999年、2005年、2010年到2014年間,由該公司的「南北合作企劃團」進行數次「國民統一意識」調查。當時的幾次調查之中,也已證實韓國民眾統一意識的變化,這亦使得「統一教育協議會」自2009年至2014年,著手針對「青少年統一意識」進行調查,並在2015年發表了「2015年大學生統一意識調查」。只是上述研究因缺少長期與連續性,加上彼此間問卷設計與方法論上有些許差異,因此結果雖已看出變化趨勢,但彼此間較難直接做比較。

而目前最據學術公信力的「南韓民眾統一意識長期調查」研究,則是首爾大學「統一和平研究院」自2007年起,委託韓國蓋洛普每年定期針對韓國民眾的調查訪問。最近一次的調查,是2016年7月1日到7月22日之間,以結構式(型)問卷,依多段分層系統性抽樣,對韓國16個市、道,滿19歲以上、70歲以下的成年男女共1,200位,進行面訪。

統一意識變化趨移

事實上,透過首爾大學「統一和平研究院」的調查成果,我們可以發現近年韓國民眾對統一的認識有著以下顯著的變化(資料引自:首爾大學統一和平研究院,2016,《2016 통일의식조사(2016統一意識調查)》)

一、 對「統一必要性」認識的變化:

我們可以發現,認為統一是必要的人數有逐年下降趨勢;而認為統一沒有必要的,則有緩慢上升的趨勢(圖一)。此外,針對年齡別進行分析,我們可以看出年齡對統一意識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年紀愈輕的世代,愈不將統一視為必要(圖二)。

▲圖一:韓國民眾認為統一必要性的變化。

▼圖二:2014-2016年之間韓國民眾認為統一必要性的世代差異(單位%)。

二、 對「必須統一理由」的改變:

對於為何必須統一之理由,近年來有很大的轉變。特別是認為「兩韓為同一民族」的比例急速下降,「為了解決戰爭威脅」的比例卻大幅提高。而年齡別對於「必須統一理由」的認知,也出現很大的不同。年輕世代相較於年長世代重視同一民族的概念,更加重視讓韓國成為先進國家,以及減少戰爭之威脅。

(單位%)

▼圖三:2016年南韓民眾對於統一理由的世代差異(單位%)。

三、 對「統一進程認識」的改變:

針對「統一的時機」,也有很大的變化,相較過去主張漸進統一,一方面除了主張南北共存者加倍成長,對統一不關心的人也略有增加。若依照世代別來觀察,「希望統一」的人數隨著年齡而遞減,而韓國20~30歲的年輕人,竟有高達34.5%希望維持現狀。

(單位%)

▼圖四:2016年南韓民眾對統一時程的世代別差異(單位%)。

韓半島不確定的未來

事實上,韓國政府對於南韓民眾對統一意識的變化趨勢,一直有所了解與掌握,也因此,現任總統朴槿惠就曾在2014年初提出「統一大成功論」(통일대박론),內容是對南韓大眾說明,統一的韓半島可以為韓民族的國際地位、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好處,並在該年7月設立了直屬總統的「統一準備委員會」,同時比前幾任韓國總統更加積極的推動統一教育之工作。

然而,前述的統一意識調查結果則凸顯出:即便統一仍是官定民族主義的重要內容,但相較於年長世代,「青年世代不再那麼認為統一乃急切與必要之事」的現象,隨著民主化進程的發展已成不可反逆之趨勢。倒是從其他民調中可以看出,青年世代目前真正關心的,乃是就業問題、兩極化差異等與自身民生經濟相關之課題。

▲韓國年輕世代對於統一、戰爭愈年輕愈無感,照樣逛街、追星。

一方面內部出現了對「統一意識」的世代差異,另一方面卻又有著來自北韓更加深化且具體的武力威脅,這使得南韓政府希望推動的「韓半島和平統一」之目標,面臨更多不確定性與挑戰。而這樣的趨勢變化,勢必將影響韓半島的政局與東北亞的區域安全,值得我們重視與持續關注。

好文推薦

董思齊/消失的新年:韓國春節受難史

董思齊/年度成語,一窺韓國社會

董思齊/貪腐無間道:韓國總統悲劇性格的制度分析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董思齊,現為台灣智庫國際事務部主任、台灣東北亞學會副秘書長、台師大東亞系兼任助理教授、真理大學人文資訊學系兼任助理教授,專長「台韓比較研究」、「韓國文創產業政策」與「東北亞政經發展」。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