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解放軍軍演 劍指東沙?

▲孤懸在外的東沙島,有著易攻難守的地理特性。(圖/本報資料照)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有鑑於今年初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爆發,除了打亂美軍在太平洋地區兵力部署的棋局,造成所謂兵力投射器(航空母艦)陸續得進行相關的管制措施外,也讓美軍在印太地區兵力運用進入了前所未見的真空期。

雖然美國也都不甘示弱地對外宣稱整個戰力不受影響,但事實上整個調度的確出現了幾乎無航母戰鬥群可用的罕見狀況,當今世界上最強大的常規軍力,碰上了難搞的病毒,也只能屈居下風啊!

另一方面,中國在近期對於台灣的軍事舉動,也隨著520的新局有所變化,這些不管是在軍事演習、國際外交舞台、媒體輿論與網路攻擊…均可嗅到一些味道。

日前,日本的「共同社」刊出中國計畫在8月舉行奪取東沙島的軍演報導,這種看似聳動、卻也沒有多新奇的消息,除了徒增國內媒體的跟風外,對於解放軍計畫所要執行的軍事演訓,並不會起任何的變化。

況且,中國人民解放軍每年度的軍演,在攻台主題方面的演習;不管從本島、外(離)島的次數加起來總有數起(先前還出現過類似模擬攻佔台北總統府建築的畫面),所以若是以一個不僅僅是假想敵的國家而言,這有什麼奇怪嗎?不然,解放軍越來越多次的遠海長航或繞島巡航訓練,難不成是在繞好玩辛酸的?

以中國軍力這廿年來的擴張實況以及在南海周邊地區的建設投入程度,遠遠都不是其他國家所能望其項背,要不是有美國在這地區的「自由航行」,就憑那些其他島礁的聲索國,估計也不能起得了什麼威嚇作用,而這其中當然也包含了台灣執政者對於那些孤懸海外的島嶼長久以來的漠視。

▲駐守島上的海巡署官兵,在訓練上具備何種作戰強度,透過公開播出的影片就會心裡有底。(圖/翻攝自海巡署)

原本中華民國早就在南海地區搶佔了先天上的制高點,但是這樣難得的優勢,卻逐漸被國家高層的政策給慢慢地自我弱化,在南海地區其他主張有領土主權的國家相較,這樣反其道而行的作法,著實讓國人無法理解。如果政府對於這些島嶼的關注還只是停留在口頭上的「宣示主權」,那其他國家在這一塊肥水海域所進行的鯨吞蠶食也不用奇怪,只是我國卻永遠挺不起腰桿。

先前在金門、馬祖等外島服役過的官兵都知道,外島的海防是怎麼樣的令人匪夷所思,中國漁船在我國領海內遊蕩都管不動了,更何況要去爭什麼經濟海域?如果這樣還會去相信軍方或海巡的說法,無疑只是掩耳盜鈴,對於實質上的島嶼防務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

▲海軍汰除的40mm高砲,已經是東沙島上火力最強的武器。(圖/翻攝自海巡署東南沙分署)

或許國人會認為戰爭型態已經改變,那種經營了數十年的金門、馬祖列島不該再有昔日作戰的思維,但如果認真做一個比較,暫且先不談島上軍民的心態,那當前駐守的兵力規模與防務體系究竟是哪一種水平?

當正規軍都已經搞成這樣了,現在還把眼光移至更遠的東沙島,那座距離高雄超過440公里、澎湖430公里,距離廣東汕頭僅260公里的小島,海軍陸戰隊早已在2000年撤出,為數更少的海巡署官兵,加上並未配備重型裝備或火砲、飛彈,只有步兵的120mm迫擊砲、海軍汰除的40mm高射砲做為主要火力的編成,更別提防空或空中掩護這種奢侈的要求,一旦真要開戰,恐怕也只會讓台灣有望洋興嘆、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感慨。

環顧南海周邊地區的國家,台灣在捍衛領土主權的態度上,明顯不及越南、菲律賓等國,就更不必和中國、日本相比了。如果政府只會一再開記者會,表明秉持著「不升高衝突、不引發事端」的原則,也難怪台灣空有先進的戰機、軍艦在自我安慰,對外事務卻永遠抬不起頭來,畢竟打仗是真實戰鬥力的展現與檢驗,光只會在網路上起鬨蹭聲量,不見得能在戰場上秀出真本事。

▲即便有著外島「應援計畫」,真正能夠執行的成分有多高?(圖/黃竣民攝)

還有那些聽起來都覺得可笑的「外島應援計畫」,屆時如果局部戰事真的爆發,就等著看是本島重要,還是會再抽調有限的兵力去馳援外島?那種虛晃大眾的說詞或許國人早就聽到麻痺;尤其是漁民的切身感受最甚,對於何時能夠展現出堅決捍衛領土(海)決心的作為(北起釣魚台南至太平島),國人倒是很想看看,別讓漁業界「廣大興」之類的事件一再重演就偷笑了!

時值520的敏感時機,中國釋出長達11週在渤海灣內舉行軍事演習的訊息,此舉當然會讓人產生強烈針對性的聯想,不過仔細看中國海事局所公告的演習區域與地形分析,就可以發現一些端倪,除了演習時間罕見較長以外,管制區域為陸地5公里+海上20公里,以這種內海位置又有限的管制區域,說穿了只是關起門來練兵、測試武器,並減少讓美國偵知武器參數,不然大可選在國際海(空)域大張旗鼓地秀肌肉,這樣向國際展現實力的訊號更直接。

至於8月軍演要跟奪取東沙島硬牽扯上關係,恐怕也只是枚煙幕彈,畢竟南部戰區軍事訓練的主要課目,本來就是以登陸作戰為主,差別僅在年度是選擇模擬那一座島嶼而已。對於南海周邊地區這種易攻難守的海上島(礁),中國以現在的軍事實力進行奪取的難度並不大,問題在於後續會在周邊地區引起國際外交上的震盪,中國是否已經做好應對的準備?美國是否會袖手旁觀?這些國人對於詭譎的國際棋局倒是可以拭目以待。

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力膨脹速度雖快,但還不至於急迫需要在東海與日本、南海與美國攤牌,畢竟過了一甲子好不容易積累出來的海上實力,就怕一下子牛皮吹破而得不償失。

而南海周邊各島嶼的價值,主要是看主權國家對它的經營態度,即便地理位置再優越,如果無法發揮出它在經濟、交通與軍事上的價值,更別提真正面臨到軍事衝突時的下場。中國選在此時這個國際間正陷入複雜艱困的時間點上,對外釋放出計畫在8月舉行奪取東沙島的軍演訊息,是否有著柿子挑軟的吃的意涵?

畢竟解放軍海軍建軍都70年了,也只有在這地區島礁上嬴過戰爭(1974年西沙海戰、1988年南沙之戰),理論上操作的勝算最大。反正如果都要軍演了,除了可以收到對內激勵國人士氣,釋放一些內部不滿的壓力;對外還可以藉機恫嚇台灣當局,順便轉移國際間對中國在新冠疫情發展上的關注程度,其實也何樂而不為。

▲解放軍海軍陸戰隊擴編,加上海軍實力的倍數增長,讓中國在南海周邊地區更具有兵力投射的籌碼。(圖/Getty Images)

雖然軍事服膺於政治之下,然而政府對於主權問題如果只是會秉持善意、和睦友鄰、建立和平共識…等「滿懷理想」的原則,其實只會挫傷本身內部的士氣,因為國際間並不會因為台灣主動「撤軍」的善意,就能讓其他東南亞國家跟進或獲得更多的外交空間,或許還自己打破了這個「勢」。當面臨各國不斷向島礁擴充軍備、建築防禦工事的同時,台灣卻反其道而行,雖非到自掘墳墓的程度,也與自廢武功沒有差別。

尤其是對於一支久訓不戰的軍隊而言,畢竟「能戰」與「敢戰」是兩碼子的事,並非劃上等號,這也是國軍內部日益積累的「慢性病」,當空海域被其他國家擅入時,又有多少官兵能毫不猶豫地立即執行驅離任務呢?在相關島嶼主權與漁權的問題上,對中國的態度如此、對日本何嘗不是,更何況是對菲律賓或越南。

當我國仍然控制著諸多個外(離)島,但東沙島、太平島早已將海軍陸戰隊撤出,2000年改由海巡署接手防務(前總統李登輝任內決策),如果高層未來對於領土主權的態度也僅止於此,那對於這些島嶼的未來與戰略價值,其實不需要再多浪費唇舌!

熱門推薦》

► 黃竣民/中尉之死V.S.國軍的後勤悲歌

► 梅復興/外購壓倒自製?迎「死神」無人機的多層意涵

► 宋兆文/渤海軍演:武力犯台第一次實兵總預習已經開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