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公民社會對抗假新聞,台灣還可以做什麼?

▲該如何解決假新聞?(示意圖/Pexels)

●作者/林冠廷。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 James Moriarty 先前在《TVBS》的採訪中,指出台灣在月底的地方大選,有外部勢力散布不實資訊,並試圖改變社會輿論風向。諷刺的是新聞刊出不久,《TVBS》就將影片下架。無獨有偶,《天下雜誌》11 月初一篇名為「反同婚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 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的文章,也以「因果關係不過嚴謹」為理由遭到事後刪除。台灣媒體籠罩著言論操控的隱憂,但我們並不是唯一蒙受危機的國家。

在地球另一端的墨西哥,知名記者 Jorge Roberto Avilés 今年3月在大選期間發了一條推特,以大寫的「醜聞!!」開頭,還附帶兩個驚嘆號,控訴意味濃厚,立刻引起這個上億人口的國家注意。他繼續說,鄰近的委內瑞拉,其政府已在電視台 Venevisión 中承認,支持墨國民粹主義候選人 Andrés Obrador 的競選活動,並附上新聞影片。敏感的墨委情勢,讓選民紛紛轉載,影片短短幾天就突破 60 萬次觀看,即使影片最後證實為假,不實資訊早就已經流遍大街小巷。

跟台灣類似,墨西哥的民眾不信任主流媒體,社交網站因而成為重要的「平衡報導」來源。但同樣地,這些平台的言論時常受到濫用,哥倫比亞工程師Andrés Sepúlveda就承認在2012 年大選設立三萬隻推特機器人,專門支持現任總統 Peña Nieto 當政。因此,在 Google 與 Facebook 等公司捐款支持下,墨西哥網路媒體編輯 Tania Montalvo 成立了事實查核機構Verificado 18,並聘用12名全職記者與資料分析師。在 Verificado 18 的網站上,他們宣示自己的目標:「我們要面對兩個狀況:一是假新聞,二是候選人各種不可能的承諾以及未經過證實的批評。」

透過與各地媒體合作,Verificado 18 得以用十幾個人的小團隊,查核墨西哥這個台灣五倍規模國家的大小政治新聞。例如委內瑞拉政府承認影響墨國選舉的影片,就被 Verificado 18 抓包合成。除了電視台標放錯位置,影片中的時間也根本不是該台播報新聞的時段。事實揭露之後,原本散布影片的記者決定刪除影片亡羊補牢,為整起事件劃下句點。

透過獨立民間組織查核訊息的方法在墨西哥的案例中已經證實可行,除了沒有利益問題,具公信力之外,也可以避免球員兼裁判、隨意下架內容的爭議。過去 Facebook 在台灣曾多次以裸露或暴力為理由,刪除性別倡議或國家認同言論而遭到諸多檢討,但在紐約時報日前撰文揭露Facebook 花錢控制輿論、轉移批評焦點之後,執行長Mark Zuckerberg 告訴記者,將在 2019年成立獨立的審查機構,若用戶文章遭到不合理刪除,就可以「上訴」到這樣的單位。

然而,「假新聞」的說法其實是兩面刃 — — 一方面可以讓民間用來打擊謠言,但另一方面也可能變成政府合理化言論控管的說詞。在歐洲,雖然有德國甫通過新法祭出高額罰款,要求Twitter、Facebook 與 Google 自己刪除假新聞,但有另一群荷蘭人認為,想要健康的言論環境,與其訴諸嚴格的審查制度,政府更應該建立積極的資訊揭露機制。當資訊足夠公開透明,民眾就可以自己檢證,並把假新聞揪出來。

正因如此,荷蘭的數位透明組織「開放國家基金會」(Open State Foundation)深入全國一百多個市議會,公開議員針對不同議案的投票紀錄。「知情的公民是民主的堡壘,選民在進場投票前應該要有辦法知道自己的票存在什麼意義,」荷蘭政治人物、開放國家基金會總監Arjan El Fassed 表示。

面對中國的假新聞攻勢,台灣社群試圖建立獨立事實查核機制的同時,政府除了很有自信地宣稱「行政部門不會造謠」之外,或許也應該思考如何將台灣政府開放資料往前推進,讓我們的公民社會基礎更加穩固。

●本文獲授權,採CC BY (姓名標示) 3.0 台灣轉載自「g0v.news」MEDIUM,作者為林冠廷。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責任編輯:蔡易軒)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