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穎超/美衰弱日不甩 台灣真能一起「印太」?

▲▼ 川普,安倍晉三,2017年11月6日(星期一),川普亞洲五國行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去年底川普(左)亞洲行時,與安倍晉三(右)曾一起發表聲明,表達美日對「印太戰略」願景已達成共識。(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很多人應該覺得奇怪,美國總統川普在當選前,是個在全世界都有生意的成功商人,怎麼有權後反要阻擋全球化的發展趨勢?尤其美國是全世界最需要處理國際事務的國家,怎會選出一個到處惹惱外國的領袖呢?其實多數批評川普者,只是隨著美國自由派媒體起舞,卻忽略美國正遇到相對國力持續下降的挑戰。事實上川普的許多作為,是重回強化軍事、經濟等硬實力的道路上。然若對此戰略忽視,恐怕也會失去對重要趨勢的分析能力,例如最近的印太戰略。

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The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最早是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07年所提出,他認為日、印、澳、美可以組成一個「戰略鑽石聯盟」,以確保奠基於民主原則的繁榮與和平。即便安倍一度下台,他也仍以在野之身積極推動此一戰略。直到去年底川普亞洲行時,印太戰略才被採用而廣為人所知。只是,即便經過這麼多年的醞釀,不少學者仍批評該戰略過於空泛,例如未提到東協,那麼一旦太平洋有事,澳印能否繞過東協支援?

此外,印太戰略在台灣則是最近被蔡政府多次提及而受到注意。2017年12月,蔡英文總統與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會面時,指台灣是「印度──太平洋區域」的自由民主國家,自然是「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中的相關者,「我們不只願意保衛自由、開放的共同成果、更願意守護以法規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同日,台灣日本關係協會長邱義仁出席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活動時也強調,台灣若能參加「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將能對區域和平及穩定做出貢獻;兩天後副總統陳建仁則表示,政府支持川普主導的「開放且自由的印太區域」戰略,以及日本的領導下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期待參與並與美國、日本加強合作。而這也令部分媒體指稱,蔡政府此舉具對抗中共「一帶一路」的潛力。

其實,台灣社會的不同意見,除了延續該戰略過於空泛論,被認為過早表態只會不必要的觸怒中共外,亦有人認為全球化時代應強調合作,並抬出「軟實力之父」奈依(Joseph Neil)對川普的批評,來暗示美國輿論的走向。他們認為,美國從世界霸主的地位中撈到不少好處,故應繼續擔負國際義務,間接穿插「軟實力論述」;更提及歐巴馬身為第一位非裔總統所代表的多元價值,藉以暗示川普反全球化、反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不智。

但這些人忽略了,中共崛起與美國國力快被趕上的危機。而他們所推崇的自由主義價值,其實只是一個「強者哲學」:自己是強勢文化,所以主張多元可幫助其獲得支配地位,如本身是經濟強權,市場開放也才有意義。美國現在既然變得相對衰弱,那就更必須改弦更張,需要大力引資金回流、強化內部工業基礎以提升國力。也因此,開放政策顯得不合時宜,這就是川普反全球化的原因。蔡政府若真的明瞭這點,就不會僅作勢喊話不提付出,即認為能順利加入人家的印太戰略之列。

▲▼總統蔡英文接見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圖/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右)日前接見莫健時,表達台灣是「印太戰略」中的相關者,莫健(左)僅回應,台灣的安全對於全區域的安全是不可或缺的。(圖/總統府提供)

目前,至少有兩件事值得注意:

其一、日本提出此戰略的初發心,並非針對「一帶一路」而來。因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一帶」,是習近平於2013年在哈薩克演講時提出的概念;而安倍早在2007年就有了遏制中共意向,10年後還能堅持並因受到美國重視而鹹魚翻身,對其意圖恐怕不能等閒視之。

其二、中共之所以崛起和美國國力為何快被趕上,一部份被歸咎於美國讓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還被當時所為的民主黨柯林頓政府,形容是樁「百利而無一害」的交易(A Hundred to Nothing Deal)。這也是為何美國貿易代表署在剛發表的報告中認為,中國在世貿組織框架內,沒有履行一系列重要條約,尤其在錯誤條件下支持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貿;爾後,更決定對中國所進口的太陽能面板和洗衣機課以重稅。論者皆指出,這便是中美貿易大戰全面開打的引爆點。更精確的說,這是美國準備重新強化包括軍事、經濟等硬實力,藉以逆轉逐漸落後趨勢的開始。

中、美局勢雖逐漸朝對立之勢移動,但蔡政府恐怕不能高興太早。因為台灣過去在第一島鏈概念下,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尤其現在印太戰略重心往西南移動,不論怎麼看,都是來分資源的;再者對台灣而言,日本對此戰略將認真到何等地步?美國既不想負擔亞太安全的完全責任,日本又表現出如此雄心,固然能贏得想左右逢源之亞洲諸國領袖的肯定,但日本於2014及2015年與澳印簽署了「國防科技轉移協定」,2017年又推出揭示印太戰略之「Priority Policy for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FY 2017」,其中談及東協、中亞,甚至遠及非洲的經濟安全合作,就是沒談台灣。從經驗來看,日本一直都是怕中共而遠台灣,這時蔡政府拿熱臉去緊貼日本,又會得到什麼回應?

最後,美國準備降低市場開放幅度,而中共卻要接下全球化大旗,對此局勢變化,以外貿為生命線的台灣準備將如何自處?加上美國此時國力下降,更需盟國承擔責任,台灣現在的家底又是如何?連國防預算都編不滿GDP的3%,蔡政府此時採取迎合姿態,勢必要有美方將用軍構施以愈來愈大的壓力,甚至得超越3%的心理準備。

好文推薦

楊穎超/以形塑的「真相」還原真相,就是促轉了?

楊穎超/操弄文化尊重議題 只是想改變自我文化認同

楊穎超/看十九大後的中共未來五年戰略藍圖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楊穎超,台大國家發展所博士,曾於北京清大、南京大學蹲點研究。關注美中台、兩岸政經發展、交流議題。現於大學任教。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楊穎超專欄

楊穎超專欄 楊穎超

台大國發所博士,曾至北京清華與南京大學訪問,現於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任職助理教授。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