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腿開事件看平權 潑漂白水的就是「女權豬隊友」?

▲俄羅斯正妹拿漂白水潑開腿男人。(圖/翻攝自YouTube/Канал Анны Довгалюк)

●事件地平線/一群網路工作者所參與,希望促進更多圖文創作參與社會議題。

最近一位俄羅斯女子宣稱「反對俄羅斯男性沙文主義」,在地鐵上手持漂白水,朝著俗稱「男性開腿」的男性乘客腿中間潑下去。目的是希望在這些男性褲子上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

認真說起來,這位女子的行為很可能會留下的可能不只是褲子上「不可抹滅的痕跡」,但這部分先交給化學專家來說明了。

近期因為這則運動,很多人就開始影射某些「網路上較紅的女性主義者」,說這是他們的「升級版」,或開始發難「女權過高」云云。

但得說,這樣的狀況在台灣可能比較難發生,就算會發生也恐怕不是異性戀女性主義者,而是情況更艱困的少數。但這也只是強硬拉在一起比較的狀況。實質上這樣類比著實是不太合理的事情。

性少數在俄國是一種疾病

因為多數人恐怕都忽略了,俄羅斯至今性別意識都還停留在極端落後的狀態。 2018 年的今天卻還在把女性當成「國家的子宮財產」的階段。光是在今年世足賽上,就不少有女性和外國人發生關係、約會就被痛罵「破壞國家的基因庫的婊子」。

沒錯,混血兒仍然在俄羅斯是會受到歧視的。而男性人口極度匱乏的俄羅斯,從女性角度觀察,對他們來說不管做什麼都是要取悅男性,因為你能成功跟本地人結婚,就是勝利組。

這是俄羅斯至今都仍在上演的悲劇,男性與女性都只能謹守自已的性別角色、不得擺脫。至於性少數更不用說,在俄羅斯當然還是被當成疾病來看待。

絕非女權高漲

一個過激的舉動或許是不合適的、道德上不應該的。但這則事件的背後絕對不是什麼「女權高漲」所導致的,反而是「女權仍然受到壓迫」的鐵證。

這位女性可能是某些人口中的豬隊友,但在這些性別平權是禁忌的國家,恐怕除了這些被政府乾脆貼上「叛亂份子」標籤的激進運動人士沒幾個有膽走出來為自己發聲。是的,這些性別運動都還在很早期抗爭的狀態

而台灣在這一塊或許,只是或許,是在緩慢地進步中的;也希望已能夠不需要這樣做。但願有昭一日能夠邁向平權之路,不必時時站起用大聲公宣告誰的權力需要被重視。

 ●本文轉載自《事件地平線》臉書,原文連結。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