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蔡英文的貴氣孤高vs.賴清德的苦情孤高

●陳家煜/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國際經濟博士。任教於美國Coe College工商管理學院。

據說蔡英文和賴清德一樣都是孤高的性格,都無法有眾人擁戴的氣勢。但如果蔡英文真是孤高性格的話,那她的孤高也跟賴清德不一樣。蔡英文的孤高來自於她的貴氣,從小吃穿不愁,與庶民有很大距離的出身,讓她在民主政治裡需要與普羅大眾接觸時,顯現出來的不自在,所造成的孤高感。

賴清德不一樣,他很單純的就是窮苦出身,是「連鐵湯匙都沒有」的背景。如果他這樣的出身,完全憑自己的努力,可以爬得如此高位,其他出身比他好,卻不去達成像他一樣的成就,都是不及格的人生,如果還去同流合污,那只能讓他更瞧不起。賴清德的苦情孤高,背後充滿了驕傲。

但這世界上充滿了許多人格缺陷的偉大領袖,所以孤高性格本身,和適不適合擔任總統,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有兩個理由,我覺得蔡英文的孤高比較能讓我們民眾接受。

首先,台灣社會已經走出之前戰後困難的階段,不是殖民地,也不是復興基地。現在不是窮苦打拼的時候,如今大部分的民眾都是小康以上的程度,也許有艱苦的地方,也許有不如意的時候,但遠遠不及以前經濟起飛前的那種貧困的狀況。所以現在民眾想要的,不是這種賣苦情的領袖人物。說實話,我們也已看過一個苦情的領袖,最後並沒有令人滿意的結果。

如果不信我對民情的判斷,你問問看電視製作人,還有沒有人有興趣播日本電視劇阿信,或是重拍阿信。沒有(這裡有被打臉,慘,不過意思到了)。因為現在觀眾已經不想要再當阿信。在小康的社會裡,民眾雖然想要看到階級流動的努力故事,但不是從無到有的那種,而是韓劇裡的貴公子、富家女,因為這樣的情節,提供了他們一個想像的空間,一個更上層樓的想像。

放到國家社會的發展來看,我們也想看到國家社會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不要再苦情,不要再只懂埋頭苦幹。所以蔡英文的貴氣不一定是壞事,貴族的教養,可以有更寬廣的視野,更宏觀的歷史。而苦情的「水牛精神」,只有拚,一點創意都沒有,看賴清德至今令人沉悶地發慌的政見,就可見他的創意有多少。簡單地說蔡英文的貴氣孤高,和賴清德的苦情孤高,兩種孤高截然不同,一個代表的是未來,一個代表的是過去。選總統,有人在選過去的嗎?

第二點,我覺得也許是更重要的一點。孤高苦情的人,並不如他自己所說的,可以挑起責任。在他們成長努力的過程中,他們克服了種種困境,而成就了今天的一切,但他們其實沒有真正碰過失敗,沒有擔起責任來檢討自己。如果他們碰到失敗,他們是沒有辦法承受的。他們會轉頭來責備身邊的人,錯都是別人的。從賴清德宣布參選以來,我們就可以觀察到這個現象。他把問題都指向別人,只想到初選不公,完全沒有要承擔自己背叛的責任,連一句話都沒解釋,更說不出個所以然,為什麼身為政權的行政院長,可以轉頭過來挑戰自己的總統?因為在他的心中,這個責任不是他的,他從來沒有認真覺得他該負這個責任。

而相對的,在貴族教育裡,也許養出了紈袴子弟、敗家子,但教育成功的貴族,是懂得承擔責任的,而且是從小就被要求把世界揹在肩上,因為「偉大的力量,伴隨著巨大的責任。」觀察蔡英文的一言一行,我很難說她只是富家千金,而不是傳統意義的貴族紳士。

我還沒看到蔡英文有推卸責任的情況,但把賴清德的情況推向極致,假設今天台灣最後在賴清德當總統的時候,出現困難,他是沒辦法承受這個責任,沒辦法承擔失敗,而帶領台灣轉向。我想像到的是祟禎皇帝最後名言,「朕非亡國之君,諸臣皆亡國之臣」,令人不寒而慄。

熱門文章》
►韓國瑜還能靠參選的話題「睡」多久?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普通人的自由主義」粉絲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