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寧願要馬英九,也不願意接受李光耀的統治

▲李光耀備受新加坡人民愛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文/呂秋遠

講到李光耀,我還是得來談談田中芳樹老師在二十年前寫的架空小說:《銀河英雄傳說》。

這部長達二十集的小說,大概描述若干年後的宇宙劃分成三個領域,銀河帝國、自由行星同盟與費沙自治領。銀河帝國由政變成功的萊因哈特皇帝帶領,消滅腐敗的共和體制同盟,並且「順手」滅掉只知經商致富的費沙。在銀河帝國中,萊因哈特集所有優點於一身,而手下猛將如雲,個個富有謀略、忠心耿耿,為專制體制而奮戰。反觀自由行星同盟,是由一群腐敗的政客組成,而以楊威利為首的軍人,則是為了自由民主體制而奮戰,但終究不敵專制政體強大的力量。

在準備政治學研究所時,看這套小說,總有不同的感觸。這套書像是講政治,又不是純然的說教。當我們讚嘆萊因哈特的金髮帥氣、羅嚴塔爾的悲劇、米達麥亞的用兵、謬拉的鐵壁、奧貝斯坦的冷酷、連列肯普的忠誠,當然,還有早逝的紅髮名將吉爾菲艾斯,我們彷彿在閱讀北歐神話,並且開始懷疑共和民主體制如何扼殺同盟名將楊威利、亞典波羅、比克古元帥的努力。

所以民主體制遠劣於專制政體?

當我們看到銀河帝國的國力強盛,自由行星同盟卻不斷內耗,甚至拱手將首都讓給帝國軍人,心裡一定有這樣的疑問。難道我們所信仰的民主體制,竟然是如此腐敗?而專制政體,竟然可以帶給人民幸福?

當我們在頌揚李光耀,惋惜他的去世時,其實已經肯定了這個答案。是的,我們認為新加坡是個進步的國家,而台灣不過就是個跟不上進步的鬼島。

李光耀確實在新加坡的獨立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當馬來西亞聯邦趕走新加坡時,如果不是李光耀的鐵血,新加坡恐怕不能這麼迅速的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是,我們的政客,經常要趕上新加坡?到底要趕上什麼?

▲李光耀在新加坡的獨立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趕上新加坡禁止集會結社,只能在固定的綠色公園演講?趕上新加坡壓制言論自由,只要批判政府,一律提告,由法院處以高額罰金,並且驅逐出境?趕上新加坡欺負反對黨,國會中反對勢力不到十分之一?趕上新加坡重要產業全由國家所有或控制?趕上新加坡重要媒體都由執政黨掌控?趕上新加坡的人民聽話,不敢發聲?

他在新加坡穩定之後,不願意放手讓人民展現意志,以菁英治國的方式,蔑視人民可能的自主發展性,以高壓手段「促進」族群「和諧」。他提倡所謂的「亞洲價值」,以他理解的儒家思想詮釋亞洲發展,但是卻並未真正體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自己不願意與中國統一,卻叫台灣往中國靠攏)。

或許他是不世出的領袖人物,但是政治不能靠領袖,必須靠眾人,專制政體之所以不能維繫,不就是因為英雄難得,而民主政治之所以能長久,也不就是因為庶民長存?如果我們一味的讚揚李光耀,卻忘記他對於民主政治的偏狹見解,那麼我們憑什麼自稱為自由人?

楊威利說,「對百年來也不見得會出現一個的英雄或者偉人,加以權力限制所可能產生的負面損失,與不使平庸的人握有過於強大的權力所可能產生的正面利益兩者相較之下,後者遠勝於前者,而這正是民主主義的原則。」

說實在話,我寧願要馬英九,也不願意接受李光耀的統治。至少,他是台灣六百八十九萬人選出來的政治領袖,即使他搞得我好悶啊!

●作者呂秋遠,碩博士畢,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律師。已獲本人授權同意。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圖為總統馬英九。(圖/記者陳明仁攝)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