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牧/柯P不打房,令人驚訝嗎?

文/牧

柯P說他不會打房。

實在不喜歡一直談論一個人,但又不得不寫。因為柯文哲從選前就不斷地透過謊言對支持者洗腦。透過不斷宣揚錯誤的觀念,他對房市改革的傷害遠高其他政治人物。巢運被他狠狠打臉,主張居住正義的熱血青年只敢嚅囁地說:「柯P,你是人民選出來的嗎?」

柯P當然是人民選出來的。他競選的時候,熱血青年還很驕傲地跟他合照,讓好友們感動地快要哭了。在這種「愛到卡慘死」的氛圍下,筆者依然苦口婆心,發了四篇文告訴年輕人柯P根本不想打房,甚至說了重話:

「柯P的公然卸責,一旦選上,等於選民幫他背書。所以支持柯P的年青人,請記得你現在的對柯P的熱情。支持這種候選人當選,你沒有資格抱怨台北的高房價!」

有人聽的進去嗎?還是「讓國民黨下台就對了」?是的,現在的國民黨固然可厭,但別忘了「教父」麥可‧柯里昂說的那句話:「永遠不要恨你的敵人,那影響你的判斷」。

筆者再重申一次:要判斷一個政治人物有沒有意願健全房市,看他對房地產持有稅,特別是地價稅的態度就知道。道理很簡單:地價稅是經濟學家心中最好的稅(1996年諾貝爾獎得主 威廉維克里),也是最不違反自由經濟精神的稅(1997年諾貝爾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但卻是權貴最痛恨的稅。而土地囤積是台灣房市扭曲的根源,任何迴避地價稅的政客,不用相信他會支持房地產改革。(熱血青年,學到了嗎?)

柯P的謊言就是從這裡開始:他在競選的時候隻字不提「屬於地方政府權責」的房地產持有稅。反而說出「市政府可著力的地方確實有限」這種推卸責任的話。所以許多柯粉根本不知道「地價稅」、「房屋稅」、「土地增值稅」屬於地方權責。課多課少可由地方政府決定,是地方政府的法定稅收。柯P(或其幕僚)為了自己的選舉利益,誤導人民對國家稅制的認識,這是他們令人生氣的地方之一。

當選了,繼續誤導人民。先前說的「營造業會垮掉,台灣會完蛋」又是一例。根據營建署的「營建業經濟概況調查」,私人住宅工程,不過佔營建工程產值的三成。政府的公共工程,才是營建業主要產值所在。柯文哲把打房與營造業綁在一起,再把營造業跟台灣經濟綁在一起,不是謊言是什麼?這種恐懼行銷,國民黨沒玩過?

而所謂的「公共住宅」,柯P與他的幕僚應該都很清楚,這從頭到尾都是意圖轉移焦點的大謊言。理由很清楚:

第一,人民在乎的是高房價,而公共住宅比例與房價沒有直接關係。我不知道柯P說5%的公共住宅可抑制房價的說法何來。德國是一個反例:公共住宅比例低,房價卻可保持平穩。另一個極端是香港。香港的公共住宅(公屋加居屋)比例幾達五成,比柯P說到的幾個國家都高,有壓抑過房價嗎?更何況房市本身有區隔性,林口蓋一堆合宜住宅,影響了台北的房價?別忘了台北市的高空屋區,就包括大安中山等精華區。這幾年台灣的空屋率不斷上漲,供過於求,房價有因此下降嗎?

柯P絕口不提的是,他所說的這幾個國家,房地產持有稅都遠高於台灣。根據財政部的資料,日本的房地產持有稅,實質稅率台灣六七倍,美國更是全球房產持有稅最重的國家之一。而台北市的公告地價,只有真實市價的一成左右。豪宅的每年的地價稅,遠低於管理費。權貴養起地來輕鬆愉快,柯P提過這些沒有?

第二,既然要壓低房產稅,地方政府自然稅收不足,公共住宅就是空談。公共住宅的「高自償率」與「讓弱勢負擔的起」是兩個相衝突的目標。以清廉與有效率著稱的新加坡與香港,每年都花不少預算補貼公共住宅。香港的房屋委員會每年虧損數十億台幣。新加坡住屋局(HDB)去年甚至出現快500億台幣的赤字。大家只會羨慕別人,認真計算後面的成本了嗎?

柯P不想碰房產稅,公共住宅就會跳票,他們的下台階就是:推給中央。要全國人出錢出地,幫他蓋公共住宅。他不止要地,而且要「無償」的地,就是免費使用。台北市已經佔盡優勢資源了,卻還伸手跟全國人要錢,要免費的地,過不過份?柯P選前大談城鄉差距,當上台北市長的柯P,還繼續伸手全國人要錢,排擠中央對其他縣市的補助嗎?沒錯,他才不管。

要蓋公共住宅,台北市絕對不缺錢。前面提過,北市的公告地價大約只有市價一成。若是地價稅以市價課稅,「每年」北市立刻多至少出千億以上的稅收,足以支付兩萬戶公共住宅的經費。就算地價稅不要提高那麼多,讓公告地價與市價的差距,減少到馬邦伯當市長時期的水準就好(拿柯P跟馬邦伯比,委屈了嗎?)台北市可以增加80億的稅收,用來支付國有地的租金綽綽有餘,蓋在帝寶地段都可以。根本不用跟中央伸手要免費的。

有件事到現在的討論當中,完全沒有人提:根據國發會的預估,台灣最快四年後,總人口數開始減少。

我們即將進入一個人口減少的時代,柯P居然說要花一千億,蓋五萬戶住宅,小英更離譜,要蓋20萬戶?(四千億?)這已經不是有沒有效抑制房價的問題,就算有效又如何?我們即將要花數千億,去製造20萬戶的空屋!(因為總人口沒有增加,就算是蓋的公共住宅都住滿,也是從其他地方搬出來的。還是大家到時拼命分家?)

選擇蓋公宅而不是用最有效的租稅方式,目的當然是討好,不得罪任何人。有這種心態,也就不要期盼柯P會把地價稅房屋稅提高多少。今年年底各地方政府就要調整公告地價。花敬群曾經預測公告地價調幅會高達50% 到100%,我不知道他這麼樂觀的數字哪裡來。我對六都公告地價調幅的預測是:平均不會超過30%。我很希望我是錯的。但柯P與其幕僚的言行讓人覺得悲觀。他對總統候選人要錢要地的喊話,既是政治勒索,也是跳票後的下台階,更是意圖迴避改革重心。人渣文本猜柯P已經進入「競選連任模式」。在政治利益之前,年輕人的苦痛,租稅的正義,對這些人來說顯然都不是重點。

●作者牧,美國麻塞諸塞州,博,任教於某大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