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偉航/好爸爸修出令人火大的勞基法

▲一例一休闖關,場外勞工團體大規模抗議。(圖/記者李毓康攝)

文/周偉航

民進黨為什麼會把勞基法的修訂過程搞得這麼難看?這大概是除了王大陸的「大平台」之外,近日最熱門的討論話題了。雖然民進黨堅持自身修訂的勞基法遠比過去要好,但多數勞工不但「無感」,甚至是「更肚爛」。

許多死忠民進黨人將之歸於在野各黨的謊言和炒作,但本次修法,民進黨也得罪了許多非勞工的知識分子,而這些人之所以火大,就沒有「在野黨作亂」這麼好解釋了。民進黨在修法過程中的真正問題,在於想搞「精英主義」,打算以政治專業領導修法,卻陷入自以為是,弄巧成拙的窘境,最終讓自身成為新的「父權主義」代言人。那種濃濃的封建味,才是「肚爛」之所在。

國民黨走向衰敗,也有同樣的理路。在2000年之前,國民黨的確是搞精英主義,強調領導者和專業者的意志貫徹。在2008年重新上台後,雖然也想搞這套,卻力不從心,最主要的就是領導者德不配位,不懂裝懂,沒那個斤兩,卻想裝成專業精英,最後諸事未成,當然引起百姓「肚爛」。

精英主義若非精英來搞,就會淪為「父權主義」:我是你爸爸,我最懂,你不懂,你照我說的做,就對了;如果照我說的做卻失敗,那一定是有人搞破壞,不是我的錯。

明明不夠力,卻用權勢壓著要別人承認自己很行,那怎麼能撐得長久呢?民進黨才執政不久,也陷入這問題,最嚴重的就是「一例一休」的修法爭議。這修法有很長的時間脈絡,當前問題是在近20年前就種下,但民進黨最近在處理這方面的爭議時,犯了一連串的錯誤,而這些錯誤都有父權主義思維的陰影。

▲勞基法三讀通過,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慶祝。(圖/記者季相儒攝)

首先,是沒有處理放7天假的「有感體驗」,反而一臉「讓你勞工多爽到了,哼!」的態度,但勞工放到假後所產生的「幸福感」,是必須面對的現實。民進黨在道德上預先將之判為「給你撿到」、「那不是你應得的」、「我會全力阻止你繼續爽」,除了有道德審判者的味道,也徒然引人不快。

此外,放到7天假,會讓勞工察覺「放假成本」這件事。「一例一休」是從調整7天假轉變而來,甚至有更多休假時數,但國定假日的特色是「見紅就放」,時間一到就自動「跳入」放假模式,和需要與雇主協調的休息時間不同(現在稱為「休息日」)。

也就是說,國定假日是政府強迫雇主放,「成本」是政府在擔,勞工只要爽就好,但現在同樣的休息時數,勞工要花自己的成本去協調,如果雇主惡搞不放,勞工還要擔檢舉風險。

雖然這狀況早就存在,但問題在於你讓勞工「再次」放到7天假,又透過修法「再次」讓他們體驗到成本和風險的上升,這體驗就會成為一個新的議題。這種體驗在法律面上或可不理會,但在政治面上應該審慎處理。

而民進黨的下一個錯,就是看到立院外面的抗議者不多,也都是特定團體,就誤以為這種「體驗」不需要處理或面對,還一再嘲諷、無視這些抗議者,認為他們沒有正當性。但在許多百姓眼中,這突然回來的7天假,是這些抗議者弄來的。一來一往,這種父權主義的假掰觀感,不就更強烈?

▲立法院表決勞基法,藍綠大戰場面火爆。

到了修法日當天,原本多數百姓都認為大勢已定,那就「隨便你要怎樣」,卻又在同日傳出修改罰責上限與原則的動議,造成焦點偏離,就算民進黨拚命「洗」通過後的利多新聞,也洗不回來。

這種可以提早處理的事,卻因為政治考量,而利用各方來不及溝通的情境壓線通過。事後再拚命說明動議修法合理性,也都是脫褲子放屁,只讓人覺得沒誠意,就是在賣弄權威。

最後要看到的問題,就是修出的版本實屬無感,對於新聞中強調的各種改變,多數人都是一頭霧水。你大張旗鼓搞了半天,弄了一堆醜事,原本就在放週休二日的勞工當然無感,而算時數排班的勞工呢,對於自己減少的工時和多出的特休,同樣無感,因為那些假放不放得到、放不到是否能折算成錢,真去申訴自己又是否會爆炸,都還在未定之天。

民進黨這個「好爸爸」搞了半天,滿口的「相信我」,最後卻是完全沒有得分的虛功。修出了勞工不領情的勞基法,接下來民進黨還會搞出什麼問題呢?

我推測,這種父權主義心態不改,接下來會搞的,大概就是一部同志族群不領情的同性婚姻專法。然後我們又可以看到「好爸爸」再次責怪同志「不懂政治」、「不識大體」、「不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反對者呢?是「假同志」、「時代力量派來的」。

好神喔!就你最懂了。

堅持要當「爸爸」,又沒有相應的學識和專業基礎,鬧到最後,民進黨到底會是什麼呢?會喊台獨的國民黨?這問題,就留給沒那麼想當爸爸的民進黨人來思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周偉航,筆名人渣文本,經營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作,目前為時論專欄作家。本文不代表公司立場。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