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偉航/若當過兵才算真男人,那當過兵的女人呢?

▲▼蔡英文出席三軍六院校聯合畢業典禮。(圖/記者李毓康攝)

▲當過兵的男人都愛講述自己數饅頭的日子,但當過兵的女孩卻多對從軍的過往保持沉默。(圖/記者李毓康攝)

「退伍軍人」總愛嘴砲當兵的事,從六、七十歲的阿伯到二、三十歲的阿弟仔,總是一句「當年我新訓……」開頭,就可以聊上很久。而女人往往對這類話題感到無奈與無聊,但男人似乎並不在意女性對此的評價。正是因為「女人不懂」,這種事才能成為「真男人的資格」。

不過,現在狀況有點不同了。自從十幾年前國軍展開募兵制規畫以來,開始有大量女性進入部隊服役。和過往的軍校正期女軍官不同,這些女性擔任的是基層的「兵」與「士」,前後人數已有數萬,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年限約滿就離開部隊。也就是說,當男人在唬爛「當過兵的才是真男人」時,身旁可能正好就有「當過兵的女人」,那她們,又會怎麼想呢?

退伍女兵的數量還真不少。我在大學課堂中碰過(退伍以後回來補大學學歷),也在工作場合中遇過(通常是業務或基層行政工作),與男「退伍軍人」最大的差異在於,她們多半不喜歡公開討論當兵的經驗。其實,這有兩個理由。

首先,她們很難和其他女性聊這個話題,因為有類似經驗的人太少,解釋起來很累,多數女性也認為自己一生都不會與此相關,不太想接觸這些資訊。其次,許多男性在服役過程中和女性士官兵有些不愉快的互動經驗,因此認定女性當兵就是爽,會吃定同單位的男人,也就對「女軍人」整體帶有歧視。

女人聽不懂,又怕男人不滿,這些女退伍軍人就悄悄隱藏人生的這段奇妙經驗,以普通女孩的身分在社會上掙扎求存。但她們的從軍經驗,通常會讓她們與其他女人有些不同。那是差在什麼地方呢?

就算多數男軍人覺得「女兵就是爽」、「來當女王」、「只會哭」、「用美色操弄長官」,不過這也是相對片面的觀察。女性基層官兵常有男性看不到的苦處。她們要遵守兩套行政管制,白天照所屬連隊規則工作,晚點名後又要匆忙回女官寢室,接受女官的生活管理;第二天一早,又要先解決女寢大樓這邊的事,再趕去連隊接受早點名。

▲▼ 陸軍紅柴林營區開放,機步營營舍(圖/記者季相儒攝)

▲女軍人在軍隊裡有許多不便之處,也有許多空間使用上的限制。(圖/記者季相儒攝)

在空間上,她們也有大量的限制。像是男人自由出入的連隊辦公與生活空間裡,就有很多她們的禁區:不能進去男性大寢,甚至連接近都不行;只能使用特定幾間廁所,有些房間在門並非敞開的狀況下也不能進入。

但男人只會覺得女人真爽,只要說「因為不能進去」,就很多業務都不用做,甚至在隊部大樓還有專屬女人的「休息室」,等於一人有兩間寢室、兩組置物櫃。但女人看到的,是這休息室難以有效利用:要換衣服,就一定要關門,但為了女官兵安全,又要有相當時間保持開門。所以是要怎樣?

所謂「沒有男人的標準,也沒有女人的標準,只有軍人的標準」在當代算是嘴砲。大多數的考核標準都有男女兩套,但在一些事項上,即使想拉近男女標準,卻也造成某些困擾。像是男性官兵運動時穿件T恤式綠內衣、套短褲即可出發,但若為了部隊嚴整性而要求女官也穿著同樣的上衣,便不免會有點尷尬:因為那材質洗幾次就領口、袖口就會鬆垮垮,或是很凸顯身材

類似的「性尷尬」在營區中不難見到,當然,更嚴重的性騷擾和性侵害問題也時有發生。於是,有些人主張要縮減女性人力所占的比重。不過因為國軍基層非常缺人,仍需女性士官兵來填補員額缺口。因此這十幾年來,都是走一天算一天,而在權利與義務的驚險平衡中,女性士官兵的確有所貢獻,也讓國軍學到了很多。

於此可以回頭看看最前頭提到的問題:如果當過兵的男人才算是真男人,那當過兵的女人呢?

有沒有當過兵,其實和「真男人」無啥相關,但從軍經驗都會改變男人。像是對於惡劣食物的忍受能力,還有對於不公義體制的接受程度。當然,也有「可能」培養出練身體的習慣。

而女性以志願役身分參軍,其服役時間會比義務役軍人長,所以軍旅生涯對她們的影響理論上也會比男人來得大。她們和男軍人同樣吃爛菜、爛飯,卻少了夜哨經驗;她們會碰到高性別比的工作環境(例如白天在連隊),也會碰到女人為難女人的現實(晚上在女寢)。這就會讓她們和男性「退伍軍人」有些不同。

先看看她們自認的改變。我認識或碰過的年輕退伍女士官兵,她們多半都認為自己比當兵前多出一個特質,那就是「沉默」。講了也沒人懂,或是被否定,所以乾脆不講,不只是對於從軍生涯,也包括現實生活的無奈。這樣比較「安全」。

這樣的體認似乎比較負面,但在她們的同學、同事眼中,這種特質有另一種解釋角度:她們習慣「先觀察,後動作」。在職場中,她們可以比其他女性同事更冷靜的看待突發問題,也能以較坦然的態度面對責難。

▲▼中華民國空軍,女軍人(圖/記者李毓康攝)

▲女性軍人因在軍隊中得處理龐大的行政業務,因而對於執行流程與人際應對皆有一定程度的掌握能力。(圖/李毓康攝)

「本來以為退伍就不會天天被罵,但主管看我當過兵,所以就派來這邊挨罵。」這是一位電商公司總機的趣談,她當兵時也常在安官桌接電話。但她不是因為做過類似的事才被叫去當總機,而是她的主管認為這女孩比讀過大學的同輩還要「社會化」,知道怎樣「承接」客戶的情緒,且「更能體諒大腦有問題的人」。

或許女軍人比較少直接接觸戰鬥業務,所以這些女「退伍軍人」也比較不會展現出戰技或演訓經驗的「成果」。但因為他們得處理大量的部隊行政業務,似乎也就對「爛設備」、「呆制度」有很強的消化能力。有位傳產主管即對我表示,他們公司因為老闆不肯更新軟硬體,年輕人都受不了幾乎跑光了,只有一個高職畢業,在海軍當過兵的女生待了好幾年,把公司的行政撐起來。

尤其男「退伍軍人」會有正面特質,女「退伍軍人」應該也會有,甚至因為當過兵的女生很少,還會比同性別的競爭者多出一些有意義的特質。如果當過兵的男人才算真男人,那說不定當過兵的女人,都可以當女超人用了。

但事情當然不會這麼一面倒。有些女兵是被部隊汰除的,退伍後靠關係安插進小公司,其工作態度也讓同事白眼不斷,「果然是國軍Style,不罵就不會動」。

所以應該這麼說:國軍是個特殊的工作環境,可以激發人在正常環境中不會凸顯的潛能。有些人會強化正面特質來面對考驗,有些人會走向惡的深淵,以擺爛度過役期。過去多是男人才有這種體會,但現在「過水一次」的女人也愈來愈多了,這當然會對社會造成某種影響和改變。

當男人在臭蓋著:「我當年跟車去營站時,還看到有賣龍蝦和螃蟹呢!」臨桌的路人馬尾妹妹卻轉頭說:「那不是營站,應該是副供站。」男人應該會覺得,心裡牢不可破的「真男人」結界,突然崩落了一小角吧!

好文推薦

周偉航/單眼皮有錯嗎?

周偉航/高中生能不能參加世大運?

周偉航/那些還學貸和領年金的人們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周偉航,筆名人渣文本,經營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作,目前為時論專欄作家。本文不代表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