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瑋/校園投訴案如何解?

▲筆者認為,學生喜歡利用網路爆料,或是拍攝教師上課狀況,散播成事件時有所聞,與其管制手機使用而傷神,不如回歸正常教學與正向輔導管教。(示意圖/視覺中國)

●宋慶瑋/桃園市立陽明高中校長。

發生於校園的投訴案,背後都有不同的原因,有些容易處理,有些卻成為校園危機。而主要人物就此三種,教師、學生、家長。最為難的恐怕是教師的被投訴案,長時間不處理,勢必腐蝕啃噬辦學績效。

學生投訴學校,恐釀蝴蝶效應

學生喜歡利用網路爆料,或是拍攝教師上課狀況,散播成事件時有所聞,與其管制手機使用而傷神,不如回歸正常教學與正向輔導管教,才不致釀成軒然大波。

倘若是學生自身的問題,尤指情緒障礙的學生,在老師與家長合作下,尚可受到控制。較為擔心的是學生間、師生的問題,釐清問題必須花費很多功夫,因為家長參夾其中,讓問題剪不斷理還亂。

家長投訴學校,難解高於學生

家長到處投訴,學校校長、主管、老師會不斷地被干擾,教育局、議員、教育部、市長、部長…信箱都是被投訴之處,雖然最後還是得回到學校處理,但過程卻是攪亂學校的正常運作,虛耗大家的能量。

家長的問題中,最棘手的就屬有情緒障礙的家長,此類家長似乎聽不懂,或偏執於自認為受欺侮的點,難進行溝通,造成化不開的難解習題,而此類家長的投訴動作頻繁,可以追溯自其孩子國小、國中、高中的學校紀錄,均有軌跡可循,由於其偏執或情緒障礙,深陷於情緒泥淖無法自拔,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己的孩子。

教師被投訴問題難於上青天

教師被投訴,問題可能相當棘手,因為前兩者學生與家長,頂多3、6年會離開,若教師本身有情緒障礙或固執己見,可能一待就是一、二十年甚至更久,學校面對,如同芒刺在背。

教師是個專業的教育工作者,其特質就必須「正常」,但是被投訴者,總是發生在那幾位,年年、時時被投訴。尷尬的是,學校行政在投訴事件發生後,大多站在「息事寧人」的角度,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此類教師很難學得到「教訓」,總以為行政「必須」、「應該」、「有義務」擋掉家長或學生的抱怨,否則就是不支持教師,有些還會投訴教師組織尋求慰藉,使問題複雜化。而旁觀同仁基於同事情誼,大都靜默,多不敢得罪,正義之聲出不來,使得投訴案件因循苟且得過且過。

師師相護造成學校損傷

教育制度備有考核制度,但是大部分的學校「多不敢」啟動考核機制,以至於問題日益嚴重,尤其是學校教師會強勢的學校,總是站在「師師相護」的立場,不思根本解決之道,但求囫圇吞棗帶過。不適任教師問題不解決,認真的教師們埋在心中的怨氣更深,第二位、第三位….,越來越多的不適任,學長姐口耳相傳給學弟妹,擴散於未來家長,形成負面月暈現象,最終在家長教育選擇權下,學校遭受嫌棄,有些甚至減班超額,難以挽回聲譽。

總之,國家制度有許多把關機制,處理不適任教師是處理其不適當的教學行為,而非關人的恩怨!不適當的教學行為若能透過有效輔導而改進,應該給予教師機會,若用各種機會仍未改善,最後也得啟動考核制度,這是維繫團隊績效最後的防線,您說是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 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