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姓人】出朽/二問世界公民:暴富時代是怎麼形成的?

▲世界金融中心:紐約、倫敦、香港三大加上各次級中心;世界科技與媒體重鎮:矽谷、西雅圖、好萊塢以及相關各次級中心;還有,那些國際教育、知識與娛樂中心等等,裡面的從業人員難免有著世界意識。(示意圖/路透社)

作者出朽/苦修樂學,喜讀書,手不釋卷;喜思考,行萬里路;愛史學、愛哲學、愛藝術,遊走於三岸四地,出入於全球實務與理論,而好發肺腑之言。

►看上篇

其實,類似於音樂家麥斯基的世界公民主張,相對照於當今史無前例的全球化金融、科技與媒體世代現象,那就只能叫做小巫見大巫了。

世界金融中心:紐約、倫敦、香港三大加上各次級中心;世界科技與媒體重鎮:矽谷、西雅圖、好萊塢以及相關各次級中心;還有,那些國際教育、知識與娛樂中心等等,裡面的從業人員難免有著世界意識,大大有別於所屬主權國家的一般公民的想法。他們的心態一言以蔽之,是在若干程度上要讓全球成為一體,“世界變成是平的”,設法盡一切可能打破任何有形和無形疆界,從而能夠讓他們的工作更有效率,或者財富累積得更快更多,或者資金和資訊流通得更自如無礙。

無疆界的全流通有什麼不好呢?原來沒有什麼太不好,並且反過來看事實上有著許多好處:人盡其才、地盡其利、貨暢其流。但是問題在於,這一切給世界已經帶來的一個大意外:空前的全球貧富不均。

19世紀末期的美國,人稱為「鍍金時代」(Gilded Age),那一個回合的財富重分配已經非常可觀。當時隨著鐵路、煤礦和工廠的興起,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從世界各地奔向美國謀生,而同一個時間,財富朝著極少數人集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強盜大亨」,要數「鋼鐵大王」卡內基(Andrew Carnegie)和「石油大亨」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他們在商業上取得了顯赫的成果,為他們累積了驚人的權勢。據統計,卡內基最富裕的時期,他的年收入相當於48,000個當時一般美國勞工的總收入,而洛克菲勒的年收入更高,相當於116,000個勞工的總收入。

一個世紀之後,因緣際會,「新鍍金時代」橫空出世。在俄羅斯、巴西、印度、墨西哥、中國、華爾街和矽谷,財富集中的速度飛越。墨西哥電訊大王斯林姆(Carlos Slim)一個人的財富,是墨西哥400,000人的加總。美國新媒體科技公司觸角伸向全球,成為了新一輪的世界主義者,他們的收入以及資產價值便也來自全球各個平台的推波助瀾。30年前,美國CEO的收入大約是公司員工平均收入的42倍。30年後,躍升到不可思議的380倍。

這個世界的合理性,隨著全球化的發展,於是漸漸喪失。史家司馬遷將財富分為三類,“本富”務農,“末富”務工商,“姦富”巧取豪奪。反觀這個時代,藉助於資本市場,三富合為一體了。於是很不幸地,我們可以稱「新鍍金時代」為“暴富時代”!

熱門點閱》
►一問世界公民:為什麼麥斯基是,而你不是?
►三問世界公民:誰在打造跨全球階級?
►四問世界公民:用恆善之愛擊退門閥土豪?

►看更多【人性‧姓人】專欄文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