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有理?台灣人不該忘記英國罪犯林克穎

●雁默/自由撰稿人

一起單純的港人兇殺案件,最後變成數十萬香港民眾上街頭聲討「一國兩制」,再引爆西方媒體群起圍剿「中國獨裁」,這事怎麼發生的?

現在大眾應該對「蝴蝶效應」很熟了,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答案就是一連串的連鎖效應。

2018年12月,港人陳同佳偕女友潘女來台旅遊,返港前,陳男殺了潘女並棄屍,隨即潛逃回港。潘父向香港警方報案,港警向台灣警方尋求協助,並尋獲了潘女遺體。然而,港警無法以殺人罪審判陳男,因為發生地不在香港,台港之間亦無司法合作協議,因此僅能以陳男在港盜刷潘女信用卡為由予以逮捕,香港法院也只能以「洗黑錢罪」判處陳男29個月入監,最快今年10月即可申請假釋。

殺人棄屍這類重大罪犯,結果坐牢幾個月就可以出獄,司法漏洞極為明顯。因此港府立即著手修改「逃犯條例」,以免陳男出獄後逍遙法外。修改法律當然不能只針對個案,港府推動修法的目的,也在於避免香港成為類似案例的逃犯天堂。

由於「一國兩制」,香港法制與大陸法制不同,所以現行法令限制將罪犯引渡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其他部分」(所謂「其他部分」涵蓋澳門與台灣),港府這次修法便將此限制解除,以利在「一國」的範圍內,一次到位地解決罪犯引渡的司法問題。

▲香港反送中遊行,民眾群聚抗議。(圖/路透社)

一個命案,便讓港府將香港與大陸之間的引渡制度放寬,港人,尤其是「只想兩制,不愛一國」的港人便喧騰了起來,於是單純的司法問題就鬧成政治問題,然後就是沒完沒了的意識型態之爭。

部分港人認為開放「送中條款」,最後可能導致大陸政府可合法逮捕並引渡在香港境內,過過境香港的「任何」嫌犯,說白了,就是怕政治犯被「送中」。因此,以人權標準,司法獨立性標準港陸彼此不同為由,將「送中」與「破壞一國兩制」之間畫上等號,反對香港「司法內地化」,最後化為抗議訴求「反送中」。

然後,就是各種政治口水,民眾也對問題的看法形成偏差,流於情緒,接受動員,表現於外的,就是另一個浩大的「反中」運動。一向「反中」的西方媒體,樂於對任何「反中運動」敲邊鼓,至於台灣知識階層,早就是盲目的西方追隨者,當然也很難見到直指事件本質的報導。

說到底,兩制的司法問題,焦點就在於「人權標準」與「司法獨立」。暫且拋開政治語言不談,在這兩點上慣性攻擊大陸者,真的沒有雙重標準嗎?

林克穎引渡案

讓我們回憶下與此案類似的「英國人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吧。

英國人林克穎(Zain Taj Dean)2010年在台灣酒駕撞死送報生,遭台灣法院判刑四年,結果在入獄前潛逃回英國,台灣當局發出通緝,欲引渡林犯回台,但林犯跨海控訴台灣司法不公,甚至否認自己是肇事者。這時,已是2013年,台灣誓言要以各種方式引渡林犯回台服刑。

2013年,英國警方終於逮捕林克穎,於是台灣與被判罪的英國公民和英國法院展開了「引渡條件」的爭論。林犯於英國法院堅稱,台灣的法理地位有問題,台灣並不符合「歐洲人權公約」標準,台灣監獄環境欠佳等各種理由,持續在英國法院與台灣糾纏,就是不回台。

英國法院在引渡問題上時可時否,直到2019年6月6日,蘇格蘭高院判決不予引渡,台灣則研議促請蘇格蘭司法部提起上訴,仍不放棄引渡林犯回台服刑。

至今,受害家屬仍得不到犯罪者的賠償,酒駕撞死人的林克穎還逍遙法外。此外,若英國脫歐,英國法院也無法查扣林犯在歐洲的財產。

林克穎在台灣唸書時的老師艾琳達,對林犯的潛逃行為按讚曰「逃得好,別回來了」,因為對台灣法院極度不信任。

質疑大陸司法?人權?看看英國人怎麼質疑台灣,而林克穎的犯罪地點若在香港,難道就會乖乖服刑?所以,別再模糊焦點了,能否避免成為逃犯者天堂,才是最值得重視的問題,吵鬧政治問題,意識形態問題,難道殺人者陳同佳逍遙法外,方能彰顯正義?

修改法令的初衷並沒有錯,港府的問題是出在「一次到位」。

事實上,港府可以由易而難,先將殺人犯與暴力犯這類較無政治味兒的罪犯先行處理,以免橫生枝節。敏感政策要讓民眾買單,必須備足強而有力的說帖,以及講究策略的步驟,否則許多正確政策的推動會面臨許多意外的阻礙,因為各種在野團體是拿各色濾鏡在看政策,台灣在這方面的慘痛經驗太多了。

「反送中」遊行本來也是平和的,但人民遊行活動裡都不免有極少數激進者,組織性搞破壞,甚至聯合境外勢力裡應外合一起鬧。香港在某種程度上是中國的痛腳,有心人不時就往那裡踩踏一下,然後與台灣形成「共伴效應」,小波浪變成大海嘯。

▲反送中遊行中,警察與民眾發生肢體衝突。(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此類新聞事件是有地域性的,愈往外擴散,焦點就愈模糊,曲解也就愈多,讓各種不同政治立場的個人或團體各取所需。

蔡英文見縫插針不意外,反「一國兩制」的戰利品撿得不亦樂乎,奇詭的是,藍營內部也借題發揮,兩個先後任首富各自檢槍互毆。

時值郭台銘大舉反擊「挺韓倒郭」的旺中媒體集團,「郭營」與旺中老闆蔡衍明的鬥爭白熱化,香港「反送中」運動就成為郭台銘的槍砲,狂射「親中」媒體,並「順便」波及該媒力挺的黨內初選競爭對手韓國瑜。

韓國瑜在第一時間表達對「反送中」運動不知情,又被所有黑韓勢力抨擊為「草包」。郭台銘在第一時間除了批評香港「一國兩制」失敗,還揶揄韓被旺中媒體操控,言下之意就是暗批韓被大陸操控。此舉逼得韓國瑜發表「三個不容懷疑的決心」,再度批判「一國兩制」,吹捧自由民主,以免遭到紅潮滅頂。

事態發展至此,誰還關心在台灣被殺害的潘女,以及眼看兇手要逃出生天的潘父?

人間不平之事多矣,政治犯的數量與所有罪犯數量相比,何其稀少,難道要等到自己居住的地區成為逃犯天堂,才不得不拿掉政治濾鏡看待司法問題嗎?

「反送中」,無聊至極,政治性消費這個概念的各色人等,都沒有正當性。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