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不只三大矛盾 川習如何化解?

▲美中貿易戰持續升溫,世界陷入矛盾。(圖/路透社)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2019年走到一半,世界陷入三大矛盾,暫不得其解。

第一個是美中矛盾。美國持續升高對大陸從去年展開的衝突狀態,但是卻似乎打心底期待美中經貿仍然可以進入一個新雙贏平台,彼此都繼續獲利。從美國農業州到華爾街股市,可以很清楚感受到這種情緒,盼望貿易戰先取得大和解,建立好新機制,讓國安科技和戰略物資競賽另行步步為營,再作道理。

第二個是中美矛盾。中國已全面調動反美情緒,把帝國主義老帳都算在美國頭上,可是算來算去,不能不承認過去40年美中彼此不搞對抗而成功建立了廣泛友誼。中國為什麼要割捨這個經商環境可靠、更為自由開放,而法治、購買力夠強的美國市場?大陸更不希望鬧得太過火了而把美商新舊投資與技術一起嚇跑。

任何人都可以試圖悲觀認定美中冷戰已經開打,可是追根究柢,兩國領導人互留餘地,從未相互抨擊。2019年的中國與前蘇聯在本質上大不相同,中國與西方從文化、經濟、政治關係到私人資產已經深度交匯,互通有無。前蘇聯與西方壁壘分明,不會去推銷她判然大異的價值系統、不會去廣泛持有西方企業股權、不會去租借西方港口、不會去攫取驚人的貿易順差、不會去試圖改編好萊塢的不友善劇情,更沒有100多萬個留學生和商人在西方世界如此活躍。今日中國大陸則不然,中國人口5倍於蘇聯帝國,經濟規模20多倍,美、中如何將對方視為冷戰對象而獲利?這個學問複雜、執行困難,而且「新柏林圍牆」更深更長更巨,前景令人悲觀,或許會悲觀到智者不取。我始終不認為「一分為二的世界」反映白宮和中南海的既定政策。

所以,接著便要探討究竟是讓美國領導世界秩序重組?還是讓中國得到某種程度的分治?這個第三大矛盾隱含了兩個次級矛盾。第一個次級矛盾,是世界各國如果珍惜大陸的4億中產階級市場加一帶一路,便不能不接受中國體制和國家資本,但中國體制在本質上既非準西方,也非新儒家。目前大陸仍然偏於法家,並有美國學者開始認為它類似於1930至1941年的日本帝國,當時日本送出大批留學生向西方學習制度並竊取技術,迅速西化,在亞洲展開殖民,自認威權政府與資本主義相結合遠勝於躁亂無序的民主國家。日本看得明白,而其結論可慮。

從這個矛盾或許可以觀察到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兩難,習必須考量,一方面要力抗美國、維護主權、鞏固地位,這是治標。而治本呢?是否也要排除萬難、施展決心、將中國政治和經濟結構的調整逐步提上議程,以贏得舉世的期待和價值尊重。這個權衡不易,但仁者思源遠流長。

第二個次級矛盾是,世界各國如果支持美國,便會擔心能否消受得了川普連任。這個矛盾其實一再被誇大渲染,各國對川普的公開譴責是一回事,私下表達的立場往往是另一回事,因為針對大陸,各國或多或少存在著共同疑慮。然而今天川普的全球戰線同步拉開,已經過長,到了今年底明年初假如成果不能落到實處,而同時國內政局陷於腹背受敵,川普便要面對兩難,決定是否索性改弦更張,走國際武力干預路線。目前川普綱領舞著指揮棒四處進行嚇阻,貴乎嚇阻的節制本質;若以干預替代嚇阻,則世界將重蹈覆轍,希望不至於走到那一步

熱門文章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中國時報》,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