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傑/美國退休大使談香港問題的弦外之音

▲香港會是個難解的問題。(圖/路透)

●劉仕傑/中華民國外交官、政治人物。曾任外交部北美司、歐洲司及派駐洛杉磯辦事處。

美國前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大使今天應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邀請發表演說,當中的訊息值得玩味。

他一開始引用了美國前總統柯林頓1992年的競選名言「笨蛋,是經濟!」(It’s the economy, stupid!),帶出美國為何關注香港的逃犯條例及目前的抗議情勢,其實正是「笨蛋,是自治!」(It’s the autonomy, stupid!)這句話。

唐偉康從香港的經貿及金融中心地位,包括身為許多美商的區域總部所在地等角度,解釋為何美國不樂見香港的自治程度正在下降。這些論述雖然未見新意,但擁有三十年外交經歷的唐偉康邏輯清晰,洞見精確,整體而言仍然是一場精彩的演講。

▲唐偉康盼給香港空間。(圖/翻攝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

例如,他點出了香港之所以特殊,正因香港自詡為「亞洲的世界城市」(Asia’s world city),今天上街抗議的香港民眾,其底層焦慮就是來自希望能重新確認香港這個城市的國際性。唐偉康表示,香港人常提到要賺三種錢(香港錢,中國大陸錢,外國錢),而這三種錢相互連結,例如中國的資金進來香港是因為外國資金投資香港,凸顯外資及外商對於香港金融經貿運作的不可或缺性。

然而,通篇演講最有趣的隱微訊息,我認為是「美國應該更重視香港」。唐偉康提到,香港議題在美國外交上屬於「第二層」(second tier)議題,重要性不若例如中美貿易、北韓或伊朗等屬於主要議題,所以香港議題在美國國務院日理萬機的業務中有點被「遺漏」(slip)。

他說他自己很高興擔任這個有實質大使銜的職位,因為並非美國外交主要戰場,所以訪團不多,半夜也不會被電話打擾,政府與政府間的官方接觸也不多;但他認為美國可以更重視香港這個議題,不要受限於美中之間的戰略夥伴關係。

唐偉康說的,聽起來像是一種小小的抗議。為什麼?因為在演說的一開始,他自己提到這場演講因為一些原因被迫延期一次,又說今天的講題很無聊,連他自己都不確定是什麼題目,而講題無聊的原因是為了國務院放行(clearance)讓他演講(也許這是美國國務院針對退休政務官員的內規)。有個聽眾提問,這場演講是否遭到國務院施壓?唐巧妙地閃掉了這個問題。

平心而論,美國對香港的外交政策存在結構性的難題。如同一位聽眾在現場對唐偉康的尖銳質問:「美國該如何在交往(engagement)與干涉(interference)之間尋求平衡?」香港在九七後的確屬於中國的一部分,雖然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了《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其實就是香港版的《台灣關係法》,但兩法內容迥異),為的是希望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維持香港「足夠」(sufficient)的自治。

美國在這個前提下給予香港優惠(preferential)關稅待遇,但怎樣的自治才叫足夠呢?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存乎一心,不同(黨派)的美國總統也有不同的看法。

美國政府透過「交往」香港,除了有美商的投資需求利益外,另一方面當然也希望香港扮演中國通往世界的橋樑角色(這一點在演說中有提到),長期而言希望中國能往民主自由的方向前進,但這個用意顯然未能成功。

今日我們在中國看到的是,國家掌控社會日趨嚴密,威權體制色彩更甚過往,卻離民主愈形遙遠。但假如美國出手過重,又很容易被扣上「干涉中國內政」的帽子,最近的例子就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7月30日說香港近日示威抗議是美方的「作品」。美國國務院隨後反駁這項指控,但也看出了美國在香港議題上左支右絀的尷尬處境。

唐偉康擔任駐港澳總領事一職三年,他在今年二月份於香港科技大學的公開演講中批評香港的一國兩制出現危機,並提到美國將重新思考《香港政策法》。他之後數次批評香港的法治狀況,也針對逃犯條例表達疑慮。他的這些公開發言,外界很難判斷是否對美國國務院造成困擾,或是美國政府授意。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唐偉康現在是退休的自由之身,應該比較能暢所欲言了吧!

熱門文章》

►香港示威遊行,造成了什麼國際影響?

►陸客自由行喊卡 中國「殺雞儆猴」的雞是台灣?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關鍵評論網》。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