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選戰】江昺崙/「負面選戰」超好用─小吃店遙控器爭奪戰(下)

▲近兩年甚囂塵上的假新聞,甚至變成了選戰的主軸。圖片僅為示意圖。(示意圖/Wisely拍拍照寫寫字提供)

●江昺崙/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承上集)

「負面選戰」超好用

後事實的現象,意外給了國民黨壯大的空間。

理想上,民主選舉就是各方候選人提出自己的理念與政策,選民依據自己的意識形態及需求來做出選擇。但臺灣的選舉實務並不是這樣,因為「後事實」的關係,大多數選民站在社群泡泡裡面看訊息,影像都是非常模糊的——有點像是以前第四台訊號不良的感覺——不是不想知道,而是雜訊太多,看不清楚。

透過紛陳的雜訊,可以創造出許多意想不到的空間。像是去年高雄選舉,一句「高雄又老又窮」變成朗朗上口的口號,縱使網路上很多分析的文章,說明其實高雄在客觀統計上並不能說是又老又窮,但只要創造出既定印象,形成一股「怨氣」,那麼事實與否也沒有人會去追究了。

負面選戰並不是這幾年才出現的技術,而是只要有選舉就會出現,比方說在菜市場或廟口等消息集散地釋放對手假醜聞,等到對手得知被抹黑了,已經形成了公眾的既定印象,想解釋也沒有用了。

所以在地方上,很多激烈的選戰最後都是以出「負面文宣」決定勝負。這一招進入到資訊社會,傳播速度更快、資訊量更密集、殺傷力也就越強。

近兩年甚囂塵上的假新聞,甚至變成了選戰的主軸,像是前述的2018年的北農案、關西機場案、總統搭裝甲車勘災案,以及2019年的總統博士論文案等等。在這些案例裡面,謠言本身「品質」如何並不重要,只要流量超過一定級數,都會變成一種「現象」,進而改變選舉的盤勢。如果假新聞有用,那麼誰還會認真討論可執行的、合理的政策?這就是「泥巴戰術」或者「流氓戰術」。花一個月討論一個具有理想性的宏觀政策,不如講一百個似是而非的論點。

而且這種丟泥巴的戰術,丟久了,也會養壞大眾的品味,大眾對於聳動的新聞感興趣,但是對於需要耐性討論的議題就感到不耐煩。例如2018年公投,最終淪為保守派的恐懼與情緒動員,民眾完全不清楚公投各題的 How & Why,帶著小抄就進投票所,就是民主制度被負面資訊戰侵蝕的惡果。

小吃店遙控器爭奪戰

資訊的戰場無限廣大,從小吃店遙控器到祕密蒐集個資的變臉軟體(會幫你變成老人的樣子,其實可能是在蒐集你的臉部資訊),我們每個人早上醒來開始滑手機,就等同陷入無止盡的政治判斷及鬥爭。

過去大型媒體,例如《聯合報》、「TVBS」及《自由時報》等等,為了顧及市場,雖然內容會有自身的立場,偏頗歸偏頗,但還是要保持一定的公信力。但是晚近的中國時報、中天新聞等等,因為有中國在後面支持,所以不用顧慮市場反應或同業競爭關係,可以越過很多新聞倫理的界線,例如一面倒地播放韓國瑜實境秀,或者不經查證就大肆轉播關西機場接駁的假消息等等。

民進黨在2018年選後發現,大眾接受到的公共訊息非常偏頗,所以一方面要求NCC出面監管媒體;另一方面開始聘用社群經營人材,設法在公共領域的資訊戰扳回一成。

縱然如此,農委會發包製作網路政策說明的經費高達一千多萬,還是被保守派戲謔為「1450」,最後成為民進黨網軍的謔稱。但卻沒人探究為什麼農業部門的假新聞這麼密集?為什麼「澄清事實」成為了公部門的例行工作?

因為資訊就是戰爭,眼球就是戰場。

前一陣子很流行大數據,就是把個人使用者的習慣全部都輸入到電腦,進而非析出人們的心理習慣。例如7-11的數據系統,可以蒐集到所有產品上下架的時間、地區及數量,若是資料有開放研究,一定可以研究出空前絕後的台灣消費文化報告。

但這樣的技術成熟,也變成政治作戰的一環。政治公關公司利用網路蒐集的大數據,在社群平台上投放假消息,例如英國脫歐公投與美國總統大選,都被證實有公關公司在背後投放虛實難辨的「客製訊息」。而相關技術不僅影響英美,也有可能滲透到臺灣來,這就是近期很熱門資訊戰的討論,可參見撲馬的文章〈台灣已進入準戰爭狀態? 專家揭秘中共對台資訊戰背後秘密〉。基本上台灣人的眼球,可以說就是當代資訊戰爭的「演習戰場」。

後事實時代生存守則:我現在要出疹

去年新聞媒體幾乎都把吳音寧貼上「權貴」、「酬庸」及「靠爸」的標籤,而北農方面又消極回應,讓負面宣傳成為事實,間接導致民進黨選情崩盤。到了2019年年初,國民黨原先還想要複製一樣的手法,將外交部人員趙怡翔(口譯哥)貼上類似「酬庸」標籤。

過去「清者自清」的理念已經不合用了,想要在資訊戰爭底下求生,就必須「以戰止戰」。趙怡翔事件發生之後,府院黨積極出面澄清,甚至最後連美國的外交人員都出面解釋了,才使得事件沒有擴大成去年的北農危機。

另一個可以觀察的現象是,蘇貞昌院長上任後,強化網路上的溝通以及闢謠宣傳,各部會「社群小編」開始轉變風格,大量使用通俗語言與網路迷因來發佈訊息,甚至開始尋找「網紅」合作,例如經濟部與胡采蘋、教育部與鍾明軒對談等等。

這些網紅自帶的流量也讓網路社群開始「有感」,最後終於逆轉民進黨在年輕人社群低落的評價,最終在通過婚姻平權立法前後,公共領域總算出現了比較良性的討論空間。

所以,簡單的結論是,面對去年韓國瑜及國民黨那樣,密集丟出大量錯誤且模糊的訊息,癱瘓公共領域的討論,亦即前述所謂泥巴戰,唯一的方式就是直接反擊,不要留情

就像王瑞德逐一控告辱罵年輕人的韓粉一樣——過去我們可能認為這種網路言論無傷大雅,也不需要對簿公堂——但王瑞德反擊之後,確實有讓過去習於在網路上惡意評論的網友學到教訓:所有言論及行動,個人都是要負責任的,仇恨言論及歧視言論並不應然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

選舉接下來還有兩個月,沒人知道資訊戰還會殘酷進化到什麼程度。但隨時提高警覺,積極向假新聞及仇恨言論反擊,例如回應抹黑文章、轉傳正確資訊以及向朋友澄清錯誤資訊(對家人則盡力而為就好)等等做法,是後事實時代,我們唯一的生存之道。

熱門點閱》

►用「他奶奶的」撕裂社會 就能讓韓國瑜白回來?

►其實是匪情專家?你不知道的少年韓國瑜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