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關於武漢肺炎,帶你看懂2019新型冠狀病毒

▲黃瑽寧醫師指出,兒童感染武漢肺炎病毒後,應該是以輕症為主,但老人或有慢性疾病的人,挑戰較為嚴峻。(示意圖/記者李宜秦攝)

 ●黃瑽寧/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主治醫師、經營「黃瑽寧醫師健康講堂」臉書粉絲專頁

最近新聞不斷報導有關武漢肺炎病毒的消息,為了避免大家恐慌,我來跟大家說一說我對此病毒的看法:

1. 武漢肺炎正確的命名,叫做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大家要知道,曾經/現今人類間流行的冠狀病毒,目前已知的大概有7種,其嚴重度大致分為兩大類型。

2. 第一類型的冠狀病毒,屬於症狀比較輕的類型,理論上「每個人」都曾經感染過。這些病毒感染之後可能毫無症狀,或輕微感冒症狀,但也可能造成類流感症狀,如發燒、咳嗽、氣喘等等,少部分形成肺炎。

這一類型病毒的重症機率低,死亡個案少,就算發生,也是在老人、慢性病人、或免疫不全的人身上。第一類病毒包括HCoV-229E(原始宿主為蝙蝠),HCoV-OC43(中間宿主為牛),HCoV-NL63(宿主為蝙蝠和靈貓),HCoV-HKU1(中間宿主為老鼠)等等。

請大家記得NL63病毒,後面會特別提到這一隻輕症冠狀病毒。

▲黃瑽寧醫師分析指出,武漢肺炎病毒介於第一類型(死亡率低、傳染力高)和第二類型(死亡率高、傳染力低)之間,但仍有不確定性。(圖/路透)

3. 第二大類是屬於傳染力沒有那麼強,但是得到之後重症機率極高的,比如大家所熟知的SARS-CoV(死亡率約6-15%),和MERS-CoV(死亡率約28-35%),這兩種病毒人傳人能力較差,但只要成功感染到人類身上,無症狀的機率不高,幾乎都來勢洶洶,非死即傷。

4. 上面說了6種病毒,所以第7種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就是這隻武漢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專家們目前都想知道,這隻病毒會是屬於第一大類(可人傳人,大部分症狀輕微,少數重症)呢?還是第二大類(有限人傳人,但死亡率高)呢?

5. 如果是屬於第一大類的冠狀病毒,那大家就不用太擔心,防護的方式跟一般感冒相同:勤洗手,進出公共場合戴口罩,以及平時增強抵抗力即可。但如果是第二大類病毒,那就要減少進出醫院,甚至戴N95口罩才能安心了。


(2020/1/28更新)

2020年的今日,流行病學與病毒分析的進步程度,已非2003年SARS時候的緩慢。從當初寫這篇文章的第一版到現在,短短不到一周時間,病毒的序列已經解碼,呼吸道受體已經公佈,疫苗已經開始進行,全球許多專家也使用各種數學模式,來猜測這隻病毒的未來發展,每天都有新的進展和突破。我的責任是努力幫大家讀書,把一些艱深的訊息排除,丟掉那些網上亂傳的謠言,整理並定期更新在這篇文章中。

目前看起來,這隻病毒介於第一類型(死亡率低、傳染力高)和第二類型(死亡率高、傳染力低)之間,還有一些不確定性。解釋如下:

1. 傳染力不算太高:跟流感病毒類似。

網路上大家可能聽過一個詞叫做「R0值」,這個「R0值」意思是一個人感染到某種病毒之後,可以傳染給身邊多少個人的意思。

R0值越大,病毒散佈越快越廣,R0值小於1,表示這個病毒最後會自己消失,很難變成全球性疾病。但是要特別注意,R0值的解讀有非常多的but,也就是說這個數值有很多但書,是浮動的,而非固定的一個數字。

舉例來說,台灣的流感疫苗接種率高,所以流感病毒的R0值在台灣相對就比較低,因為病毒傳不出去,四處碰壁。

再舉例來說,當初對武漢病毒不了解的時候,武漢人進出醫院都不戴口罩,所以R0值超級高;但如今大家都勤洗手戴口罩,R0值立刻就下降了,這也是另一個影響的因子。

現在中國能夠發掘的病例,大多數都還是發燒、肺炎等重症病患,還有成千上萬沒有明顯症狀的病人,被排除在醫院之外,自己慢慢就痊癒了。

所以,在沒有真實「輕症+重症」病人數的明確資料,2019-nCoV武漢病毒的傳染力到底有多強?R0值是多少?答案是:不知道。

▲黃瑽寧醫師指出,武漢肺炎病毒傳染力比流感低,只要勤洗手、戴口罩,就能有效降低被感染的風險。(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目前科學家對武漢病毒R0值的估計,從1.4 - 3.8都有,我可以保證3.8肯定是高估的,不要理它,1.4或許差不多。1.4這個數字代表每一位患者,平均可以傳染給1.4個身邊的人,和流感病毒在沒有打疫苗的狀況下很類似,因此你可以說:2019-nCoV的傳染力跟流感很像。所以,只要勤洗手戴口罩,就能有效降低被感染的風險。

冠狀病毒會隨著時間,慢慢適應(愛上)人類的體內環境。也就是說,傳染力可能還會增加。要怎麼知道2019-nCoV的傳染力變強呢?請大家密切追蹤台灣、美國、越南、新加坡等等境外病例,若本土病例越來越多,就表示此病毒的傳染力提升了。而當每個國家都有本土病例發生時,這隻病毒變成全球性病毒的日子也不遠了,就跟流感一樣。

(2/3目前台灣兩個本土病例,都是夫妻互相傳染的,不是在公共場所得到的。就讓我們繼續觀察下去。)

2. 重症率和死亡率不太高:也跟流感病毒類似,中老年人會高一點點。

媒體這幾天常常使用錯誤的解釋,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率15%,這句話是錯的。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一項小規模統計,疫情爆發剛開始時,2019新型冠狀病毒「重症後死亡率15%」,是「重症」死亡率,不是真實死亡率。

2019-nCoV感染後,真實死亡率是多少?答案是不知道,但肯定小於4%,一般預估是在2%左右。目前中國境內確診人數已經將近一萬八千人,死亡人數大約360人上下,但以湖北省為例,一萬多名個案幾乎都是發燒、肺炎患者才有機會被確診,輕症患者根本沒有機會就醫,也無法被篩檢出來

事實上,全球死亡病例數427人,光湖北省就佔了414人,湖北省以外的世界目前僅13人死亡(當然有很多仍在治療中),但間接告訴我們,只要醫療系統不要崩盤,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甚至可以降到1%以下。

▲黃瑽寧醫師估計,感染武漢肺炎病毒的重症率與死亡率,跟流感病毒也是差不多,中老年人會再高一點。(示意圖/東森基金會提供)

所以整體來說,可以估計:2019-nCoV感染後的重症率與死亡率,跟「沒有疫苗時期的流感病毒」可能也差不多,中老年人會再高一點點。中老年人重症率比流感病毒再高一點點的原因,是因為每個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流感病毒的抗體保護自己,但卻都沒有武漢病毒的抗體。

3. 病毒繁殖速度,和抗體產生的賽跑:

武漢病毒和SARS病毒有一個極大的不同點,所以真的不應該再拿SARS病毒來預測這隻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最大的不同點,就是病毒本身跟人類肺部受體的黏著度(affinity)有很大的差異:SARS病毒很黏,但2019-nCoV不黏!

目前已知有三隻冠狀病毒,使用肺部的一個蛋白質hACE2,當作進入人體的大門。這三隻病毒分別是:SARS病毒、武漢病毒,以及輕症為主的NL63病毒。

SARS病毒一看到肺部的hACE2蛋白質,就餓狠狠的扒上去不肯下來,進入細胞後快速的繁殖,所以SARS的疾病嚴重度比較高。但是另一隻NL63冠狀病毒,雖然也頗喜歡hACE2蛋白質,但沒有那麼的黏,所以病毒繁殖速度比較慢,症狀也因此比較輕微。

▲黃瑽寧醫師指出,武漢肺炎病毒的嚴重程度,偏向輕微的NL63病毒,不若SARS恐怖。(示意圖/記者林敬旻攝)

好消息是,武漢病毒(2019-nCoV)對於hACE2蛋白質的愛慕程度,也不是這麼的黏,所以可以預測這隻病毒的嚴重度,會偏向較輕微的NL63病毒,而非恐怖的SARS。

大家一定很好奇,那麼這隻NL-63病毒,會造成的症狀是什麼?在兒童,HCoV-NL-63會引起細支氣管炎、哮吼等兒科病,而在老年人則是一樣會引發呼吸衰竭、肺炎等等。但是因為大部分的老年人,在兒童時期或許得過NL-63病毒,在身上都已經有部分的保護抗體,因此重症不多。

然而武漢病毒不同,它是一隻新的病毒,所以所有人身上都沒有抗體,兒童感染之後,應該還是輕症為主(原因不明,有很多可能原因,就不贅述了),但老人或有慢性疾病的人,挑戰就比較嚴峻了。

總而言之,武漢病毒感染後的嚴重度,取決於病毒繁殖速度,和自身抗體產生的一場賽跑;這隻武漢病毒繁殖的速度沒有SARS來得快,但我們的免疫反應也要加把勁兒,只要跑贏它,就會是輕症,或是無症狀。

4. 我是兒童感染專科醫師,論文專長是病毒相關研究。

這幾天有各種流傳未經證實的消息,讓家長們心生擔憂,事實上,大部分的臆測都是沒有必要的。大家只需要鎖定疾病管制署的官方訊息,以及加入疾管家LINE群組,獲得最正確的資訊即可,不要在其他的LINE群組道聽塗說,自己嚇壞自己,對疫情毫無幫助。

▲黃瑽寧醫師呼籲民眾不要輕信未經證實的消息,他推薦加入「疾管家」的LINE,以獲得正確的資訊,方法是在LINE上搜尋官方帳號「疾管家」或「@taiwancdc」。(圖/記者洪巧藍攝)

春節之前我曾經安慰大家,除了不建議前往中國之外,要造訪其他國家旅遊,可以按照原訂計畫出發。

我也提醒大家,只要記得在飛機上戴口罩、勤洗手,應該就可以放心無虞。春節已經到了尾聲,疾病管制署也對中國的旅遊疫情,提升至第三級警告(Warning),證實專家們的看法都是一致的:現在真的不要再進去中國了!

最後,提醒所有由中國返台的大人或小孩,如果出現發燒與呼吸道症狀,你們應該都知道該怎麼做了:戴著口罩、儘快就醫,並告知醫師相關旅遊史、接觸史,以供醫師做確切診斷。就算返台後沒有症狀,也請不要到公共場所趴趴走,盡量居家自主健康管理14天。(消息隨時更新)


【小叮嚀】開學前後的防護建議及健康管理措施

寒假延長了兩周,有關疾管署的提醒,提供家長們參考:

QA:兒童會不會感染2019-nCoV?

答案是會。但目前尚未有兒童的重症死亡病例,顯示此病毒在兒童身上,可能會有發燒、感冒症狀,或許不會太嚴重,但依然不可掉以輕心。

在沒有社區群聚感染的發生之前(比如說:XX市XX區有個學校出現兩個本土病例這種新聞),上學或團體活動,其實並不危險。但如果出現本土群聚事件,理論上當地所有的團體活動都會被禁止,想上學也沒辦法了。

不過,我也認同延後兩周開學的政策,如果這兩周台灣的疫情,防疫中心都能完整掌握,屆時再開學與開放團體生活,比較不用擔心有甚麼突發事件而難以收拾。

▲黃瑽寧醫師指出,武漢肺炎病毒在兒童身上,可能會有發燒、感冒症狀,或許不會太嚴重,但依然不可掉以輕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更新時間:2020/1/31 PM3:00)】

中央防疫指揮中心1月31日再次呼籲:

健康民眾不需一律戴口罩,請優先讓有慢性病、就醫、陪病、探病需求的民眾購買,並提醒有呼吸道症狀者應戴口罩,有慢性病者外出建議戴口罩,在擁擠通風不良處也建議戴口罩。

專家會議也建議:一般學生無須戴口罩,如果生病請在家休息。

我的看法是,在沒有社區群聚感染之前,戴口罩是一種禮貌,代表「你不知道我有沒有生病,因此我戴著口罩,表示尊重跟我接觸的每一個人。」畢竟以病毒傳播的角度而言,生病的人戴口罩,比健康的人戴口有效很多。

因此,在口罩短缺的現在,或許優先把口罩留給病人、陪病者、醫護人員等,是更好的權宜之計。而且如果真正需要的人沒有口罩可用,更容易造成群聚感染爆發,對大家更不好。

【(更新時間:2020/2/3)非關數據的個人觀點】

日本29日開始從武漢撤僑,連續3天撤回565位日本公民,共主動篩檢出8名感染者,其中幾名是輕症患者,甚至無症狀,有人因此反推武漢市至少十多萬人已感染到2019-nCoV,這是非常合理的推論

事實上不論是封城,或是撤僑等等措施,都是為了保護各地醫療系統不要崩盤,也就是說:感染患者可以慢慢增加沒關係,一個一個來,但不要一次大量爆發,這樣才能保障醫療的品質,讓病患的死亡率降到最低(<1%)。

這也解釋為什麼雖然以病毒學來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並不是SARS等級的殺手,但所有國家的衛生單位都嚴陣以待,醫療院所也都戒慎恐懼的最主要原因。

抵擋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一場長期抗戰,大家必須耐心等待。甚麼時候會是戰勝病毒的一天?

最理想的劇本,是中國守住城牆 (犧牲了湖北),大約也要三個月到半年左右,讓病毒慢慢消失。

另一個比較有可能實現的劇本,是大家努力維持醫療系統不要崩壞,等一年左右新疫苗上市,老人與慢性病人先打,讓警報解除。我認為中國一定會有本土的疫苗提前出爐,在中國地區率先大規模施打,緩和疫情壓力,這也是另一個折衷的劇本。

熱門文章》

►【武漢肺炎】趙春山/習近平「連任」的考驗

►【武漢肺炎】病人98%發燒、76%咳嗽 三成進加護病房

►【武漢肺炎】別讓詛咒及汙名化成為防疫的破口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親子天下》。資訊持續更新中,最新消息請參考《親子天下》和「黃瑽寧醫師健康講堂」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