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傑/借古諷今!「中國通」博明暗指中國不重人權?

▲白宮國安副顧問博明(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下同)

●劉仕傑/時事評論員,前職業外交官,經營「護台胖犬 劉仕傑」粉絲專頁。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五月四日這一天以預錄視訊形式對維尼吉亞大學發表演講,主題是「美中關係」。跟美國高階政要過往演講不同的是,博明是以中文(或說是純正的北京腔)發表演說。根據BBC報導,博明講稿是以英文撰寫,再翻譯成中文,而博明選擇用中文形式發表演說,因為他希望「跟中國的朋友展開對話」。

這篇演說迅速在台灣網路發酵並引起討論。博明身為川普政府內的中國通,這篇講稿展露了他對中國文化深厚的理解,講稿內引經據典,許多註解甚至連使用中文的我們都不見得知悉。這是博明的功力,我們不得不佩服。

博明的經歷迥異於一般白宮官員,他有豐富的記者經歷,2008年到2011年他是路透社駐北京記者,2011年到2015年他轉往華爾街日報,繼續擔任駐華記者,這解釋了他能夠說得一口流利北京腔中文的原因。他的報導曾被提名普立茲新聞獎,這說明了博明是一位優秀的記者。從記者生涯退休後,他以33歲「高齡」從軍,並曾經派往伊拉克及阿富汗前線。這些特殊經歷,我想是他這篇講稿沒有一般官僚氣息的原因之一。

談談這篇講稿的內容。外界聚焦於博明以吹哨者李文亮醫師為例談五四精神,這當然是這篇講稿的亮點,也深深刺痛中共的心。在李文亮醫師過世之後,中共試圖竄改跟李醫師有關的疫情敘事,透過表彰李文亮等方式,惡劣地抹去當時噤聲吹哨者的歷史。博明的講稿,不啻明白提醒世人這段「黑歷史」,中共想必看了芒刺在背。

但有些細節台灣媒體並未特別報導,但事實上值得一提,甚至可說是博明講稿的彩蛋。講稿內提到了「世界人權宣言」起草人之一張彭春(P.C.Chang),稱他是「中國外交官」,我特別找出白宮網站公佈的官方中英文講稿,「中國」一詞用的是China。

等等,哪一個China?

「世界人權宣言」於1946年起草,當時的China是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國民黨政府於1949年撤退來台,1971年聯合國通過2758號決議案。但1946年的「世界人權宣言」起草時,「中華民國」千真萬確地存在著,而「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一直到1949年才建國。

博明用張彭春博士為例談五四精神,談民主對中國的意義,但他刻意選了一個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安理會代表的外交官張彭春。中共看到這份講稿,想必心裡分外不是滋味。博明似乎暗指:中華民國時期的外交官重視人權,怎麼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的外交官就不重視了呢?

硬要說博明的講稿有哪個地方我看了怪怪,大概就是談中國人適不適合民主的部分。

講稿是這樣寫的:The cliché that Chinese people can’t be trusted with democracy was, as both P.C. Chang and Hu Shih knew, the most unpatriotic idea of all. Taiwan today is a living repudiation of that threadbare mistruth.(张彭春和胡适都知道“中国人不适和民主” 不过是一派胡言,是最不爱国的论调。今天的台湾就是鲜活的证据。)

這段話提到了台灣,但卻將台灣說成是「中國人」。其實英文講稿使用的是Chinese,如果白宮中文版講稿能修正為「華人」或許更為中性。unpatriotic一詞似乎也隱涉了台灣跟中國屬於同一國,這是通篇講稿美中不足之處。

博明在這篇講稿溫文儒雅地大力批判了中共,難得的是,他用的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策略。文中沒有嚴厲的詞語,但都讓中共難以辯駁。他提到胡適、張彭春、李文亮、魯迅甚至毛澤東,這些都不是西方政治人物或學者,但更能凸顯出中共不願接受民主的荒謬。共產黨號稱「以人民為中心」,但博明卻指稱中共完全不聽人民的聲音。他擔任過西方媒體駐北京記者,這樣的經歷來說中國近來大動作驅逐外媒記者,可說是再有說服力不過。

對美中台三角關係有興趣的朋友,這篇經典講稿不妨仔細讀讀。

熱門點閱》

►美國大選》3個指標看川普連任變數 大學生支持度僅2成

►黃竣民/中尉之死V.S.國軍的後勤悲歌

►趙春山/從金正恩「神龍見首不見尾」看台灣外交處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