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升星/預知司法改革失敗 訴訟體系被搞成「靈骨塔」

我們想讓你知道…限量分案是最高法院發明的陋習,直到鬧出分案霸凌的爭議,不但沒有任何問責,司法院竟挖肉補瘡,用掏空基層來擴編最高法院。這算哪門子司法改革?

● 張升星/法官

司法院即將大幅增員最高法院,新增22名法官,終審法院員額破百,舉世唯一!

司法院理由是:最高法院廢除限量分案,必須增加員額,才能消化累積案件。但限量分案是最高法院發明的陋習,他們長期享受於法無據的黑箱特權,直到鬧出分案霸凌的爭議,不但沒有任何問責,司法院竟挖肉補瘡,用掏空基層來擴編最高法院。這算哪門子司法改革?

對照司法院不久前的宣傳,為避免終審法院見解歧異、無所適從的亂象,創設「大法庭」強化統一見解的功能云云。言猶在耳,如今卻又大幅增員最高法院,製造更多的歧異見解,簡直莫名其妙!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顯然司法院根本不在乎最高法院的臃腫肥大,才會提出自我打臉,前後矛盾的司法政策。

▲ 2017年,張升星法官於司改國是會議發言 。(圖/翻攝總統府網站)

最高法院人事政策 增基層法官負擔

蔡總統召開司改國是會議,按照司法院的宣傳,迄今已制訂《憲法訴訟法》、《勞動事件法》、被害人參與訴訟、再審言詞審理、設立商業法院等。

這些採取「加法」思維的改革政策,必然增加基層法官的負擔,但司法院無視於此,反而採取「掏空事實審,膨脹法律審」的人事政策,可見分封賞爵,百官簇擁的美妙感覺,仍是政客無法抗拒的誘惑!

司法院面對輿論抨擊司改無感,對策卻是濫授名器的官位大放送。奇怪的是,雖然此舉明顯「掏空基層,膨脹高層」,但是法官同僚鮮有異議,因為它正好迎合法官群體飢渴難解的升官欲望。

未來,「法官喜孜孜,院長笑呵呵」,應該就是法界和樂融融的溫馨場景。至於「百姓苦哈哈」的憂慮?那種掃興的酸言酸語,不必理會。

此外,司法院網站宣傳建立金字塔的訴訟體系,這種「桌上畫畫,牆上掛掛」的文青語言,也該卸妝下架。都大剌剌地搞成靈骨塔,還鬼扯什麼金字塔!

▲司法院即將大幅增員最高法院,新增22名法官。(圖/記者季相儒攝)

審理模式應改變 而非增加員額

話說回來,面對最高法院限量分案闖的禍,在不增加員額下,應如何解決?其實,最高法院正應藉此建立終審法院的審查模式!

終審法院重在法律規範的抽象審查,因此不必要,也不應該沿襲事實審的調查密度,執著於個案枝節的鉅細靡遺,錙銖必較。

既屬抽象的規範審查,重點在於針對原審判決的理由構成,思考規範目的、探討法理論述、區辨差異標準和比較外國法制等,這才是終審法院應有的高度!要改變的是審理模式,不是增加員額!因循舊例調卷審查的必要性,都應大幅檢討。

如果屬於事實調查疏漏,導致法律判斷錯誤,一方面已經修法放寬再審事由,另方面則應建立對事實審的問責機制。唯有如此,才能落實各級法院職能區分,督促事實調查的縝密翔實。

甘冒違憲爭議「再任」大法官的司法院長,懷有崇高理想,不畏艱難;燃燒青春,致力除弊的司改先鋒,擔綱重任後實踐昔日願景,重塑價值。

可惜,一切都是幻覺!所以只能投書來向想像的美好時代告別。

我在想,如果能對司法官員投票罷免,他們還敢這樣嗎?

倒是可以預告,按照司法院這種人事政策,蔡總統未來的司法改革,保證失敗。或許現在就該提早籌畫新的司改會議,不如取個炫目的名稱,就叫「全球司法改革會議」,如何?

► 親愛的公主,妳是尊貴、有價值、被愛的!

熱門點閱》

► 2020罷韓》Ivan Peng/國、民兩黨都該向高雄道歉

► 2020罷韓》蔡詩萍/韓國瑜玩完藍軍南部翻身機會!

► 2020罷韓》韓國瑜被罷免 只會怪罪別人不檢討自己

► 2020罷韓》投票分析:「教訓韓國瑜」+「教訓國民黨」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