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最重要的金融創新 被動打敗主動ETF走向「大尾」之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台灣在積極發展ETF的同時,對於商品型態的把關,業者行銷話術的把關,以及投資人教育,必須多管齊下,方能減少金融消費爭議的發生,取得業者與投資人雙贏。

▲ETF有低門檻、風險分散與手續和管理費用低等特色,對年輕人很有吸引力。(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傅清源/臺灣理財顧問認證協會秘書長

ETF發明不過短短27年,近10年來,這個基金的小老弟卻呈輾壓式成長,大受投資人歡迎,台灣引進後也創下多項紀錄,但同時也應正視其疑慮與挑戰。

ETF全名為指數股票型基金(Exchanged Traded Funds)。作為一種方便的指數化投資和資產配置工具,由於採用被動式管理,有風險分散、投資組合透明、管理費用低、交易便利、資金效率高、進入門檻低等特點,同時兼具封閉式基金和開放式基金的特性,被譽為「20世紀最重要的金融創新產品」。

美ETF規模年底上看5.3兆美元

自1993年全球第一檔由道富資產管理所發行,追蹤S&P500的SPDR問世以來,由於大受投資人歡迎,除了各種股票指數的ETF發展迅速外,更開枝散葉,其他多種資產也紛紛推出各種相應的產品。

▲圖一。(圖/台灣銀行家提供)

據2019年底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的分析,ETF持有的全球資產已膨脹至創紀錄的6兆美元,不到4年即跳升逾倍。其中,美國仍是最大市場:美國ETF資產規模從10年前的7,700億美元,以逾20%的年增率迅速成長,目前市場整體規模已站上4.3兆美元。美銀預測,若按此速度發展,2020年底,美國ETF的資產管理規模可能上看5.3兆美元,到2030年將達到50兆美元。

▲圖二。(圖/台灣銀行家提供)

作為對照組,主動式管理的傳統共同基金,近10年來的規模成長不增反減,投資人的資金大量從主動式共同基金中流出,轉而流入到ETF與指數型基金(Index Fund)等被動式投資產品。以美國為例,從2010至2019年,ETF產品共流入約1.3兆美元,主動型基金則是流失約1.8兆美元。

▲圖三。(圖/台灣銀行家提供)

台灣ETF發展創多項第一,爆紅成為國民投資工具

創新常在災難後發生。如同全球第一檔ETF是因應1987年黑色星期一股災後而生,台灣第一檔ETF在諸多機構通力合作排除萬難下,也在2003年台灣正值SARS時誕生。台灣雖然是繼香港、日本、新加坡和南韓之後,亞洲第5個發行ETF的國家,但後發卻先至:自2017年以來,台灣ETF規模大幅成長538%,截至2020年6月,已達1.7兆元新台幣,ETF受益人數則從35.8萬人成長至137萬人,成長284%,對比股票活躍投資人約250萬,也就是每2個股票交易人中,就有1個投資ETF。

此外,ETF發行公司家數也從6家,大幅增加至15家。其中ETF規模占共同基金比重高達41%,傲視全球(美國ETF市場規模占比約19%),此外債券ETF規模,自2017年底377億元成長至1.2兆元以上,躍居亞洲規模最大,僅次於美國市場。

▲圖四。(圖/台灣銀行家提供)

ETF為何在台灣紅得這麼快?至少有3個原因:一方面,台灣最喜主動投資,自行管理,以戰後嬰兒潮及X世代前段班為代表的人口團塊,已逐漸退休或老化。這些經歷「全民瘋股」熱,最活躍的投資人,由於生命週期的改變,投資觀念也出現轉變。伴隨著全球高齡化、少子化的趨勢,現在投資重點,已從追求高絕對報酬,轉向著重永續經營。

再者,歷經2008年金融危機的衝擊後,許多金融消費者也漸漸體悟,即使將資金交給專業人員管理,但由於市場變幻莫測,永遠沒有人能正確預測並打敗大盤,因此與其交給人管理,不如採取被動投資,反而是比較穩健的方式。

對於年輕世代而言,由於資金有限,自己投資很難做到風險分散,同時許多金融商品有一定進入門檻,交易成本也高,ETF恰好有低進入門檻、風險分散與手續和管理費用低等特色,對年輕人而言相當具吸引力。此外,長期低利時代來臨,由於利差(margin)空間縮小,主動管理方式,為了僅僅增加1%的獲利,可能要冒的風險與投資壓力,較過去往往倍增。因此在成本效益上,ETF提供一個相當平衡的投資方式。

▲ETF與共同基金、衍生性商品的界線開始變得模糊。(圖/pixabay)

ETF商品多元化挑戰

不少人對ETF會有一些疑慮,例如:「ETF還沒有經過嚴格的測試」、「ETF將加劇市場混亂」、「當ETF投資者同時急於退出時,會有危機」等。其實根據國外的實證研究,並非如此。近期最好的壓力測試,是這次的疫情。根據彭博(Bloomberg)的資料,在2020年2月下旬,標準普爾500指數在7個交易日中下跌近13%,刷新有史以來最大跌幅記錄的同時,股票指數ETF的交易量大增,甚至超過平常交易量的2倍。

但觀察其交易內容,絕大多數是ETF次級市場的買賣,僅有3%涉及初級市場的股票贖回;債券ETF情況亦類似。因此ETF流動性與助長助跌的疑慮,看起來還比其他金融工具低。

但並不是說ETF是一種完美的投資商品。事實上,ETF的挑戰在於,隨著發展日趨多元,衍生出許多例如槓桿、反向、主動式打敗大盤(smart beta)等較高風險的ETF;以及像共同基金一樣,誕生許多令人眼花撩亂的「主題式」ETF。這些ETF慢慢地背離了當時誕生的初衷,與共同基金、衍生性商品的界線變得模糊。

若以電影分級來比喻各種ETF的風險屬性,追蹤台股的ETF算是普遍級,風險較單純;連結海外股票或債券的ETF屬於保護級,最好對國際情勢、跨市場交易及國際匯利率風險有所認知再入手,期貨、槓桿反向ETF更不用說,是限制級,屬於短線進出的投資工具(例如先前原油正2ETF進行投機式投資衍生之爭議)。

「指數股票型基金(ETF)之父」約翰˙柏格(John C. Bogle)創辦的先鋒(Vanguard)集團,以指數型投資為主,是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基金公司。柏格創辦的公司是全球最大ETF發行商之一,但他本人卻是有名的反對ETF論者(他在任時,Vanguard並無發行任何ETF)。他擔心,越來越多的投資者使用ETF,但卻有許多人將ETF當作是短期交易的工具,已經變成投機工具,他認為是對指數投資的一種誤用。

伯格的諍言提醒我們,台灣在積極發展ETF的同時,對於商品型態的把關,業者行銷話術的把關,以及投資人教育,必須多管齊下,方能減少金融消費爭議的發生,取得業者與投資人雙贏。讓台灣創紀錄的同時,建立良好的ETF文化,使它成為跨世代共榮的穩健投資工具。

熱門推薦》

►施昇輝/ETF都是散戶在買,所以很危險?

►范立達/《科技偵查法》草案出爐 全民公敵將在台灣上演

►李沃牆/窺探中國「內循環經濟」與「十四五」規劃走向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台灣銀行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