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特攻隊與台灣人

阿修伯

蒙古元世祖忽必烈曾二次征討日本,皆遭遇颱風突襲,艦隊被摧毀人員被斬殺全軍覆沒,日本得以悻存。鐵騎橫掃歐亞大陸,幾乎征服全世界的蒙古大帝國,對日本這海洋國家就是沒了轍。日人欣慰之餘稱此颱風為神風(kamikaze),日本是受到神佑保庇的神國,天皇是「現人神」。

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偷襲珍珠港重創美國。地大物博的美國予以全力反擊,日本終於惹禍上身自食其果,節節敗退岌岌可危。中途島海戰慘敗之後,走投無路之際,日本海軍中將大西瀧治郎乃創立自殺攻擊的「神風特攻隊」,做困獸之鬥垂死掙札。

神風特攻隊以愛國救國武士道精神號召優秀日本青少年參加,其年幼者僅十六、七才,經短期急訓,駕駛那即將淘汰的老舊飛機,攜帶炸彈炸藥衝向美國軍艦做自殺攻擊。起飛前只帶單程油料,起飛後起落架自動脫落,駕駛員沒有回頭路可走,只有壯烈犧牲。

神風特攻隊多半是日本零式戰鬥機,機翼塗上紅日國徽,台灣人稱之「紅蜻蜓」。日本母親對她們的神風特攻隊隊員的兒子說:如果今生不能再見面的話,無論如何要化成白蝴蝶飛回家,讓媽媽見最後一面。因此神風特攻隊勇士又稱「白蝴蝶」。真是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日人以一機換一艦,神風特攻隊共擊沉美艦47艘,擊傷300多艘,美國官兵死亡7000多人,特攻隊隊員犧牲2500餘人。自1944年10月開始未及一年,困獸日本徹底敗降。

日人本意企圖以如此殘酷瘋狂戰術,造成美軍大量傷亡,引起美國內部厭戰反戰情緒,因此會與日本談和。實則此種瘋狂戰術更使得美國人痛恨,以B-25、B-29機加強轟炸日本本土,並投以兩粒原子彈。日人受此慘烈報復,實為罪有應得。神風特攻隊始作俑者大西瀧治郎切腹自殺。

在日本本土之外,日本在台中、台南、新竹、宜蘭修建了四個神風特攻隊基地。在宜蘭趕建機場時,徵召台北與宜蘭當地學生 「公工」共八千人之多,由貴族院議員辜顯榮之子辜振甫擔任學生總隊長。台灣神風特攻隊總共有30隊,出擊戰死者245人。神風特攻隊之父大西瀧治郎中將曾親自到新竹訓練指揮。

神風特攻隊也有徵召朝鮮人、台灣人為隊員,但為數極少。主要是因日本人對朝鮮人、台灣人不信任之故。試想看看,如果一個台灣人隊員起飛後不衝向美艦,反而衝向日本機場,衝向台灣總督府,那還得了?

現有案可查的唯一台灣人隊員是苗栗客家人劉志宏(台灣客家人最大姓是劉、黃,福佬人最大姓是陳、林),他的日本名是泉川正宏,他卒業于日本陸軍航空兵11期。他參加菲律賓特攻出擊,被美軍高射炮火打下,化為白蝴蝶,死時年僅21才,入祀日本靖國神社。

洛杉機台獨千楓電視台主持人客家人李茂玄(日名松本玄行,英名Samual Lee)曾洋洋得意的介紹苗栗鄉親劉志宏,在起飛後回故鄉苗栗上空搖擺機翼向父老兄弟姐妹告別,壯烈出征令人感動,此事不知是真是假。他炫耀台灣客家人皇民意識引以為榮,效忠日本母國視死如歸,不在台灣福佬人皇民之下。

神風特攻隊修建宜蘭機場的學生「公工」曾經用竹材制做假飛機放在跑道上,引誘美機來轟炸。老一輩台灣人回憶起來頗感津津有味。

神風特攻隊隊員在起飛前數日皆由軍方供應醇酒佳餚,徵調美麗處女供隊員享用,其性質與慰安婦相同。今年6月17日,台北市政府假籍慶祝北投公園一百周年紀念日(其實是日本在台灣始政紀念日),舉辦變裝歷史劇表演,特別由神風特攻隊的後人及穿和服的美麗少女搭擋演出。此「後人」必是神風特攻隊勇士與處女慰安女一夜情的結晶產品。

主持慶祝表演的外省人皇民韓良露女士,歡愉的特別指出,眼前公園中的「北投文物館」就是當年的「佳山旅館」,是為招待神風特攻隊隊員最後一夜風流宣淫的「炮房」。浪漫悲壯,燦爛如櫻花。次日神風特攻隊隊員飲了機場指揮官代表天皇賞賜的「御前酒」,就慷慨登機出征做炮灰去了。

台北市政府如此慶祝日本征台始政紀念,讓台灣人皇民思古懷念日本統治的美好,引為佳話美談,真是無恥已極!卻不見有人譴責。不知今日之台灣竟是誰家之天下?

● 作者阿修伯,建國中學、台大森林系畢業,現居紐約,自由撰稿人,長期鼓吹良性台獨。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