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原人,只能算是遠祖「直立人」而非「智人」!

作者/顏聖紘

有關澎湖原人的發現,身為演化生態學者,我認為有必要說明為什麼有些媒體把此事稱之為「發現現代人類祖先」甚至是什麼「人類在冰河時期的蔽護所」是錯的:

1、首先,如果我們所說的人類就是我們這個物種,智人,Homo sapiens,那麼我們的直系祖先就是我們和尼安德塔人的共祖(類似海德堡人),而不可能扯到澎湖原人,為什麼呢?

2、根據科博館張鈞翔博士的論文,澎湖原人的分類地位還無法被確認,但是比較接近出土於安徽的和縣人(Hexian Man)。然而和縣人其實屬於廣義的直立人(Homo erectus),而不是智人。直立人的演化起源比海德堡人還要早,也就是說,澎湖原人頂多就只是直立人那群動物中的一個類型,但絕對不是現代智人的近祖,注意喔,我說的是近祖。

3、科博館這篇論文的重點是說,分布於東亞的直立人的形態特徵變異很大,這個化石的發現擴增了我們對直立人形態變化的瞭解,而且發現類似直立人物種的多樣性可能遠高於我們目前的認知。但是論文從來沒有說它是現代人類祖先。

台灣的媒體比較缺乏這方面的科學訓練,所以不管什麼樣的科學研究發現什麼化石,就非要硬抝成「人類始祖」。我們智人這個物種的始祖就是與尼安德塔人的共祖,但若要說「現代智人的始祖」,當然就是「早期智人」。澎湖原人再怎麼樣也只能算是遠祖直立人內部的一支~

有些媒體提到「台灣是個寶島,提供早期人類在冰河期的蔽護所」這個概念。然而冰河期蔽護所(refugia)的概念是在冰期的時候,南方溫暖的氣候提供了原本分布在北方物種南下的蔽護場所。但是論文的原文並沒有這樣說,而且沒有證據顯示這個化石是歷經遷徙才到南方,就算真有遷徙發生,也沒有證據顯示與氣候的變遷有關,所以蔽護所一說應該被保守看待,並不是定論。

●作者顏聖紘,任教於中山大學,專長為昆蟲學、鱗翅學、演化生態學、擬態生物學等。上圖為作者提供,版權非本報所有,請勿隨意拷貝。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參與,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