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川普勝選,代表美國右翼弱勢白人的最後反撲 

▲新任美國總統川普。(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文/陳國祥

川普出乎美國主流建制的預期,當上美國總統,有人說這個結果反映當今美國政治已被民粹主義裹挾。比這個說法更具體的論述,應是美國右翼白人弱勢者的最後反撲。

當代美國,左翼和右翼兩種民粹主義都在強化當中,他們彼此認為對方是民粹主義。右翼民粹主義的興起,很大程度是對美國左翼自由派在長線歷史中地位不斷上升的一種反彈,也就是右翼民眾認為右翼建制派對於左翼的挑戰應對無力。換言之,美國政治的兩極化,主要是因為右翼對左翼節節勝利而佔領要津的趨勢強烈怨恨所致。

人盡皆知,社會福利的增多正在瓦解美國傳統清教徒的工作倫理,而黑人在平權法案之下受到了優待,中下層白人甚至自認為是被遺忘的群體;傳統文化價值在不斷消融中,國界線的不斷開放不但惡化了本土的安全局勢,而且威脅了本國中下層的就業機會。當他們看到自由左翼還在爭取更多的福利制度、更多的黑人被保護、更激進的多元文化發展以及更開放的國界線時,心中怨恨油然加劇。

族群結構的變化也助長右翼白人中下階層的憤怒。研究顯示,白人在美國的人口結構中不斷縮小。一個顯著的事實是,少數族裔更傾向於給民主黨投票。共和黨主要選民基礎的白人、年齡偏大以及教育水準偏低的選民不斷縮小,而民主黨的主要選民基礎的非白人、年輕人以及受教育水準較高的群體在不斷擴張。就長期後果而言,除非共和黨大幅調整政綱,某種意義上它已經進入了衰退期,川普的崛起可以說是保守右翼民眾絕望之下的最後掙扎,可說是他們眼睜睜地看著傳統舊美國滾下山坡時展開的頑強抵禦

美國經濟結構的變化則是持續對這個群體加重現實性的壓迫。各種調查都顯示,川普最大的支持群體是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尤其男性)。根據皮尤中心的調查,從1971年到2015年,美國的中等收入群體,相對於高收入和低收入群體,其人口比例快速縮小,財富也明顯縮小;而在各個群體中,經濟地位下降最嚴重的,是沒有大學學位的白人。在經濟相對地位上,1971到2015年黑人增加了,亞裔增加了,沒有高中學歷的白人和只有高中學歷的白人則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左右,構成美國經濟地位下降最嚴重的群體。

他們感到自己是被遺忘的人因為技術革命和全球化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有學位的白人群體的經濟地位,而福利和扶貧專案很大程度上幫助了黑人和其他低收入群體,他們這些沒有學位的白人以前是中產階級,近年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經濟地位不斷下滑至低收入階層,自然怨恨菁英建制。不過,激怒川普支持者的,與其說是其絕對經濟水準,不如說是其相對經濟地位的變化。

當然,右翼民粹主義興起的最後緣由,則是穆斯林極端分子恐怖襲擊的浪潮。這股襲擊浪潮不但加深了美國人的安全焦慮,也賦予其排外情緒相當的合法性。毋庸置疑,右翼民粹化趨勢中種族怨恨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與其說其種族怨恨是基於白人優越論的粗暴偏見,不如說是對政府的包容性種族政策、過於寬鬆的移民政策、對穆斯林極端分子的應對無力、經濟上作為一個群體被忽略、越來越吹毛求疵的政治正確話語、文化工業中黑人的受害者形象,以及白人必須為先祖承擔的永恆罪責。川普掌握了他們的心,用他們的語言說了出來,因此能喚起右翼白人弱勢者最後反撲的強勁力道。

►美國總統大選專題

►美國大選文字直播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陳國祥,中央社董事長,原來刊於作者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