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瓦吉拉隆功,注定弱勢的傀儡泰王

▲▼泰國國王、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獲總理與軍政府支持,瓦吉拉隆功正式以十世皇的身分主持父親蒲美蓬的火化儀式,代表其地位已經為泰國人民所接受。(圖/達志影像/美聯社授權提供)

已故泰國九世皇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的遺體,在停靈長達一年之後,於10月26日正式進行火化。

儀式在特別建造的火化亭中進行,這座金黃色的火化亭規模媲美眾所熟知的曼谷大皇宮,是個高度超過50公尺的壯麗建築,象徵著佛教神話裡的「須彌山」,由泰國頂尖的工匠負責建造,構築時間前後長達一年、耗資9,000萬美元,但在葬禮儀式過後就拆除,付之一炬。

去世時已88歲高齡的蒲美蓬,是於2009年9月因身體不適入住曼谷詩里拉亞醫院,之後除了偶爾短暫離開醫院外,幾乎一直住院。多年以來,泰國民眾對於他們所敬愛的國王終有一天將會離世,其實是有心理準備的,但大家仍然很擔心,因為王儲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實在形象太差,很多人認為老王一旦去世,德望不足的瓦吉拉隆功無法鎮住各方,一定天下大亂。

不過,這一切似乎多慮了。蒲美蓬在位時間長達70年,過世時是有歷史紀錄以來世上在位第二長的獨立主權君主。按照泰國君主立憲的制度,蒲美蓬理論上應該是位不具實際權力,僅具象徵地位的君主。然而,深知自己政治處境的蒲美蓬即位之後就潛心深耕,積極探詢民間疾苦,甚至把自己居住的皇宮變身為實驗農場,將研發出的許多農業成果轉移至民間。長年下來,他在泰國人民的心中逐漸建立起崇高的形象,甚至具有神一般的地位

因此,蒲美蓬雖不具任何法定權力,但卻因為廣受人民愛戴而具相當大的「隱性」權力。尤其他的「隱性權力」,往往會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譬如政治陷入僵局時,只要他一出面,甚至不用說話,牽涉各方就知所進退。在過去的70年裡,泰國一共發生了17次軍事政變,換了36位總理,而且不斷更換憲法。在這種情況下,蒲美蓬國王對協調國家的不同力量,緩衝政治對立起了關鍵作用。

他是國家政治角力相持不下時的最後仲裁者,因此也是確保泰國雖頻繁政變但國家總能免於劇烈動盪的最後基石。可王儲瓦吉拉隆功完全沒有蒲美蓬的聲望,甚至在很多泰國人心中,他根本就是個生活放蕩的花花公子。泰國坊間廣為流傳瓦吉拉隆功當年在宮中跟裸露上身的王妃為寵物狗慶生的視頻。有關他眾多情婦、私生子的傳聞,也一直是泰國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所以有一陣子,還流傳著泰皇可能廢儲,由深得人心的詩琳通(Maha Chakri Sirindhorn)公主繼位的說法。

另外,2006年遭政變推翻的泰國前總理塔信(Thaksin Chinnawat)與瓦吉拉隆功的關係密切,主要原因是塔信壓寶瓦吉拉隆功。據稱,富可敵國的塔信在瓦吉拉隆功身上的投資相當可觀,因此許多人也擔心一旦他繼位,塔信可能會藉勢再起引發另一波政治動盪。

不過,蒲美蓬過世後,泰國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迅速宣布王儲根據憲法成為新君。一年多來,泰國軍政府也擺出支持瓦吉拉隆功的態勢。此次泰皇火化儀式,瓦吉拉隆功正式以十世皇的身分主持,等於已經奠定了他為泰國人民接受的地位。

其實,以帕拉育為首的泰國軍政府支持瓦吉拉隆功是一石二鳥之計。首先,正因為瓦吉拉隆功聲望甚低,要想坐穩王位就必須靠軍方支持。這一點,和老王蒲美蓬有很大的區別。蒲美蓬是挾著廣大泰國人民支持而與軍方分庭抗禮,雙方互利共生。瓦吉拉隆功則不同,他注定將是一位弱勢的國王,也因為他不具聲望,軍方就更容易控制他。

其次,瓦吉拉隆功因為自己聲望不足必須仰賴軍方,也就不可能,也無能耐再支持塔信。如此一來,軍方等於除去了心頭大患,可以高枕無憂。塔信之妹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今年8月間因不願面對司法判決潛逃出境,就是其中一個跡象。主要原因也是塔信深知瓦吉拉隆功上台後,無法保障盈拉可以全身而退。

▲塔信,盈拉,泰國,總理。(圖/視覺中國)

同時流亡在外的泰國前總理塔信與其妹盈拉,一直希望有一天能東山再起,在瓦吉拉隆功顯然已成軍政府手中魁儡君王後,恐怕也已查覺勢不可為了。(圖/視覺中國CFP授權提供)

盈拉是塔信最鍾愛的幼妹,2011年,塔信在無人可再信賴的情況下,強推出毫無政治經驗的盈拉出任總理,而盈拉也為了塔信有朝一日能東山再起挺身而出。無奈軍方重施故技,於2014年5月發動政變,徹底推翻盈拉政府,其後又對她展開司法追殺,才成功迫使她出逃。

流亡在外已11年的塔信一直十分高調,常對泰國政局評頭論足,主要目的當然就是要保持他自己的政治熱度,為有朝一日再起做準備。但比較有意思的是,這次泰王過世、新王登基,塔信卻異常沈默。也許,他也已察覺勢不可為了。

好文推薦

梁東屏/緬甸與羅興亞系列五:翁山蘇姬真是人權鬥士?

梁東屏/緬甸與羅興亞系列四:不只人權問題那麼簡單

梁東屏/緬甸與羅興亞系列三:緬甸刻意掃除羅興亞人

梁東屏/緬甸與羅興亞系列二:「羅興亞人」的悲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雲論作者梁東屏●梁東屏,前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亞洲週刊》、《人間福報》、《新明日報》專欄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