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仕洪/現場直擊/馬來族能忍受華裔取得關鍵話語權?

▲▼馬來西亞大選,希望聯盟確定席次過半,馬哈迪。(圖/路透社)

▲馬來西亞大選,希望聯盟確定席次過半。(圖/路透社)

【馬來西亞現場直擊】

選舉前一天,看守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宣布,免除26歲以下國民所得稅、免除五天過路費、全國特假兩天,三個無關痛癢的政見,已經可以預見這是由納吉領導的國陣潰敗的先兆。納吉在競選的最後階段,幾乎失去了頭緒,競選機制崩盤,陷入完全的被動。高齡93歲的前首相馬哈迪,犀利不減當年。

投票當晚九時許,前首相馬哈迪宣告希望聯盟的勝利,選舉委員會却遲遲不肯宣布宣布結果,群眾聚集在各投票中心和計票中心,抗議選舉委員會,起了監督選舉結果的作用,抑制了選舉弊案。

目前正等待宣誓就任第七任首相的馬哈迪,無疑是造成這次變天的關鍵人物,他過去的從政經驗,讓他深刻的了解馬來西亞選舉的機制和弊病,而他在馬來鄉區及墾殖民的影響力,更是帶動這次全民海嘯的關鍵。

多年來,馬來西亞的政治都無法脫離種族和宗教的因素,所以過去兩屆的308及505選舉,雖然華裔選民已經摒棄了執政的國陣聯盟,加上城市地區的馬來選民,支持反對陣線,都無法替換執政多年的國陣,馬哈迪的加盟,讓希望聯盟突破了這一個界線,帶動了鄉區馬來選民的轉變。

華裔選民思變的決心,早因國陣政府多年不公平的政策和貪汙腐敗而萌芽,特別是年輕的華裔選民,不滿的情緒堵在心中,執政聯盟的華基政黨不但沒有積極的協助改進,向領導同盟的巫統抗議,反而龜縮不前。

馬來西亞意外變天 馬哈迪扳倒接班人 將成全球最老元首

▲ 馬來西亞意外變天 馬哈迪扳倒接班人 將成全球最老元首。(圖/鏡週刊)

這一次選舉,以華裔為主的馬華及民政,徹底失敗,無疑是選民對早已潰不成軍的馬華和民政,最直接的不及格成績單。加上代表印裔的印度國大黨,巫統的三個主要盟黨都以失敗收場,國陣聯盟是否還能延續,將成為接下來的主要課題之一。

馬來族群對於政府的貪汙腐敗和制度紊亂,其實感受不深,他們更在意的,是生活上的課題,自從納吉政權推行消費稅(GST),大大的影響了他們的生活,特別是中下層的馬來選民,日常開支的增加,尤其是生活必需品,讓習慣悠閒生活的馬來選民,開始省思是否要繼續支持納吉政權。

另一個代表馬來選民的伊斯蘭黨,在內部分裂後,開明派出走成立誠信黨並加入希盟,保守派的極端則讓馬來選民特別是年輕的馬來選民卻步,除了在東海岸較保守的吉蘭丹和登嘉樓,根本無法在其他州屬立足。

過去兩屆,由希盟領導執政的檳城和雪蘭莪,推動的政策和行政績效的改變,讓年輕的選民看到改變的契機,普遍的思維就是讓希盟執政一次看看,形成廣義的兩線制,讓不同的政黨聯盟相互制衡,人民才能從中獲利。

當然,從去年伊始,種種圍繞選舉的不公課題,都在網路的推波助瀾之下,赤裸裸的暴露在全民的眼中,加深了全民要求公平和全面監督選舉的訴求。

因為思變,讓醞釀了兩屆的情緒激化,因為分裂,讓馬來族群自我對立,因為不公和舞弊,全民終於團結一心,從反對貪汙濫權到徹底擊潰執政聯盟的多年盤據。

變天爾後破舊立新

選後激情終將落幕,考驗的時刻才真正的到來,納吉於今日(10日)中午,終於出面承認敗選,雖然早前他還意圖拉攏其他陣營的候任國會議員,以做最後的反撲。而希盟也要面對最高元首是否接納馬哈迪為候任首相人選的考驗。

從以下幾個課題,我們可以預估未來半年內的局勢。

希盟的公正黨和行動黨,還有從伊斯蘭黨脫離誕生的誠信黨,或許在檳雪兩州有了合作執政的經驗,但是如今的希盟需要加上由敦馬領導的土團黨和沙巴的民興黨,聯合政權備受考驗,獲得大多數議席的公正黨和行動黨是否能長期接受敦馬的領導?還有即將出獄的公正黨精神領袖安華,一旦在補選中勝選,兩人勢必會有一番角力。

選前被巫統邊緣化和唾棄的盟黨,特別是馬華和民政,如何在選後,繼續與巫統合作,是否會痛定思痛,敢於向巫統老大哥表達,成了國陣是否能繼續延續的關鍵。而許多依附在國陣底下的小黨,也必然會產生新的變局,國陣是分崩離析,還是浴火重生,就拭目以待。

伊斯蘭黨原來是希盟的一員,因為開明與保守的角力,使到開明派出走,其已故精神領袖聶阿茲的長子,更在選前表態支持希盟,如今除了在根據地的東海岸兩州,其餘地區全軍覆沒,未來有可能更趨向保守,試機而待。

東馬沙巴及砂勞越兩州,這次也成了變天的關鍵州,沙巴由巫統分裂出來的民興黨,一舉拿下州政權,並且加入希盟,增加了與中央協商的籌碼,砂州也可以左右逢源,未來除了能更大程度的爭取權利,分裂主義份子也會更為活躍,態勢明顯不利。

▲▼ 馬來西亞現任總理納吉現身,準備召開記者會,預料將正式宣布敗選。(圖/路透社)

▲ 馬來西亞現任總理納吉現身,準備召開記者會,預料將正式宣布敗選。(圖/路透社)

華裔族群喜憂參半

超過85%華裔選民因思變,投選了希盟,也真的近乎剿滅了國陣陣營內的華基政黨,壯大了行動黨,讓行動黨成了希盟內的三分之一強,從希盟執政的優勢來看,未來在政府內,勢必華裔有了執政優勢,有了關鍵的話語權,但是對於馬來族群來說,這也是威脅。

希盟執政後的內閣人事,將成為華裔檢視希盟執政的指標之一,行動黨能獲得多少個正副部長職,就代表了行動黨是否真的當家當權,而不是一如他們早前譏諷馬華的當家不當權。

另外,承認獨中統考,制度化撥款華教,公平分配經濟資源等華社所關注的課題,都是考驗希盟的檢定考試,是及格還是不及格,相信華裔選民不會給與希盟太多時間。

另一方面,華社其實不願意看到馬華民政全面崩盤瓦解,只是要給予馬華民政,無法從308及505的教訓中成長,反而更墮落的最深刻打擊,未來的反對陣營還是需要馬華和民政,兩黨勢必要尋求出路,要從基礎再次紮根,要思民之所思,憂民之所憂,才能從谷底翻身。


新政權新希望

目前的社會局勢相當平靜,全民都在靜候政權的和平轉移,走過一甲子的馬來西亞,將迎來新的政權,新的希望,等候多年的變天成真了,變天後的考驗也即將到來,敦馬是新瓶裝老酒,還是醞釀新的佳釀,我們拭目以待。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魏仕洪,馬來西亞留台政大校友會副會長,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