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絢慧/心理諮商師告訴你 為什麼和恐怖情人分手這麼難

感情關係中苗頭不對 恐怖情人的7大警訊

▲為什麼要離開一個恐怖情人這麼難?(圖為示意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近日幾起「恐怖伴侶情殺案件」備受社會關注,紛紛探討為什麼女孩(女性)要把自己留在這樣的關係中?為什麼這些恐怖情人能對情人痛下這樣的殺手?為什麼遇到這種關係,不儘快分手?

當然,這種問題不是只有女性會遇到,男性一樣會遇到。若我們從台灣社會的這類情殺案件歷史看來,過去發生過,現在也在發生,未來恐怕也不會停止。

為什麼要離開一個恐怖情人這麼難?這實在有非常多複雜的因素。

除了我們常探究到的情感教育不足,導致情緒衝動失控下,暴力行為無預期的發生外,性別的框架和兩性相處模式的不平等及物化,也容易導致關係中「控制」和「支配」情況出現。使得被控制及受支配的人,情緒因為長期在恐懼及焦慮下,而必須採取順從和配合的態度因應。

前者因素很難掌握,究竟一個人會在何時因為情緒失控,衝動,導致不可預期的傷害發生?這是一個很難確定的因素。即使,你很有把握對方是一個良善的人、孝順的人、溫和的人,都不能因此斷言這個人不會做出失控及暴力的行為。

後者因素:性別的框架和兩性相處模式的不平等及物化,容易導致關係中「控制」和「支配」情況出現;雖然有跡可循,也可從日常生活感受到不對等的關係,但人類受恐懼及無助的情緒操控,因而常對此情況毫無策略,動彈不得。若加上不敢對外公開,也拒絕自我揭露在這種關係的真實處境,那麼惡待及支配的情況,幾乎沒有出口得到支援或關注。

但在我觀察中,或諮商的實務經驗中,還有一些情況,也使得「離開恐怖情人」成為一件十分困難的行動。

▲恐怖情人示意圖(圖/翻攝自www.imdb.com)

▲恐怖情人示意圖(圖/翻攝自www.imdb.com)。

一、當事人心軟及矛盾混淆的態度,讓原本支持或協助的親友紛紛退離。也就是一邊訴說痛苦遭遇,甚至求助,卻在緊要關頭中,選擇留在恐怖情人身邊,讓協助或幫忙的親友也很無奈、洩氣,接著呈現無力感後的漠不關心。而當事人可能更陷其中,無法脫離,造成長期處在威脅的失衡關係中。

二、對於恐怖情人主訴的生命故事抱以同情及認同,因而無法聚焦在自己的痛苦和受到的威脅。這類的關係,含有「拯救者情結」的關係,主要是關係的建立開始,就帶有拯救情緒不穩定,或有情緒衝動痛苦的人的意圖,希望透過自己的忍讓或給予,讓對方生活可以穩定和快樂。但這種意圖並不會有達成的一天,往往是不停的朝向更激烈的惡性循環,甚至造成兩敗俱傷。

三、遇到親密關係暴力及虐待的反應,合理化對方行為,及歸咎為是自己造成對方的不高興和不滿意。這類反應屬於自卑、低自尊及長期自我否定的人,所會出現的處理關係衝突的模式,同時是不停強化暴力恐怖情人的做法是其情可憫。

四、無法真正終止「關係」。數起「關係」殺害的命案裡,會發現有極高的比例在於「殺前妻」或「傷害前妻家人」。既然是「前妻」就表示兩人已無婚姻關係,但男性兇嫌的說法,卻仍是喊「老婆」、「妻子」,理由更是表示「懷疑老婆另結新歡」、「妻子不理會,因而心生不滿」。這裡顯示,即使已辦理「離婚」,無論當事人本身,或是社會環境,都很難將兩人關係釐清,持續糾纏及不得不繼續互動的情況,使得關係傷害的危險因子依舊存在。

▲恐怖情人示意圖(圖/翻攝自www.imdb.com)

▲恐怖情人示意圖(圖/翻攝自www.imdb.com)。

其實,無論個人或社會,都需了解離開關係是困難及複雜的。若是人在親密關係中產生依賴性及糾葛的情感狀態,往往「分離」成為極困難的歷程。因此,才會產生無法離開,或假分手,實質仍持續同住或交往的現象。

當然,歸究其根本因素,是台灣社會普遍的沒有建立「人我關係界限」的能力。「恐懼」常是讓我們留在一個關係的理由,而不是在追求能讓彼此建立真正和諧、尊重的關係。因為對究竟要維護自己的什麼沒有概念,當遇到剝奪或是傷害時,往往也無法支持及認同自己有建立界限的需要。

在我們的各種關係現象,會很容易發現,即使關係裡佈滿傷害、恐懼、威脅,我們社會文化及普遍認知,卻仍是為了「維繫感情」就要採取隱忍退讓,甚至壓抑掉感受及認知究竟自己在關係裡,真正的處境是如何,這也就造成許多循環式的情感創傷及暴力傷害的原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蘇絢慧,心理諮商師。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