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 即時評論/川普大玩髮夾彎 中國恐怕只有「敞開談判大門」

▲川普於推特放上與劉鶴合照。(圖/翻攝自川普推特)

▲川普於推特放上與劉鶴合照。(圖/翻攝自推特Donald J. Trump)

七大工業國集團(G7)財長及央行總裁3日對川普政府祭出鋼鋁關稅表達強烈不滿,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成為眾矢之的,連續三天G7財長會議最後不歡而散,法國財長勒梅爾甚至以G6+1形容分裂的G7,為8日在魁北克登場的G7峰會投下一道陰影。

約略在此同時,由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率領的代表團與中國副總理劉鶴的談判團隊則達成若干協議。一方面在G7財長會議搞得劍拔弩張,另一方面又把中國搞得服服貼貼,美國總統川普究竟在玩什麼把戲?面對神行百變的美國,中國與歐盟又是如何因應?

由於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與羅斯談判時,拒絕接受美方提議的限額,美國決定自6月1日起對它們實施鋼鋁關稅;日本業者則自3月23日起就被課徵鋼鋁關稅。以國安理由課徵鋼鋁關稅主要是為了抑制中國的產能過剩,但是加拿大、法國、德國、英國都憤憤不平,因爲他們自認是美國長期親密朋友,美國不應將他們視為對手,而以「國安理由」課徵鋼鋁關稅更是對他們的侮辱。

殊不知,這正是川普在進行談判的威懾手腕。羅斯與劉鶴的談判於2日至3日在北京舉行,川普5月下旬宣布自6月1日起對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實施鋼鋁關稅,就能對中國形成壓力。這也是羅斯透過媒體放話,揚言如果美方先遣部隊與中方官員談不攏就取消訪問,後來反而提早抵達北京並提前與劉鶴談判的原因。

挟對歐盟課徵鋼鋁關稅與中興通訊禁令之餘威,美國要求中國停止報復美國農產品,要求北京停止針對美國公司技術和智慧財產權而來的網路運作、盜版和「商業間諜」行為,並要求中國批准美國進入其農業及服務業市場,以讓中國2020年前將中美貿易順差減少至2000億美元。

繼五月要求北京終止對中國高科技產業補貼之後,川普又突然要求中國在2019年元旦前,終止有關科技轉讓的特定政策及措施,否則將自六月起開徵高關稅並採取投資限制。對於美方的各項要求,中方至少讓美國「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圖/路透社)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圖/路透社)

至於8日在魁北克登場的G7峰會,犯了眾怒的川普要如何擺平其他六大工業國領導人?由於六大工業國都殷殷期待美國不再對他們課徵鋼鋁高關稅,因此川普將以王者姿態進入魁北克查爾瓦克斯G7峰會會場。他不僅會得到六大工業國領導人接受美方提議鋼鋁進口限額的承諾,說不定還可從六大工業國得到其他的讓步。對於蠻橫無比的川普,六大工業國基本上是「沒轍」,只能靠拉攏美國官員訴苦與求救。

歐盟財長與談判專家研判,「美國貿易談判代表」(USTR)賴海哲與「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對歐盟比較友善。他們相信,賴海哲主要擔心中國大陸積極發展先進製造業和高科技產業,有朝一日會成為美國、歐盟和日本的競爭對手,而使得賴海哲傾向於支持美國跟歐盟聯手對付中國。

另一方面,中國官員則比較喜歡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和商務部長羅斯,認為他們會比較傾向於同意中國對美國的出超,主要是經濟因素,而非貿易不公或其他政治因素。大陸官員經常用小組會議和電話會議爭取米努勤和羅斯的支持。

川普則充分利用中方急於要求美方對中興通訊開放綠燈的心理,迫使中國大陸坐上談判桌。川普一下子揚言他已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達成為中興通訊解套的默契,一下子又說除非中興通訊進行管理高層人士改組,否則美國商務部不可能解除中興通訊七年內不得與美國資訊產業交易的禁令。

儘管習近平嚴禁中國官場「走後門」的陋習,但是此一禁令顯然並未適用於海外。在中興通訊重金禮聘一位川普的前競選顧問、水星公共事務的客戶經理藍札擔任公關兩週後,白宮宣布與中興達成協議,條件是對中興處以罰款17億美元,以及在三十天內更換中興董事會及管理層級。

中美貿易談判暫時告一段落後,北京揚言如果美方出爾反爾,雙方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不會生效。問題是,川普經常大玩髮夾彎的商人性格,加上美國國會正在研擬禁止美國高科技與資訊科技外流的法律,屆時貿易/科技爭端再起,相信川普只要兩手一攤,將所有責任往國會一推,中國恐怕只有繼續「敞開談判大門」一途

好文推薦

陳一新 即時評論/金正恩騎虎難下 擺脫不了川金會

陳一新/中美貿易戰休兵?何時再起?

陳一新/坦率的美中貿易談判 成為高科技攻防戰

陳一新/金正恩會在金川會後棄核?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陳一新,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網友參與,投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