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川普出現法西斯與民主的他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圖/路透社)

▲川普成為總統,大家對他有許多看法。(圖/路透社)

2016月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頃刻之間他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話題。他被普遍認為好像根本治理不了美國,但是他卻的的確確統治了美國的版面,並且每天能在全世界引起騷動。關於川普,言人人殊,哪一個是真的?

美國主流媒體說一個,美國保守派媒體說另一個。學界說一個,基督教派說另一個。東西兩岸都會精英說一個,中間勞動階層說另一個。德國說一個,以色列說另一個。他的妻子兒女口中說一個,政治敵人口中說另一個。政敵改變立場之後,口中又再製造出一個。唉!

川普當選總統之後,美國出現了一個法西斯的他,又出現了一個民主的他;有一個言行不一的他,又有一個言行一致的他。那個國家,有一個戲劇性的他、工作狂的他、自負其能的他、爭功諉過的他、富同情心的他、支持弱勢的他、務實的他、理想性的他、支持台灣的他、利用台灣的他、私德很有問題的他、美國矽谷和藝術界普遍不能接受的他。等等等等,都在他身上合體。

他是商人、推銷員、政治素人、花花大少、藍領富豪,可絕不飲酒吸毒。他面對司法夾殺、深層國家和華府沼澤的絕地全面反攻,照樣我行我素,發送推特也絕不手軟。

金正恩是一個小狂人,但是在某些人眼裡,一旦金正恩和川普放在一起,金正恩行;中國有不少貿易壁壘,但是川普要打,中國便屬於正確的一方。兩岸新聞界和學界很多人認為川普的手段荒唐,但是一群眼光獨到的上海人會告訴你,中國事實上已經迂迴地利用博鰲平台,向川普做了妥協讓步,而且,坦白說,市場開放最終對中國會有好處。

很難想像這個世界還有哪一個政治人物更讓人難以描述和給予定位。就我的觀察,川普的的確確是兩個人,言語的他張狂無邊,但行事的他卻出奇地冷靜理性;一個人囂張跋扈,但是另一個人卻可能是很好的聽眾。他能夠做決定、敢於衝決建制、勇於承擔風險。他非常在意競選承諾、忠於基本選民,可對政通人和這四個字,他看起來蠻不在乎,但滑稽的是,這並不意味著他不尊重對手的感覺。他所推行的政策,是非暫且不論,可以預見會有深遠的影響。

但儘管如此,某一個川普的防線很可能隨時崩潰。大家都愛引述19世紀英國艾克頓爵士的那句名言,「權力傾向於腐化,絕對的權力絕對地腐化」, 但是大家往往忘記了艾克頓緊接在後面說的那一句:「大人物幾乎都壞 」(Great me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an)。做為一個自由主義者,他用這個角度去看待政治人物。如此地實際!

艾克頓所謂大人物,是那些行使影響力或者動用權威的人。艾克頓如果活在今天,不會只批評川普;所以我引用這句話,當然也不限於在說特定人。

就舉個台灣的例子,前總統馬英九在職8年,是一個極大地行使過影響力和動用權威的人,他是不是適用這句批判?你可以去和他拋棄過的選民談談,就教於他曾經領導過的政務官,並且再對照一下今天國民黨的處境,就知道形像如此自愛、自律而自戀的馬,同樣擔得上艾克頓這一句總是被遺漏的批判。都壞,不過壞得不太一樣。(本文轉載自《中國時報》)

好文推薦

周天瑋/修憲博弈另有真正焦點

周天瑋/香蕉星條旗:通俄究竟有幾道門?

周天瑋/當川普的國會掌聲響起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美國加州律師和某基金策略主席,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訪問教授,在中國時報、亞洲周刊、中國青年報和遠見電子版先後撰寫專欄。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