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音樂】周天瑋/魏德曼與莫扎特如史詩般 撞擊NSO深度魅力

▲▼ 身兼指揮家、作曲家、單簧管演奏家等多重身份的 Jörg Widmann    。(圖/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身兼指揮家、作曲家、單簧管演奏家等多重身份的 Jörg Widmann應NSO來台演出 。(圖/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NSO國家交響樂團在9月22日舉行今年本季第二場總監系列音樂會,這場音樂會展示出在台北這樣一個如此相對低調的城市,擁有著一個具有無比深度和廣度能量的交響樂團。

這場音樂會的曲目和演出的水準,可以和世界第一流的樂團匹敵,可見指揮家呂紹嘉的成功。音樂會演出莫札特經典曲目《第二十五號交響曲》及一生絕筆《安魂曲》,幾乎無懈可擊,卻還有NSO駐團音樂家約格.魏德曼(Jörg Widmann)演繹自己創作的曲目《悲歌》。

魏德曼是德國當代一位備受矚目的全方位藝術家,身兼指揮家、作曲家、單簧管演奏家等多重身份,音樂面貌迷幻而百變。當晚樂迷欣賞魏德曼在單簧管與作曲上雙雙不可思議的精湛表現,技巧和情感色彩豐富、變化多端、細膩動人。這首作品在技法和詮釋上都挑戰到極限,世界單簧管演奏家不知幾人能夠?而樂團指揮家呂紹嘉的駕馭能力,也令人折服。

《悲歌》整首樂曲走過嗚咽與抒情、走過激昂與慷慨、走過低谷與浪尖、走過群山與荒原。那意境依稀能夠帶著我們回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陳子昂幽州。法國號的配合,可圈可點。

他的這首作品雖然只有18分鐘長,但內涵卻是史詩!作品寫於2006年,正是伊拉克戰爭之際,而全球榮景盛筵預示著空前大衰退和對全球化的反撲,不知情的世界即將從此步入無以復加的迷惘、衝突與悲滄。藝術家可有先見?思之,豈能無泣無訴。

莫扎特的“悲歌”便是《安魂曲》,這首在1791年莫扎特死前未完成的天才絕筆,能叫人低迴於天堂與地獄之間。根據記錄,莫扎特寫到繼抒詠裡面的“淚水之日”一曲,便不能繼續。音樂史記載,大音樂家海頓在生前每當談到他的朋友莫扎特,每次便真情流露,不禁淚下,感嘆阿瑪得伍斯離世太早。的確,那“淚水之日”果然竟成為海頓的淚水和世人的永恆遺憾!

《安魂曲》的演出得到極高知名度的台北愛樂合唱團,以及國內知名聲樂家林慈音、翁若珮、湯發凱以及羅俊穎攜手合作,他們的演出應屬國內一流陣容,可惜獨唱聲樂家被安排在樂團的後面而不是舞台的最前端。我雖然坐在第10排,仍然能感覺到獨唱家們除了男低音羅俊穎之外,似乎沒有做好相應的調整而提高音量和表現幅度。

我為低調的台北的愛樂者遺憾,這場如此突出的跨越時空的音樂之旅僅只演出一場。在世界大都會,這套節目絕對演出三至四場而場場爆滿。

台北的愛樂者是熱情的,魏德曼當晚謝幕四次,但是愛樂者對精彩的演出可以再多給與激情鼓勵,報以起立和哨音鼓譟更好。

好文推薦

【發現音樂】劉紹樑/創新與轉型 向音樂大師Paul Simon學習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