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柯P的價值「很務實」:完成人民目標

▲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在競選活動時高唱卡拉OK「堅持」。(資料照/記者林敬旻攝)

●藍弋丰/專欄作家。

對柯文哲的觀點,最大的分歧,總是圍繞在「價值」,反對者拼命攻擊柯沒有價值,沒有中心思想,看在柯支持者眼中,真是無理取鬧,因為柯明明就有很明確的價值與中心思想,那就是務實主義、科學方法。

這不禁令人想起過去中醫領域進行科學化時,產生的經典辯論,曾有老中醫質疑科學化主張者,說:科學論文每年都推翻前一年的,一直在變,一點都不可信!《黃帝內經》自古以來都沒有變過。

事實上,《黃帝內經》在歷史上是有過版本變動的,但這不是重點,問題只在於你是否了解科學方法,知不知道科學方法背後的哲學,科學方法是一種系統性求取何者最可能為真的答案的辦法,隨著證據增加,最可能為真的答案可能改變,所以科學常常會推翻前一個假說,科學就是不斷懷疑,繼續無窮盡的逼近真理。時至今日,絕大多數人都相信科學,也接受科學會一直有新發現,每當科學有新發現,人們是慶祝科學的進步,而不是害怕科學「變來變去」。

相對的,只有信仰價值才會不變?不,綜觀人類歷史,即使信仰也是可以因時制宜彈性調整變動的,基督宗教千年來不斷調整以適應時代,一般認為戒律嚴明的伊斯蘭教,其實在歷史上也一樣有變通的能力,才能一度雄霸歐亞非。

更根本的問題是,質疑柯文哲的價值,根本是一個假議題。

因為柯文哲的價值觀是:醫師沒有選擇病人的權利。在柯文哲的職業道德觀中,在醫院上班,在那個位置,就是要救人,送來的那個人他認為是聖人,他也要救,他認為是壞人,他一樣要救,不因自己的價值觀而有任何差異;套用到他的執政觀點,他認為他是來上班為人民工作的公僕,人民決定他應該執行什麼樣的價值,他就要去做,不管他喜歡或討厭那個價值,他只是人民的公僕,是來為人民完成人民的目標的。

柯文哲不是許多自我膨脹政治人物,或在黨國時代服從習慣的人們所想的,選了首長就以為是君主,把德化推行天下,把價值觀強加於人民身上,他自認是在醫院上班,看到病人就救,是一個忠實的公僕,主人要做啥他就做。

從一例一休的例子,可以明確的看出這點。一例一休的立法過程中,柯文哲多次表達反對意見,覺得這個立法很不合理,應該改掉,柯文哲認同的是努力拼命工作的勤奮價值觀,過去在台大醫院每天工作到半夜12點才回家,當上市長之後也不惶多讓,曾自爆做到連兒子都不大認識他,他當然不認同一例一休背後的價值邏輯。

全台唯一的「勞動局」

但是,當一例一休立法完成,全台灣地方政府配合程度不一,有根本抗拒宣稱當地不適用的,有陽奉陰違的,有把勞檢人力降到最低的,也有甚至把勞檢拿來專門打擊異己的,只有柯文哲的台北市認真執行,咦?他不是反對一例一休嗎?

但是柯文哲說,這是人民選出的民意代表在國會中以民主制度通過的法律,既然是法律,就必須要執行,於是,他力挺勞動局長賴香伶強化勞檢,台北市勞動局成為「全台唯一勞動局」。

▲ 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出席柯文哲競選晚會力挺。(資料照/記者湯興漢攝)

柯文哲自認就是個「工具人」,他認為公僕只是人民遂行意志的工具,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民,當一個政治人物有這種基本價值觀的時候,去要他對其他任意價值表態,其實毫無意義,柯文哲就是一台打字機,人民要用他來寫小說,就打出出小說,人民要用他來寫論文,就打出論文,人民用他來寫左派論述,就打出左派文章,人民用他來寫右派論述,就打出右派文章,至於打字機自己想什麼,根本不重要。

你會說,打字機可以打出左派文章,也可以打出右派文章,「變來變去」「沒有中心思想」所以要把打字機砸了?

為人民服務

政治人物應是為人民服務,不是「領導」人民,是為人民實踐人民的價值;不是「教化天下」,如果不認同前者,相信後者,那當然會成天要政治人物表態,因為擔心對方是不是會拿對立的價值來「教化天下」。

民主國家中,沒有人有資格「教化天下」,更不能允許政治人物「教化天下」,希特勒以國家力量教化德國人種族優越主義的價值觀,產生的慘痛後果世人皆知。

我們不希望政治人物整天想跑來教化我們,希望選出的是忠實的公僕。

只要柯文哲能存活,就有越來越多政治人物會學習成為這樣的公僕,你的任何價值,在國會中,經過民主程序取得共識而立法通過以後,不管首長本身心中的價值如何,都要接受並執行。說起來,在任何地方上班不都是這樣嗎,董事會的決議,跟總經理想法不同,總經理還是要執行,不然,就辭職,豈能以總經理個人的價值自行其是?

其實說起來,政治人物本來就會與時俱進,柯文哲的競選對手,丁守中在反核聲浪大起時,稱堅決反核,到現在解釋為只反核四不反核;姚文智身為謝長廷大弟子與高雄市時代核心幹部,謝長廷曾大力主張「憲法一中」,高雄市長任內稱「廈門、高雄是一國兩市」,姚文智老喜歡吹噓高雄經驗,對一中、一國經驗,卻說好不提,因為現在姚文智為了搶攻深綠選票,成天高舉台獨價值。說起來也無可厚非,政治人物本來就應該反應支持者民意,但這樣拼命轉彎,不覺得彆扭嗎?

政治人物與其談價值,搞到「此一時彼一時」一直要轉彎,不如談遵從人民的價值;人民與其追問政治人物的價值,不如要求政治人物不許用自己的價值凌駕人民的價值,我們選的是公僕,不是皇帝,是找來做事的,不是找統治者。

政黨政治人物,又有另一個難題,最可憐的例子就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林靜儀,她擔任立委前,私下認識她,或是看她的專訪,許多人都為她感到折服,很不幸的是,一當上立委,怎麼常常投票時,以及在社群媒體上發言,卻屢次與之前的印象,很多價值觀完全相反呢?結果許多本來最支持她的民間團體,有的與她翻臉勢不兩立,有的造成內部分裂。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林靜儀。(資料照/記者屠惠剛攝)

這不是林靜儀本人的問題,她是不分區立委,職責就是執行黨中央的意志,黨中央要她投票、護航,她是新科立委沒有政治基礎,沒有籌碼反抗,也不能不從,於是就出現專訪的林靜儀,跟立法院的林靜儀,價值觀完全不同的奇特狀況。不分區立法委員無法反應所代表的領域的民意,卻是被黨意逼迫而與所代表的民意發生衝突,這就是剛性政黨的一大問題。

很不幸的,當前的兩大黨都是剛性政黨,只要想從事政治非得從兩大黨出身的情況不變,林靜儀的悲劇就會一再發生。

柯文哲的存活,將是打破這個局面的關鍵,因為無數有心從事政治,價值可能跟你一樣,甚至即使是反對柯文哲的人,都會受到柯文哲存活的啟發,了解兩黨之外還有很大空間,因而更願意出來嘗試從政。

他們不見得會成為柯文哲的盟友,其實與其說不見得,不如直接說不會,因為柯文哲的人際能力眾所皆知的差,但是,他們可以彼此結盟,或與現存的其他小黨合作,逐漸形成新的勢力,然後,終有一天,能有新的主流政黨誕生,挑戰兩大黨。即使這個政黨仍然是剛性政黨,在三方競爭下,個人與所代表的人民對黨中央的談判籌碼也會提高,而終結黨意凌駕民意的時代。

柯文哲最寶貴的價值就在於這裡。

熱門文章》
►柯文哲閃避「海嘯政治」的連任之路
►選個「網紅」市長吧!
►「柯P會凍蒜,但不會贏很多」

►放眼2018大選/點我看【全系列觀點文章】

►看更多【藍弋丰】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責任編輯:蔡易軒)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專欄作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