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錫勳/日本正式進入「令和」新時代

▲日本新年號「令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蔡錫勳/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

日本從「平成」進入「令和(れいわ、Reiwa)」的新時代。內閣會議於2019年4月1日決定了改元政令,新年號為「令和」,配合皇太子5月1日即位新天皇時施行。「令和」引自《萬葉集》中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梅披鏡前之粉、蘭薰珮後之香」。《萬葉集》是編撰於1200多年前日本最古老的詩歌集。「令和」新時代託付日本的是什麼?

安倍首相在當天記者會上表示:「悠久的歷史、雅韻的文化、四季獨具的美麗自然,我們要切實地將這些日本的國家特色傳承給下一代。如梅花在嚴寒之後宣告春天到來而秀麗綻放一般,每位日本國民都能夠對明天充滿希望、盛開出各自的絢爛花朵。我們希望日本成為這樣的國家,滿懷期望,決定了新年號為「令和」」。發言中使用了5次「美しい(美麗)」,讓人想起安倍首相於2006年出版的《美しい国へ(邁向美麗之國)》。

平成時期從1989年1月7日至2019年4月30日,在這段期間,日本經歷了泡沫經濟最盛期、泡沫經濟破滅、亞洲金融風暴、日中GDP逆轉、雷曼兄弟破產、歐洲債務危機、失去的二十年、東日本大震災、福島核災。表1所示日本債務累計是先進國家中最高,最重要的是平成時期沒有戰爭。

明仁天皇於每年8月15日「終戰紀念日」的「全國戰歿者追悼式」的談話內容大致相同,退位前2018年8月15日的最後談話中,連續4年言及「深深地反省」,重複「今後,懇切地請求戰爭的慘禍不要再度發生」之後,「想到戰後的長期和平歲月」是新的一句。這是現在的立場,希望未來也如此,將「和平歲月」願望與期待交給新天皇、新世代。新年號「令和」反映了天皇談話中的「和平歲月」,「令」有「使」、「讓」的意思,「令」人們努力不懈地珍惜和平。

財務省於4月9日公布1萬日圓、5千日圓、1千日圓紙鈔的新設計,此為新的防止偽鈔對策。1萬日圓紙鈔的頭像不再是福澤諭吉,新頭像澀澤榮一是「近代日本經濟之父」,又稱「日本資本主義之父」,背面採用東京車站作為圖案。這和安倍政權的「經濟最優先」不謀而合,深耕經濟,攀越巔峰,領導國際潮流。澀澤榮一並非政治家,活躍於明治時期,更創立擁有日本最好的商學院一橋大學。2018年為明治維新150周年,安倍首相於2018年1月5日經濟三團體共同舉行的新年祝賀宴會上讚揚澀澤榮一,並引用他的話:「已經滿足的時候,就是衰退的時候」,可說是已經透漏了新鈔設計的安倍心中人選及對明治時期的懷念。

相對地,當時的清朝飽受戰亂之苦,無法和日本進行安倍政權所言的「國家間競爭」。現在的巨龍中國從「抬頭」邁向「世界的中心」,努力建構新世界・新秩序,所以19世紀的大英帝國、20世紀的美國之後,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嗎?後美國的世界還是美國嗎?鄧小平於1978年的一句「改革開放」「令」中國開始學習西方資本主義,將國家帶向今日繁榮,所以鄧小平可稱為「現代中國經濟之父」、「中國資本主義之父」。然而美國資本主義、中國資本主義、日本資本主義稍有不同,美國比較能接受社會落差,70年代「一億總中流」、安倍政權「一億總活躍社會」、澀澤榮一的經濟倫理思想則證明日本反省美國資本主義的過度拜金主義,比較重視庶民社會。

因此,「令和」新時代的日本必須面對美中對決下日本角色、防衛力的強化、中國的政治力・經濟力・軍事力・宇宙力的強化及一帶一路、釣魚臺列嶼主權的立場與主張之東海問題(日本稱呼・尖閣諸島)、南海航行自由問題、北韓的核武・飛彈開發問題、竹島問題(韓國稱呼・獨島)、俄羅斯的北方領土問題、日本台灣交流對話、ASEAN各國關係的強化、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TPP11、英國脫歐與歐洲局勢變化等堆積如山的課題。這些課題全部互相連結,需要俯瞰事物全貌,才能判斷潮流方向。總之,日本如同明治維新的時候一樣地創造「新國家」。

熱門推薦》
►安倍政權下的日本再生戰略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