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沒了軍法,國軍真的會變太監嗎?

●張誠/前雄三飛彈總工程師,現任中央大學企管系兼任助理教授、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副理事長、國會政黨聯盟發言人。

高雄市長韓國瑜前日表示「沒了軍法,國軍像太監穿西裝」,引發蔡英文總統的小編在臉書上回應:「不能接受『國軍是太監』的說法,因為『打擊國軍士氣』」,國防部也正式發新聞稿,表示「軍法案件平時移由司法機關處理後,在各級幹部努力下,部隊紀律並未廢弛,亦未影響戰訓本務,也確保軍法於戰時之功能於不墜」。馬英九總統時代,因為洪仲丘事件,廢除承平時期的軍事審判;軍人犯陸海空軍刑法,承平時期,由普通司法機關審理,戰時,由軍法機關處理。換句話說,國軍的軍法仍存在,當年廢除的是承平時期的軍事審判。然而,國軍的戰力,真的沒受任何影響嗎?戰時,軍法可以立即上軌道,發揮功能嗎?

部隊紀律就是作戰紀律,部隊紀律決定部隊戰力。自從廢除承平時期的軍事審判後,國防部新聞稿表示:「各聯兵旅以上部隊派駐法制官,協助部隊長強化領導統御,貫徹依法行政」。然而,國軍軍紀實際表現如何,從各新聞媒體的報導得知:排長打連長,暴行犯上判緩;安全士官值勤把槍丟一邊,翻牆外出幫朋友慶生,判緩刑;早點名,新兵說沒睡飽就不起床;集合訓練,二兵嗆營長管太多;軍中販毒,法院還沒開庭當事人就退伍了。

抗命、逃亡、暴行犯上等罪行,牽涉到個人與團體的任務執行、士氣的維護及法紀的存續!廢除承平時期的軍事審判改由一般司法機關審判後,讓軍人有「犯法可由民間審判的觀念」,軍中頑劣份子不再懼怕,敢任意犯法及反抗上級命令,軍人的人格教育如何落實?平時不服從,軍隊就如同一盤散沙,戰時,面對強敵威脅到生命時,軍人會服從作戰?會為國捐軀?還是集體茍且偷生、叛逃? 國防部新聞稿卻表示「部隊紀律並未廢弛,亦未影響戰訓本務」。

海峽兩岸沒有所謂的「承平時期」或「戰時」

軍隊是武裝團體,必須面對死亡的威脅,同時也製造死亡,破壞性和毀滅性是軍隊的本質。一般司法機關的檢察官、法官,很難理解軍隊工作的肅殺性質,案件送到一般法院後,案件處理的時效性,實際的判決,對部隊管理的影響,事實擺在眼前。承平時期,軍人犯陸海空軍刑法,由一般司法機關審理,到了戰時,軍檢、軍法官就馬上會處理了嗎?國防部新聞稿卻表示「透過軍司法機關定期交流互動,使司法機關能夠掌握軍隊特性,有效強化辦理軍法案件效能」。

海峽兩岸的軍事對持,並沒有因為我方宣佈終止動員戡亂時間而降低,解放軍的軍機仍幾分鐘就能飛越海峽中線,台海戰爭未來必以資訊戰、電子戰為起手式,解放軍的網軍(戰略支援部隊)更是每分每秒都在攻擊,電磁頻譜每分每秒都在監控,海峽兩岸的戰爭沒有所謂「承平時期」或「戰時」,「承平時期廢除軍事審判」的意義何在?

軍事審判就是維持作戰紀律與部隊戰力的老虎鉗子,承平時期沒有軍事審判,戰時軍法是不會發生效用。真正瞭解軍事的人知道,沒有軍法就沒有軍紀,沒有軍紀就沒有軍魂;軍法制度,是維護軍紀的最後防線,不只是提升軍隊的作戰效率,也是保持軍隊安定的力量。洪仲丘案時,相關人士以「軍中官官相護的陋習」倡議廢除軍事審判,事實上,軍事審判才是防堵「軍中官官相護的陋習」防線,蔡總統若要在任內真正從本質提升國軍戰力,除了由恢復徵兵制,厚植國軍後備戰力外,恢復承平時期軍事審判,向2013年的「國防布」說掰掰,是另一個重要工程。

熱門點閱》
►華為手機,能安心用嗎?

►看更多【張誠】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