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美國中程導彈部署亞太之軍事與政治算計

 ▲民眾2月時抗議俄羅斯與美國打算結束《中程飛彈條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雲論作者張競(圖/張競提供)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美國已於8月2日正式退出1987年12月8日與前蘇聯所簽訂之《美利堅合眾國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關於銷毀中程與短程導彈條約》(Treaty between the USSR and the USA on the Elimination of Their Intermediate Range and Shorter-range Missiles);雖然很多人認為本項條約是在2018年10月20日,由美國川普總統率先指控俄羅斯違反該項條約,並於2019年2月1日以俄國產製9M729陸基巡弋飛彈違反該條約相關條款作為理由,正式啟動退出條約程序。

但其實當時俄羅斯總統普京亦立刻提出美國將BGM-109戰斧飛彈改裝,並運用於多項武裝衝突,同時以研發中程大氣層無人載具變相違反中程導彈條約,反控美國其實是做賊喊捉賊,因此在雙方相互叫陣又互不相讓情況下,終於讓該項在人類社會裁軍史上,少數產生實際成果之限武條約,走向壽終正寢不歸路。

儘管美國有諸多智庫人士,刻意將中國大陸產製中程導彈與此項條約聯結,因此引起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強勢反駁。但整體說來,美國政府尚未在正式文告中,將退出中程導彈條約牽扯上中國大陸。不過美國確實是透過各項發聲管道,表達出有意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中程導彈之意圖,但此項算計究竟在軍事與政治上會有那些考量要素,又會引起何種反應,確實值得加以思考。

▲美國指控,俄羅斯日前公開的9M729飛彈已經違反INF規定。(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首先必須指出,其實與陸基中程導彈同樣等級之戰術武器,早就存在於駐防亞太地區美軍之武器庫中,不論是空射對地精密導引武器,抑或是海基同樣等級導彈,在亞太地區是經常現身,所以若是認為美國部署陸基中程或短程導彈,會顯著改變區域軍事態勢,或是導致軍力嚴重失衡,這種評斷未免失之武斷;美軍進駐部署該項武器系統,雖然可以增加打擊火力,但軍事效用還是要看其部署地點,才能夠精準評估其戰略嚇阻影響能力。

其次必須指出,儘管美國到目前為止,對外都聲稱所打算部署之中程導彈均將僅攜帶常規彈頭,並未有任何將陸基中程導彈兵力配備核彈頭之計畫。但在此必須提醒將常規傳統彈頭改裝為核武彈頭技術門檻,其實相當之低;所以若真是在面臨實戰威脅時,美軍將陸基常規打擊兵力改裝成為戰術核武部隊,其實是相當簡單,因此就會使很多亞太地區國家擔心,若是同意美軍進駐此等武器系統,未來很有可能被意外拖入核武衝突,成為美國敵手之打擊目標。

再者就是進駐部署此等兵力,其實不僅光是中程戰術導彈部隊兵力本身,與其相互配套之防護兵力,特別是防空體系與基地以及陣地,作戰支援與勤務支援作業能量,都必須配合建立。假若美國在亞太地區盟友本身在其本土直接運用此等火力打擊兵力之可能性不高時,就更要建構能夠支持該項兵力日後進行戰場遠程機動之輸送轉運設施。

若是要建立其能夠隨時改裝核彈頭之前在作業能量,則與核武彈藥庫配套之護衛戒備與反劫持特種作戰兵力,亦須配合進駐該國。除此之外,能夠遂行核武作戰相關之指揮管制體系,恐怕亦勢所難免必須同時考量建立。其實這就是當初冷戰時期在歐洲各國,美國部署進駐此等兵力受到社會關注與反彈原因所在。

講實在話,就是此等陸基中程戰術導彈對於地主國來說,在政治上屬於嚴重負擔,在軍事上亦無法建構出具體可信之嚇阻效力,並且又容易成為潛在假想敵日後報復打擊,甚至是先發制人首先遭殃之目標。因此美國國防部長目前率先放話,有意在亞太進駐此等兵力,澳洲國防部長首先就給了個軟釘子,日本、南韓與泰國看來亦不願惹上麻煩,看來美國能否如願,顯然是不太樂觀。

數年前美國有意在南韓進駐薩德反導彈與防空系統,引起中國大陸強勢反彈,搞到首爾處理該項議題極度難堪。如今美國在調停日韓衝突上,顯得是束手無策壓不住場,又對在韓國駐軍堅持調高韓國分攤經費到五倍之多,在這種實力與氣勢逐漸下滑,氣度與格局又斤斤計較,與盟友論斤秤兩來溝通,未來能否如願進駐部署陸基中程導彈系統,其實變數甚多,但這亦會顯現出華盛頓對於其區域內盟友,是否仍然具有足夠之政治影響力。

熱門推薦》

►歐盟追求防務自主 讓美國緊張了

►【油船遭恐攻】台灣能源安全 政府注意到了嗎?

►看更多【張競】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