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宋郭合」是潘金蓮與西門慶蓋一條棉被嗎?

●雁默/自由撰稿人

關於「蔡賴配」,韓國瑜形容是「潘金蓮與武大郎蓋一條棉被」,頭齊腳不齊,意指同床異夢,那「宋郭合」呢?是「潘金蓮與西門慶蓋一條棉被」,不倫而合嗎?

宋楚瑜又來了,高齡77,卻像個孩子似地,六度參選。輿論報以苦笑,藍營厭其攪局,綠營心花怒放,柯黨忐忑不安。這一次老帥出征,與過往有何不同呢?

論政治氣候,厭惡藍綠的新民情,讓第三勢力頗有一搏的空間,但柯黨勾上郭台銘外掛,站好了位置,順帶收編橘營大將,宋黨情何以堪?為了洩憤,為了黨費,為了存在感,宋楚瑜必須再戰,而且必須搶搭郭台銘「恨藍列車」。

郭宋到底合不合得起來?論意識形態,宋楚瑜支持「一中」,郭台銘屬意「兩國」,兩造的共同點,就是在關鍵處語焉不詳,而也正是這個語焉不詳,避免了彼此立場過度扞格,但也不無矛盾。

論政治現實,第三勢力內部小團體甚多,各自有算盤,整合可能性幾近於零。即便將時代力量黨忽略不計,藍營內部小團體若想合作,也只能趁郭台銘對國民黨餘恨未消的此刻,捧之為最大公約數。

不過,郭台銘雖有郭粉基礎,卻渾不似偏藍第三勢力共主,因為政治主張覆蓋不了其他小圈圈。所謂「政治服務經濟」,柯黨沒有追隨,王金平沒有幫腔,宋楚瑜也不見附和之傾向。換言之,潘金蓮與西門慶之結合,沒有「禮法」之保障,最多僅能以一時的利益所需而共生,遮遮掩掩,不倫苟合。

 

▲郭台銘、柯文哲、宋楚瑜。(圖/記者屠惠剛攝)

這麼一說,韓國瑜與國民黨就是武家兄弟了,武大郎肯定是國民黨,韓國瑜必須是消滅潘金蓮與西門慶的武松。至於綠營那一組「潘金蓮與武大郎」,只能說武大郎死定了,因為西門慶很可能是白白胖胖的鄭文燦。

韓蔡宋三人對戰,最終的政見辯論很有意思,就目前看來,宋楚瑜是唯一在兩岸主張上採取積極態度者。時間回到4月底,5月初,宋楚瑜赴陸訪問並接受新華社專訪,據稱贊成「一國兩制」,一時台灣輿論大譁,黨內大將紛紛切割,親民黨大有崩解之勢。

宋見情況不對,立刻澄清自己絕無在大陸談及「一國兩制」,重申他的立場是「兩岸一中,對等分治」,並做了如下的強調:

大陸既提出探索方案,民主協商是唯一兩岸可以坐下來溝通的方式,「協商」是一個過程,而不是已經達成「協議」,而「協議」必須經過兩個民主程序,一是具有公權力的政府授權參與、二是有代表民意的權力機制,立法院討論、監督。

持平而論,對比於韓國瑜龜縮啃老的兩岸主張,當時宋的態度就顯得積極正面。不過也不能忘了,那個時候還沒發生香港事件,而且連吳敦義與朱立倫都倡議過「兩岸和平協議」試水溫(縱然現在他們矢口否認,咬文嚼字地自清),宋論並不算突兀。

那麼,現在呢?宋楚瑜是否還會堅持與對岸「協商」?是一個觀察重點。

以選票版圖論,親民黨意在政黨票,以取得立院不分區席次,目前僅三席,「宋郭合」再怎麼說也得維持三席,如此才能成立黨團,才算一個咖。因此,老帥再戰的主要票源在哪裡呢?合理推估,仍在於親藍選民。

▼柯文哲與宋楚瑜關係交好,如今變成競爭關係。(圖/記者李毓康攝)

郭粉有淺藍淺綠與中間選民,若郭台銘全力協助宋,則橘營必爭淺藍票與中間票。柯文哲的民眾黨原本想囊括淺藍淺綠與中間票,但宋一出馬,便打亂了這個佈局,能保有的支持僅剩淺綠與部分中間選票。

郭氏小蛋糕,一分再分,最怕結果是誰都達不到5%得票率門檻,其中的變數還在於王金平的意向。宋楚瑜出征前的評估,必然與王金平達成一定程度的默契,因為柯王並不親近,柯宋又有矛盾。

如此看來,柯文哲的最佳選項,就是與時代力量合作,得其門票參選總統。但問題是,「時力」雖有土崩瓦解之勢而急欲尋找特效藥,但與柯的路線分歧頗大,甚為缺乏苟合基礎。除非,柯文哲放棄「兩岸一家親」的主張。

所以才說第三勢力內部小圈圈各有盤算,整合可能性幾近於零,郭台銘也成不了共主,只是不斷消耗自己的光環。

那麼,宋參選對總統選舉的影響為何?

根據較為可信的民調,三人對戰,蔡英文支持度45%,韓國瑜37%,宋楚瑜10%。綠營選民對蔡英文支持度為97%,藍營選民對韓國瑜支持度為87%。中間選民45%挺蔡,30%挺韓,12%挺宋。此外,支持柯文哲民眾黨的選民,51%挺蔡,28%挺宋,10%挺韓。

由此可見,宋楚瑜確實在中間選票上有威脅蔡英文的能力,也使得柯宋之間的競合複雜度提高。也就是說,宋必須不偏不倚走在中間路線上,才能最大化橘營選票,並分走更多蔡的選票,降低藍營對他的敵意。

過往經驗顯示,選舉愈到後期,第三勢力愈萎縮,只有2016年是例外,因為藍營選民大面積棄投,並轉投宋楚瑜以洩憤。這一次,藍綠競爭激烈,如果第三勢力中的郭柯宋王整合度低,恐大幅削減宋的得票率。即便宋的醉翁之意不在於自己的得票率,而在於親民黨得票率,宋黨的定位若不能透過這次選舉有所更新,仍不免泡沫化。

因此,宋楚瑜在兩岸主張上,會比5月更保守,以穩住中間票,強調自己的執行力與務實,以與蔡韓區隔,藉此吸收淺藍票。換言之,選舉最終的政見發表會或辯論,談兩岸主張時注定鬼打架,三方高來高去不知道在說什麼。合理推測,宋韓都會將兩岸議題轉移至民生議題。

▲宋楚瑜找來余湘及于美人當副手和發言人。(圖/記者張一中攝)

蔡英文最怕見到的結果就是第三勢力高度整合,因此若不考慮各方人馬的恩怨情仇與政治立場的分歧,郭柯宋王合作成局,挖走蔡的中間票,並與國民黨合作方為上策。

第三勢力整合度高,對韓國瑜有利,對蔡英文不利,對國民黨與民進黨立委選情也不利。而既然宋是這次第三勢力唯一的出頭鳥,那麼只要他展現過人的協調智慧,作為暫時的共主,甚至能與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上合作的默契,那麼蔡英文與民進黨也可能面臨雙輸。

難度頗高,但不是沒機會,因為吳敦義想當立法院長,大概率需要第三勢力的支持。

宋楚瑜的穿雲箭,應該射往吳敦義方向,才能謀取親民黨的最大利益。只要這支箭也符合郭台銘與柯文哲的利益。一切就看宋自己怎麼想。

潘金蓮,武大郎,西門慶,武松四人要和平相處當然極為困難,但未嘗沒有利益共生的途徑。韓國瑜想贏,得從這幽暗的窄門裡找機會。

►蔡英文該顫慄的不是敗選,而是勝選

►這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國民黨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