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國瑜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陳明/會計師、時事評論者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日前在宣布副手名單記者會上,疑似用「腦殘」來稱呼身心障礙者,遭批失言與歧視。對此,韓國瑜競發言人何庭歡澄清,經過與韓國瑜確認,他當時說的是「老殘」而並非「腦殘」,希望外界不要惡意解讀。

韓國瑜稱身心障礙者為「腦殘」,當然是他的失言。但是我更在意的,是他在整件事中讓我看到什麼。

我看到的第一點,是原來「莫忘世上苦人多」只是一句口號。韓國瑜會說到「腦殘」,是因為在記者會上,一個記者問他:「莫忘世上苦人多這句話打動了全民,你施政了以後要如何落實這句話?」

韓國瑜是這樣回答的:「這句話是我一直講,心非常重要,關鍵是這顆心,不管是弱勢族群,低收入戶,不景氣的一些行業,心在哪,行動在哪,這句話聽起來講起來有一點抽象,可是它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心不在的話,聽到一些聲音陳情請願,就是撥錢,就結束了,這是不對的,所以我們對一些弱勢族群的關懷與照顧,特別是一些,最困難的一些,在新竹看到的這些,身心障礙的這些,腦殘的這些,特別特別嚴重的,自閉症的這些,弱勢的,家庭特別貧窮的,未來韓國瑜跟張善政的政府,一定會特別特別的關心」

▲韓國瑜與張善政赴中選會領表登記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圖/記者湯興漢攝)

你聽了這一段,知道韓國瑜在說些什麼嗎?在我聽來,這是一大段臨時敷衍的廢話,說了跟沒說一樣。韓國瑜不知道提了多少次「莫忘世上苦人多」,大家也一直很好奇到底他要怎樣苦民所苦?但從他這番不著邊際的回答看得出來,他從沒有真正用心的想過,到底要為世上這些苦人做些什麼?

這讓人非常失望,原來韓國瑜的「莫忘世上苦人多」一直以來,只是停留在一句口號上。

我看到的第二點,是韓國瑜硬拗和說謊的習性。明明講的是「腦殘」,失言了道歉就好,為什麼要硬拗?

韓國瑜上次在與國政顧問團發表勞工政策時說「鳳凰走了,飛來一堆雞」也是失言,也是硬拗,一下子說講這句話是因為他自己也屬雞,一下子又說他的雞指的是東南亞來賣淫的。明明那時談的是勞工,失言了道歉就好,為什麼要硬拗?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在和馬英九發表核能政策時,韓國瑜在旁邊打瞌睡,事後記者問他,他說「我哪有打瞌睡?那是因為我眼睛比較小」。在高雄議會中,議員問他太平島挖石油,他說是「誰說的?有白紙黑字嗎?」他一直說他失業十七年,窮困落魄,所以最懂得庶民的苦,但在被爆出擁有7200萬豪宅後,又改口説庶民和有沒有豪宅無關,庶民只是一種心態。

他當初在競選高雄市長時,館長訪問他,他信誓旦旦的說「做一半溜之大吉,酸!我怎麼對得起選我的選民?」結果他當上高雄市長三個月就溜之大吉了。他當初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時接受訪問,未來是不是要帶職參選還是先把高雄市長的職務放下來?韓國瑜說「這是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說把高雄市長放掉,因為我這樣沒有辦法對高雄市民交代,我該做的市政一定會繼續做,該到議會備詢會繼續備詢,市政這塊絕對不能鬆手,因為這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則」,結果他不但沒有繼續做市政,更沒有到議會備詢。

去年高雄市長選舉我也是挺韓國瑜的,但是這段期間聽其言觀其行,真的深深覺得,這些年來看過太多的政客,但是像韓國瑜這種稱得上「騙子」等級的,還真的是絕無僅有。

►蔡英文該顫慄的不是敗選,而是勝選

►這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國民黨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