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介正/「九二共識」歷史總結算

▲國民黨2020敗選後,黨內希望檢討九二共識的路線,馬英九日前受訪也表示,對岸將九二共識解釋成「一中」,但忘記了「各表」。(圖/記者屠惠剛攝)

●黃介正/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自從二千年「九二共識」名詞出現,在台灣之爭論久矣。最近又因國民黨總統敗選,使得這個當初好意替首度執政的民進黨解套,既沒有「一」也沒有「中」,卻可藉「創造性模糊」做為兩岸交流基礎的名詞再遭檢討。這「四個字」是否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抑或仍具平順處理兩岸關係功能,必須要有個簡明真確的清算。

九二年確有爭辯,但有諒解。該年兩岸授權機關從香港面對面爭辯,到後來透過函電交鋒,大陸對於我方海基會所提「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的表述,大陸海協會確實有回函表示「充分尊重並接受」台灣方面「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的建議。

當前的問題有二:在台灣而言,歷經廿四年,三度政黨輪替後,政黨與民意是否仍可支撐「一中」的戰略性模糊概念。就大陸在總體實力自信增強下,能否從「共謀統一」回轉到彈性包容的「各自口頭表述」。

九二年不是政治,而是事務性協商。當年大陸海協會的表述是:「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九二年香港會談的確是為了處理偷渡客遣返、漁事糾紛等「兩岸人民交流所衍生的問題」,而進行的事務性與功能性事務協商。當然也同時暗示了「一中各表」並不一定適用在兩岸政治性協商談判。

當前的問題是,自中共「十八大」將「九二共識」列入正式文件,習近平又說兩岸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政治涵義」愈來愈強;九二年獲致的「相互諒解」,能否延伸到現在兩岸政治協商談判的深水區。

▲2019年在「11大」前夕「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招待會上,習近平發表演說提到: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圖/翻攝央視)

近三年多來,「九二共識」的脖子又被多架上了兩把刀:一方面川普發動「反中」全面戰略對抗,台灣被迫兩岸「脫鉤」之壓力愈形沉重。另一方面習近平強調兩岸關係取決於大陸自身發展的「單邊主義」,台灣堅持的對等協商愈形困難。

「九二共識」提供兩岸維繫交流對話的功能雖有目共睹,但20年來台海兩岸各自內部的結構性演變,看似已完成其階段性任務。此外,由於大陸決策體系本身的鈍重性,以及兩岸關係的敏感性,在尚未有更好的替代概念與名詞之前,斷然拋棄之成本與風險更大。

大陸形容「九二共識」是一萬三千五百斤之重的「定海神針」,但也可以變成「如意金箍棒」。其實「九二共識」的名詞本身並非一定需要更改,只要依循「創造發展、與時俱進」的思路,進化並豐富其解釋,則仍可彈性調適處理兩岸關係。

兩岸關係簡單的說,就是加起來是「一或二」的爭論,是「說不清楚」也是「不能說清楚」的關係。積30年的經驗,兩岸欲維繫順暢關係,仍必須本於「華夏情懷,對等地位,人民福利」做為交流基礎,三者缺一不足以成就。

熱門推薦》

►致中國國民黨中央的公開信

►【選後分析】陳長文/棄「九二共識」等同自毀招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原刊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