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甫/川普威脅奏效?鮑爾王牌盡出還可能壞了大局

● 林建甫/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

新冠疫情蔓延,全球股市的大跌,美股從2009年3月至今長達11年的牛市,遭到扭轉成為熊市,全球股市也從多頭市場轉為空頭市場。

聯準會下猛藥救市 恐生流動性危機

新冠疫情出現前,美聯準會的指標利率:聯邦資金率(Federal Fund rate)利率水準在1.5%至1.75%區間,遠低於2001年互聯網泡沫危機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兩次危機前的水準,降息空間較小。

聯準會原本要在3月17、18日才召開例行性會議討論降息。但是等不及,3月3日的緊急會議趕緊降息兩碼,這已經超出每次一碼的慣常力度。之後突然又在3月15日召開緊急會議,趕在週一亞洲市場開市前發揮作用,利率直接下調4碼,降至0-0.25%的歷史低位。

美聯準會在前兩次危機中,第一次的2001年1月起連續降息13次,將利率從6.5%降至1.0%,而第二次則從5.25%降到0至0.25%的超低水準。

然3月15日的緊急降息,力度上一步到位,但金融市場並未給予積極回應,紐約股市16日開盤暴跌並再次觸發熔斷機制,重啟交易後跌幅擴大,收盤時三大股指跌幅均超過11%。美股道瓊指數還暴跌2997點,創史上最大單日跌點。之後迄今,金融市場仍然劇烈動盪,美股跌勢未能止住。

美聯準會「恐慌救市」下猛藥,既無助控制疫情,反而引發投資者疑慮升溫。而且在目前程式演算法交易盛行的年代,持續大幅拋售所引發的連鎖反應,可能還會導致流動性危機,進而形成螺旋式下跌,過度的政策反應反而會適得其反。


 ▲學者認為,美聯準會「恐慌救市」下猛藥,既無助控制疫情,反而引發投資者疑慮升溫。(圖/路透社)

聯準會大幅降息 疑具政治考量

為什麼美聯準會沒有算到這些,而仍執意的一次大幅降息?這有可能是聯準會失去了「獨立性」,主席鮑爾為了保官位的結果。

在3月5日聯準會的降息後,美國總統川普對聯準會主席鮑爾又表達了不滿意。14日川普更在疫情的說明會後,就訴說鮑爾的不是,也稱有權開除鮑爾。他威脅可能會把他降職(demote),重新找一位聯準會主席。川普一再痛批鮑爾做了很多糟糕的決定,聯準會也沒有做該做的事,不像歐洲各國央行行動的積極。

之後, 15日美聯準再開了緊急會議,就大幅降息。該決策後,川普說這些操作讓他很滿意,他更表示未來幾個月不會再說聯準會的壞話。所以不排除聯準會最新的利率政策,是為了迎合川普,嚴重失掉了該有的獨立性。

▲學者認為,聯準會大幅降息,可能是聯準會主席鮑爾為了保官位,迎合川普。(圖/路透社)

聯準會主席鮑爾上任背景

其實從競選開始,川普就把炮火對準了聯準會。川普在競選辯論時,就抨擊當時的美聯準會主席葉倫,對他的政策說三道四。

葉倫屆滿後,川把沒有任何經濟學背景的鮑爾,推上了新一屆聯儲主席的位置。律師出身的鮑爾,曾被嘲笑為「非典型」總統任命的「非典型」聯準會主席。

也許是因為缺乏經濟學背景,被疑為川普的代理人,鮑爾在2017年11月2日被提名時,就急著與川普撇清關係,強調他決策的客觀性。

鮑爾當時在發言中,就提到了聯準會的獨立性說:「我強烈認同這種使命感,並致力於客觀、全面的事實做決策,恪守貨幣政策獨立性的悠久傳統。」

▲川普過去數度向聯準會開砲。(圖/路透社)

鮑爾上任後 聯準會決策被川普批評

在2018年3月、6月、9月、12月,鮑爾按部就班地在上任的第一年裡四次加息。其中在2018年6月會議決定加息一碼後,川普第一次批評鮑爾,說「當我們為經濟做了那麼多工作,我看到利率上升了,我不喜歡這樣。」此時,距離他提名鮑威擔任聯準會主席只有8個月,距離鮑爾正式上任還不到半年時間。

之後川普就一直批評鮑威爾,川普希望壓低美元匯率,來刺激美國的出口;而聯準會則與之相反,聯準會更擔心美國的債務危機,必須要美元走強來吸引全球資本,為聯準會推出量化寬鬆來做妥適安排。

川普施壓 干涉聯準會「獨立性」

2019年後,美聯準會鑑於世界經濟不佳,開始反向操作,進行其中的調整,在7月底降息一碼。這也引爆及帶領全球的降息潮。

鮑爾還表示,這次降息並不是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轉向,並不意味著未來將持續降息,但川普希望降息的幅度是兩碼,不是僅僅的一碼,而且未來還要降更多。

因此之後川普只要抓到機會,就批評鮑爾的量化緊縮政策,要求儘快更大幅、更快的下調利率。

到了8月12日,美國聯準會四位前主席沃爾克、格林斯潘、伯南克、葉倫看不下去,聯合發表署名文章,向公眾呼籲保持聯準會的獨立性,強調聯準會不應受制於短期的政治壓力影響,必須獨立行動,服務於經濟的最大利益。

▲ 川普曾公開批評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打破潛規則。(圖/路透社)

聯準會量化寬鬆 恐飲鴆止渴

川普對美聯準會不爽,直接公開干預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這已經打破了美國歷史的潛規則:總統絕不公開批評聯準會。

降息不是新冠病毒的解藥,也不是疫苗,無法治療疾病及安定恐慌。雖然美國的股市還在下跌,表面上看來的降息無用,但降息可減少信貸成本、增加消費和創造工作機會、減少美國失業率等效果。

只是降息應該要有獨立性的思考,謀定而後動再出招,不該受制且一次打光王牌,壞了大局。這次的零利率及量化寬鬆將種下未來的泡沫,帶來嚴重的貧富不均及金融風暴。

熱門點閱》

►  名家看民調》莊奕琦/疫情最大的殺傷力 當高階人才大量傷亡

►  鍾文榮/「服務業」最快受害 疫情擊垮經濟流動性

►  不要趴趴走!醫護傷亡最重 義醫院20-30%醫護被感染

►  劉大年/疫情使外銷受阻 須避免農產品價格崩盤

►  陳建仁/疫情緩和需2個月 台灣致死率排名倒數第二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林建甫專欄

林建甫專欄 林建甫

美UCSD經濟博士,曾任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台大經濟系教授、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副院長、中華經濟金融學會理事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總召集人。現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