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酒店女公關:停業後很多人轉到地下 恐怕更危險

Humans of Taipei/在我們生活的城市,挖掘有趣的故事。

我離開酒店工作快一年了,如果還在當公關的話,最近全面停業、沒有收入,我一定會很慌,不知道該怎麼辦吧?突然間失業,不是每個人都有老本可以吃。

其實所謂的酒店小姐、酒店公關,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不是每個都是被騙或是家裡欠錢,當然有的人是無法脫身,但也不全然如此。

有的想要賺錢開店或買房子,也有高學歷的,想要存錢出國留學,甚至還跟客人聊量子力學。

至於我為什麼會去當酒店公關?得要從318運動,我被趕出家門開始說起。

▲ 本文主角已離開酒店工作快一年。(圖/Humans of Taipei提供)

我家是外省深藍家庭,從小我家就會參加元旦升旗;如果班上有人支持民進黨,我就會跟他吵架。小時候沒有想那麼多,對於國民黨過去的作為,也沒有太多認識,覺得有些人會被抓,一定都是因為做壞事犯法啊。

第一次跟家裡起衝突,是因為我交了女朋友。我國、高中都是讀女校,有次女朋友送我回家,我們在樓下摟摟抱抱,剛好被我爸看到,他把我打得跟豬頭一樣。因為交了女友,所以從高中時代我就參加同志遊行,也跟朋友一起去反核。

後來318運動佔領立法院,我一直待在那邊,認識很多朋友、接觸到很多過去學校沒有教的歷史,讓我的價值觀徹底翻轉。也是在立法院,交了第一個男朋友。

那年掃墓,我因為參加318運動,被整個家族圍勦。我爸沒有給我時間收拾東西,他直接從我手上拿走家裡鑰匙,當做沒有我這個女兒一般,把我踢出家門。

▲韓國關廠工人到台北市議會抗議。(圖/記者黃瀞瑩攝)

當時因為也快要被二一,我索性辦了休學、住到朋友家,靠著在補習班打工的收入過生活,一邊繼續參加各種社運活動,反核、護樹、聲援韓國關廠工人。

在成為酒店公關之前,我也曾在動物醫院當助理、在飲料店打工。從飲料店離職之後,有家「化妝品」公司從人力銀行網頁看到我的履歷,叫我去面試,說是一個按摩師的職缺。上了三次課,一起上課的三個人只剩下我還留下來,跟我說隔天可以上班,我才知道那是一家理容KTV。

▲ 應徵「化妝品」公司「按摩師」職缺,職訓後才知道是在理容KTV上班。(示意圖/記者林悅翻攝)

一開始我只有按摩,沒有喝酒。上班時間是晚上八點到早上六點,沒有客人的時候,就穿著小禮服、高跟鞋在休息室休息,客人來了就換穿脫鞋,端著臉盆、熱毛巾還有嬰兒油,去幫客人按摩。

第一天上班,就有客人問說可不可以幫他打手槍?我說可是我們門口就有寫說是做純的耶,客人說妳怎麼這麼傻,總之我就說我不會啦。

後來是按到手酸了,加上陪喝酒錢比較多,我才沒有再按摩。其實,要閃客人毛手毛腳,也是有方法的,例如手伸過來就把他的手握住、十指緊扣,或是摟著他。

我還記得有次我被框出去,照說出場只能去看電影、KTV這樣的公共場所,但那次客人直接開車來,說先上車再說,然後就直接開去薇閣。

沒有人教,怎麼辦?他要我我陪他洗泡泡浴,我說不要,就在旁邊看他洗;洗完躺在床上,我也離他遠遠的。他大概是覺得無趣,很快就把我送回去,再換一個小姐。

▲有些酒店會騙女公關簽合約,每個月扣一萬元。(示意圖/ETtoday資料照)

我在第一家酒店只待了四個月。那時候傻傻的,被騙簽一個合約,老闆每個月扣一萬元,說是幫我們存錢,其實就是要我們至少待滿半年。

當時一天工作10個小時,一個月只休息6天,還不能自己選擇要休哪一天。只要遲到,還要自掏腰包買遲到那節的費用,我因為很累、常遲到,也因此經常被扣錢。

最後,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情人節活動,得要自己花錢買三套禮服,還被要求業績未達標就要買自己的節數。因為沒有坐滿半年,我只能放棄被扣的四萬元。

後來我的室友,也是之前一起參加社運的朋友,從少爺轉作酒店經紀,就再介紹我去另一家酒店工作。有經紀人的差別就是,勞動條件會有人幫妳談好,如果店家沒有照規矩來,經紀人也會出面處理。例如,一樣要自己花錢買禮服,我就可以挑自己喜歡的款式。

我前前後後、斷斷續續,大約在酒店工作有兩年,最長的待一年左右、最短的大概一個禮拜。一開始我也不會聊天,倒酒的時候還會發抖,不過我在店裡算是清純氣質型,所以客人也知道我話不多啦,而且後來我也越來越會哄客人,甚至也有不少追求者。

▲ 有酒店女公關因為業績未達標,被老闆要求買自己的節數。(示意圖/記者邱中岳攝)

一般來說,客人分成「兄弟客」跟「商務客」。也有不少小姐被騙啦,後來才知道對方有老婆小孩,也有的被騙財騙色,以為對方有錢,結果反過頭來一直借錢的。

而我的追求者呢,有塑膠工廠小開、百貨行政、攝影助理,也有兄弟。

框出場分成大框、小框和外全。外全一次就要快兩萬,有次又是情人節活動禁休,剛好我很想參加一個朋友的追思會,那個百貨行政就幫我框了外全,但不用陪他;還有一次我失眠很累,他也是幫我框了外全在家休息。他好像幫我框了三次外全的樣子,可是他有老婆小孩,我也沒辦法跟他在一起啦。

真正有交往的是一個兄弟。他很帥很有氣質,唱歌很好聽,而且他很溫柔,會幫我撐傘、幫我剝蝦(雖然我不吃蝦)。

我很想要跟他有未來,也願意當他兩個小孩的媽媽,但這段感情只維持了兩個月左右,他就因為販毒入獄,從此失聯。

兩個月後,有個客人說有辦法讓我見到他,約好要一起去見我男友。那天下午大概四點多,他說他媽媽過世,他的卡被鎖了,要我借他三萬。

第二次,他說闖紅燈要交保,又是好幾萬。當下雖然會懷疑,但一方面我實在很想見到我男友,而且我想要真誠待人、選擇相信。就這樣借了他十一萬,後來他也失聯,才知道他根本不認識我男友。

▲ 酒店女公關跟兄弟交往才2個月,對方就因販毒入獄。(監獄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之後,我因為酒喝太多身體太差,離開酒店工作。

有個朋友的朋友,在開地下錢莊,說可以幫我把錢討回來,他要我去幫他工作,一個月薪水五萬元。

結果呢?我工作了一個月,跟著他到處跑,不但沒有拿到薪水,他還騙我說他去應酬被下藥,欠了一大筆錢,跟我借了幾萬塊,說很謝謝我、一定會報答我,結果也消失不見了。

我在酒店雖然賺了不少錢,但都沒有存到錢,被騙的就十幾萬了。之前在林森北路租房子,一個月就兩萬二起跳。

之前念書只念了兩年,學貸就欠了二十萬,我一個月還五千,到現在都還沒還完。

回想起來,之前真的沒有什麼金錢概念,搭計程車花錢、吃吃喝喝花錢,有時候叫個UberEats就五、六百。

在在哥哥嫂嫂的超商打工,一個月賺得錢可能還不到以前一個禮拜賺的,還要被客人罵,但我也不會想再回去酒店就是了,實在沒辦法再喝了。

▲ 全家時控條碼。(圖/記者徐恩樂攝)

最近,因為酒店全面停業,也沒有紓困,朋友們有在連署,要求政府提出配套措施,還有號召同業組織工會,畢竟特種行業也是一種職業,還是要有工會才有保障。

現在很多人轉到地下,變成客人看照片,然後外派去KTV,這樣好像也沒有比較安全。而且比起夜市、捷運或電影院,人跟人的距離更近,恐怕比酒店更危險。

我是覺得,除了酒店全面停業,政府還是可以有些配套作法,例如客人實名制、出入量體溫、消毒、戴口罩,或是規定包廂人數、社交距離。

要說在酒店學到什麼?我覺得以前我比較公主病,有話都直說、需要被哄;現在變得比較柔和,也會哄人。

現在偶爾會回家,我發現,我爸其實也就是一個需要被哄的老男人,像是他說燥熱睡不著,我就問他有沒有去看醫生?他就滿開心的。

我會建議去酒店工作的女生,要知道自己在幹嘛、目標是什麼;上酒店的客人,要記住你是在消費,買的就是一個商品,不是真的感情。

熱門點閱》

►  醫師:台灣又陷入大爆發危機!艦隊染疫 暴露風險至少數千上萬人

►  藍弋丰/為何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生化武器?設計者不會做這種找死的事

►  輕症初期5天最具感染力 RNA峰值高出同時期SARS病毒1000倍!

►  趙曉音/蒸口罩有用?台灣正上演國王的新衣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Humans of Taipei」臉書專頁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