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驥/「酷碰劵」遠水救不了近火 因消費已大幅減少

● 單驥/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APIAA院士

因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影響經濟,惟有鑑於馬政府時代所發的「消費劵」成效不彰,因此政府決定另發「酷碰劵」代之。而對於外界是否要發現金的關切,政府決策官員龔政委強硬回應,略以:「為何要發六千給年收入200萬家戶?」

惟後來因社會相關的呼聲很大,蔡總統終於在4月15日表示:「紓困發現金,振興才加碼酷碰,紓困跟振興有不同的先後順序,現金跟酷碰劵的發放也有不同的功能。」

之後,行政院蘇院長於16日主持的院會中裁示:「政府盡速發放「救命錢」一共 1035 億元,直接發給個人現金補貼,估計可協助大約 300 萬名民眾。」為此,確立了「現金紓困,酷碰振興」的政策主軸。

紓困三方案「成效有限」

在上述政策的轉折中,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出,消費劵、酷碰劵及現金這三種概念,不斷地在圍繞著紓困方案中。

當然,消費劵是第一個被排除的,而發現金是迄今最新政策,不論如何,從經濟的角度來說,當前最應被重視的是,這些相關的政策是否真能「紓困」?是否真能「振興」?

本文認為,上述三種方案,其成效都可能十分有限,也很可能是「事倍而功半」。若此,則這個以千億新台幣為單位的方案,它有相當的機率是既不能達成「紓困」也不能達成「振興」。

本文實無意唱衰政府殫精竭慮後所推出的各項政策,只想就事論事地討論,這消費為主的政策,應如何訂定,才能讓它的政策效果發揮到最大,才能同時達到「紓困」與「振興」的雙重目的。

消費券失敗主因:一次性、使用時間過短

首先,就馬政府時期發行的「消費劵」來說,它的效果不彰是明顯的。

依事後經建會委託的評估報告顯示,這約860億元的支出,它對2009年的實質GDP成長率增加約 0.28至0.43個百分點而已。

對於上述「消費劵」效果不彰的原因,筆者於遠見天下發行,2014年出版的《天堂裡沒有經濟學》一書,第444至446頁中,對此特別以「巫毒經濟」專章做檢討。現將該章中的內容節錄如下:

「消費券刺激經濟效果不佳的可能原因至少有二,其一,它只能一次性使用,而不能循環性地在法定期間內加速運轉、加速重覆使用,而有如放煙火般,每張消費劵只有一次的生命,放完用過後就如同廢紙般被政府回收,故其效果勢將有限。其二,它可以合法使用的時間過短,如此也限制了它的效果。」

▲ 單驥指出,馬政府發消費券的效果不明顯。(圖/翻攝馬英九臉書)

再者,書中第446頁中亦提及:

「若要在不景氣期間刺激經濟復甦,其實等同要人為地創造一次小小的通膨,在此情形下,不論是增加貨幣供給、增加財政支出,或是增加貨幣的交易流通速度(velocity of circulation of money)等,都是可能考慮的選項。

爾今既然要發消費劵,除了增加貨幣供給外,其實更可增加貨幣的交易流速,因為這消費券會在同年(2009年)9月30日失效,形同廢紙,為此,持有消費券者,勢將無法發揮一般貨幣應有的價值儲藏(store of value)功能,只能及時的花掉它;

故若能無限次地在9月30日的時限內使用時,就能大幅地加該「貨幣」交易流通的速度,而能更有效地達到刺激經濟的目的。」

由上述的說明可知,消費劵的功能是在促進消費,是要把邊際消費傾向(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 mpc)及其所對應產生的乘數效果(multiplier effect)發揮到最大,才是最好、最有效的政策。 

▲國民黨「夜市商圈要紓困 酷碰券不如發現金」。(圖/記者羅婉庭攝)

馬政府消費券 只做對一半

若我們以上述的「標準」來檢視消費劵時,我們可以知道,發「消費劵」比發「現金」好。

這是因為,在景氣不好時,人們除生活所需外,較不會做許多如餐飲、旅遊等較「非必要」的消費,這也是凱因斯在他的「一般性理論」中所提及「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的出現,人們是以現金為王,且惜用之,故它很可能會造成社會整體各行各業消費上的萎縮。

若此,當年發行消費劵是做對了,但它只做對了一半,沒有做對的另一半,就是它限制了一次性的使用,而非在期限內能多次的使用。

試想,若是能多次使用,也鼓勵商家找零時,優先以消費券找零給消費者時,當消費者找零後,拿到這消費劵時,猶如拿到一個「燙手山芉般」,就會「忙者」把它再甩花出去,如此一來,就能有效且大幅度地增加貨幣流通的速度,當然也就能讓上述原已出現萎縮的邊際消費傾向(mpc)竟能再加碼許多,因此,它所能創造出來的GDP乘數效果也就一定更大。

▲浙江杭州市發放消費券。(圖/翻攝浙江新聞)

若我們以上述學理再逐項檢視目前的「現金」與「酷碰劵」政策時,又是如何呢?

發現金給低收入者 振興經濟效果有限

以發現金的政策來說,它有可能會落入上述「流動性陷阱」的問題,而讓效果打了大折扣。

當然,目前的政策是以(收入較低的)300萬民眾為對象,他們的消費力原本就相對較低,在邊際消費傾向不變的情況下,其振興經濟的成效當十分有限。

再者,他們較不可能如中、高收入者般,拿了一千元的酷碰劵後,自己可能再另多花幾百或幾千元現金來加碼消費,且他們消費範圍更可能遍及各行各業。

畢竟,中、高消費者,對於整體經濟來說,他們才是主要的消費支柱與振興經濟的主力,此刻,更不宜忽視他(她)、歧視他(她)。

▲ 單驥指出,中高消費者才是振興經濟主力。圖為天母豪宅外觀。(圖/翻攝自Google Map)

消費大幅減少 「酷碰劵」遠水救不了近火

其次,酷碰劵的設計是「你消費・我折扣」,它或許有一些提升邊際消費傾向的效果,但消費與否,其主導權在消費者,它仍沒有克服在不景氣時,存在有「流動性陷阱」的問題,更無法主動而強勢地刺激消費。

若是人們現已大幅地減少消費,酷碰劵它所能發揮刺激消費的效果將會來得太慢,故很可能落入既無法「紓困」也無法「振興」,「遠水救不了近火」般的困境中。

在2009年發消費劵時,筆者當時任經建會政務副主委,惟在會內的分工上,該項業務既不屬於本人的職權,也從未受通知參加會內或會外與之相關的會議,且在行政倫理上,也無法對高度保密作業中的草案能有所預聞。

之後,才在媒體上,得知該方案正式公佈後的全貌。雖當時已看出它的問題,但為時已晚,已無法再表達任何意見。

當前,政府已公布了方案,筆者與一般百姓般,也是在媒體上看到它。至於它是否會有本文杞人憂天般所擔心的情況出現,則有待時間驗證。

或許,它可在我下一本書中的「巫毒經濟」續篇中,可再檢討,或也再被遺忘吧。

熱門點閱》

►  單驥/無底線的QE與2兆美元振興方案能振興經濟?

►  莊奕琦/政府如何紓困經濟?每人發8000元消費券

►  反川=挺中?美國自由派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

►  遼寧艦繞台》梅復興/誰最有資格「勿謂言之不預」通牒台灣?

►  趙曉音/蒸口罩有用?台灣正上演國王的新衣

►  為何蝗災的蝗蟲,連鳥都不敢吃?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單驥專欄

單驥專欄 單驥

政治、經濟與法律常連動在一起,我試著在三者間找到平衡點。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APIAA院士。曾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公平會委員、外貿協會副董事長、中大管理學院院長。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