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層公寓》黃小玫/我們與酸民的距離 對於霸凌的三個反思

我們想讓你知道…當人們主張脆弱就是弱者,該檢討的人是被罵的人等觀念,我們是不是也成為集體霸凌的一份子了呢?

▲ 木村花23日離世。(圖/翻攝自@hanadayo0903 twitter)

 黃小玫/網紅、音樂人

我是《雙層公寓》的忠實粉絲,在得知最新一季的其中一名成員木村花(HANA)自殺身亡後,心中突然有很多感觸:

1. 實境節目的真實性,反而促成民眾赤裸地進行人格指責。

這個節目最殘酷的地方,就是會漸漸的讓觀眾認識日常生活的你。並且把自己當法官似的評論你的長相、做人失敗還是成功、道德、人際關係處理不當等。甚至,很多網友直接寫信到成員的IG謾罵。

本來就是藝人的話,可能早已習慣,但沒有經歷過酸民攻擊的素人,在一夕之間變成全世界的八卦話題。即使是嘴巴說做好心理準備,應該還是很難適應吧。

從這個角度想,節目如果是做假,對這些成員的心理會不會反而好過一些呢?至少網友批評的是你表現出來的A&R。想到這裡,就很心疼在節目裡掏心掏肺、單純的做自己的HANA。

▲《雙層公寓》第二代成員,木村花(中)、愛華(右)。(圖/翻攝自Instagram/水越愛華)

2. 一個看似只是娛樂功能的節目,其實反映了許多根深蒂固的文化與價值,也燃起了愛看的人的評論快感。

雖然很愛看這個節目,但不得不說,有時候主持人的調侃和用他們的價值觀評斷,真的讓我很不舒服。

霸凌文化不分地區、語言、或場合。霸凌不是只出現在黑暗的學校廁所和沒人經過的走廊,更多是在看似一如往常的職場環境、社群媒體,或甚至歡樂的氛圍下發生的。

之後的我,只要一滑到雙層公寓有關的訊息,一定都會抱持著複雜的心情。因為我會想起曾經大力支持這個節目的自己,是不是也不小心成為了看好戲和合理化調侃個人的文化貢獻者呢?

當然世界上不止這個節目,台灣也有綜藝節目是以調侃他人為主要特色,民眾也能從同溫層中得到取暖跟發洩效果。

▲ 木村花。(圖/翻攝自Instagram/hanadayo0903)

3. 如果你是屬於那種,不講人家幾句惡毒的話就覺得皮很癢的人,你是長不大的小孩,還是自己其實沒什麼其他東西可表現你的存在感了?

每個人在每一天所選擇說出來的話、做出來的事,都是可以先三思有可能會對別人(還有對自己)帶來的影響。

我也曾經做錯很多事、說錯很多話,但至少可以選擇不要針對個人講出不必要的惡毒言語

那些至今還在透過謾罵或嘲笑別人獲得快感跟優越感的人,可以想想自己是不是心中有個大洞需要被填滿?但是因為找不到更健康的方式,所以選擇了最不費力的方式?反正就一直講別人的不是就對了。不需要讓你自己多讀點書,也不用多進步。

一個成熟的社會,除了強化個人的心理韌性以外,也要持續提醒自己,是不是同時也是加害者?

反霸凌、反霸凌口號一直喊,但誰會把自己貼上霸凌者的標籤?甚至大部分的霸凌者,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曾經或正在對別人的人生造成莫大的傷害。

「玻璃心就不要當網紅」、「年輕人可以不要那麼玻璃心嗎」、「你抗壓性那麼差?以後怎麼得了」

當一個社會一致只主張玻璃心、脆弱就是弱者、該檢討的人是被罵的人等觀念,我們是不是也成為集體霸凌的一份子了呢?

————

也許還是有人覺得是他們自己選擇要上節目,應該就要承受這些言語攻擊。(是說這觀念不是本身就蠻扭曲的嗎?)

人都已經走了,就不要再檢討她了吧。

HANA一路好走。

RIP

熱門點閱》

► 羅志祥長文我看哭了,周揚青有多愛他,羅志祥有多可怕

► 黃大米/羅志祥長文太矯情 他一切只是為了自己

► 王尚智/周揚青出手關鍵!羅志祥在《創造營2020》如「餓狼入羊群」

► 王尚智/周揚青還存有哪些證據?未來幾天的關鍵!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黃小玫 Sandy H.」臉書專頁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